苏北

做一个温柔的人

刚刚打完的耳洞容易发炎,本来想偷偷摸摸背着老师去打耳洞的雷狮却因为发炎太疼被发现。

面对这样的先斩后奏,安老师表示不是一次两次,只能认命的摁住他的小男友,一边帮他消炎一边教导。

非常清楚对方敏感点的安老师,看着强忍痒意缩起脖子的坏孩子,怎么会仅限于口头教育呢,当然要言传身教。

结束啦!过两天去裱框!

唱给甜橙的一百首歌【1/100】

七月的风,八月的雨,卑微的我喜欢遥远的你。

你还未来,怎敢老去,未来的我和你奉陪到底。

你若同意,我一定去,可你并不在意我的出席。

你的过去,无法参与,但我还是,喜欢你。

💓💓💓💓💓

#安雷#背道而驰

给七七的G文混更,大赛原作向。

 

“呼……”

 

雷狮只觉得浑身酸疼,四肢像是被禁锢了一般,但这种感觉使他浑身不适,下意识地用力舒展身体,手指啪的一声打到一边的东西上,听声响像是柜子一类的东西。

 

紧接着雷狮也迷茫地睁开双眼,视线模糊地环视了一圈四周,他现在正躺在一张双人床上。黑白格子的被单,暖黄色的灯光,以及洁白的墙壁透露着温馨,与大赛冰冷的安全屋的不能比的。

 

他下意识伸出手,发现手上的伤口不见了,无名指上却多出了枚戒指,随后指尖拂过额头,也没有想象中的粘腻感。越是安全越是不安,雷狮腾地一下起身,掀开被子起身,却为床头柜子上放着的相片逐步。

 

相片上的两个男人相拥在一起,不是雷狮和安迷修还能是谁?安迷修身着白色西装抱着边上穿着黑色西装的雷狮,笑的很开心,左手无名指上的银色戒指在阳光下闪着亮光。

 

这穿越了?还和安迷修结婚了?

 

就在雷狮醒来的前十分钟,他还在和创世神对抗,试图和大赛前五打破这个荒唐的比赛。

 

“雷狮!”是安迷修的声音。

 

听到声音的雷狮将雷神之锤挥向创世神后转头露出疑惑的神情,这个时候安迷修喊自己做什么?哪知道还未等他开口询问,一道白光闪过,使他睁不开眼,胸口像是被锐器刺穿一般,疼得他无法呼吸。

 

疼痛持续了没多久,雷狮就来到了这个地方。

 

当然这个世界也没有给他太多反应的机会,卡米尔就敲响了门,“大哥?您醒了?”

 

雷狮回答一声后,打发他去做别的事,自己则径直走向衣柜。雷狮猛地拉开柜门,看见里面摆放着的只有他自己的衣服,他不信邪地蹲下拉开小匣子一通翻找,安迷修的东西没有找出来,倒是翻出一颗星型原力种。

 

“啧。”

 

将房间倒过来找了一遍的雷狮,最终放弃寻找有关安迷修的东西这个念头。准备去洗漱,发现他推开门光脚走到楼下,发现居然是一个甜品店,不过想着卡米尔喜甜,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的。

 

现在店铺还没有人来,卡米尔坐在一旁,桌面上摆放着一块蛋糕和一杯奶茶,还真是休战期时的标配,雷狮走到他对面坐下,随口问一句,“安迷修呢?”

 

找不到关于安迷修的东西,雷狮以为他只是像从前一样,拿着冷热流,说着中二的台词说要出去行侠仗义,可卡米尔接下来的回答让他皱紧了眉头。

 

“安迷修是谁?”

 

“哈?”

 

在凹凸大赛,谁都会骗雷狮,但卡米尔绝对不会。

 

雷狮难以置信地摘下了戒指,放在了卡米尔面前,又跑上楼将床头柜的照片拿下来与戒指放在一起,“你看,这个男的就是安迷修,我和他结婚了。”

 

抱着卡米尔或许是太闲了与自己开玩笑的侥幸心理,雷狮再次给出提示,可是对面的卡米尔却叹了口气收起戒指和相片,“大哥您又乱想了。”

 

“什么乱想?我没有乱想,凹凸大赛第五的安迷修,拿着两把剑喊着自己是骑士,做着傻事的蠢蛋!在迷宫的时候,我们还碰过面的。”雷狮有些激动地拿过卡米尔准备收起来的东西。

 

卡米尔看着雷狮把戒指套回无名指,垂眼沉默了一会才开口,“这里是雷王星,没有什么凹凸大赛,更没有您口中说的安迷修,大哥你从我们逃出来的第二年就开始说一些让人听不懂的话。”说罢便把兀自吃起面前的蛋糕,他知道雷狮不喜这类甜品。

 

从雷王星逃出来已经是多年前的事了,雷狮记得他那时候还组建了海盗团,他低头看着戒指发呆,回想凹凸大赛是自己做的一场梦,还是这才是梦。

 

“老大!”

 

一声老大把雷狮唤回神,听到这个称呼雷狮抬头询问,“佩利,安迷修呢?”

 

“帕洛斯,老大又在乱说话了,”佩利挠着他的一头金发转身对走在后面的帕洛斯说道,而后者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回了一句正常便将半路抢来的东西扔进厨房。

 

得到回答后的雷狮仰头低吼了一声,想着从前巴不得安迷修这个人消失的无影无踪,现在他就像是出生过一样,到让他有些不自在,甚至有些想念。

 

他对安迷修的感情不是爱而不得,是爱而不能得,在凹凸大赛,若是被发现一丝把柄,那就是致命的错误,所以他从未向他人甚至是安迷修本人透露过他的感情,他想就让这本就不该有的感情烂在肚子里吧。

 

“算了,不找了。”雷狮嘟囔了一声,起身回到房间,整个人砸向床铺。

 

一句算了,一声不找了,充满了多少不舍和不服。

 

面朝下的雷狮感到有些呼吸困难,这才忙不迭地起身,想到柜子底处藏着的那个原力种,抬起左手试图凝聚原力,然而和他想的一样,什么都没有发生。

 

既来之,则安之,雷狮调整好心情之后,对着在柜台前的卡米尔打了声招呼便推开门向外走去。

 

有多久没有感受过阳光?又有多久没有看过这样生机勃勃的场景?雷狮坐在店铺边上的遮阳伞下,自从加入凹凸大赛之后,每天都要提心吊胆,能这样休息更是别想。

 

除了没有安迷修,这里一切都好。

 

“怎么样,做出选择了吗?”

 

玻璃球内折射出雷狮靠坐在椅子上的场景,安迷修抬头看向说话的创世神。

 

就在不久前,安迷修想极力拉回雷狮时,一道白光穿过他的胸口,疼的他来不及呼吸。而后醒过来却发现四周一片漆黑,只有他的身边摆放着一个玻璃球,里面正放映着什么。

 

“你和雷狮,谁活,由你们决定。”这是他醒后听到的第一句话。

 

创世神摆出规则,雷狮和安迷修都能决定自己或是对方的生死,如果两人选择活下去的是同一个人,那么他就获得了生命,反之他们都将会被永远地困在现在所在的地方。

 

“我选雷狮活。”安迷修碧绿色的眸子往下玻璃球后直视创世神,给出他的答案。

 

虽说雷狮在大赛中作恶不断,安迷修也是一次次阻拦,但两人都对于一件事情心照不宣。

 

他们都爱而不能得。

 

大赛中的对立关系,最后还会自相残杀,安迷修选择将这份感情埋藏于心,揉进灵魂。为了隐藏在见到雷狮后忽然加速的心跳,他总是攥紧胸口的衬衫,将自己精心熨平的布料揉皱。

 

雷狮在抢夺东西后,上扬的嘴角,露出的虎牙,以及在空中飞舞的头巾,这无不刺激着安迷修的每一根神经。

 

安迷修和雷狮的感情就像是在一条单行道上,安迷修中规中矩的往前走,雷狮却非要从那路的尽头跑过,在与安迷修对视一眼后,两人背道而驰。

 

平行世界内的雷狮此时还不知道创世神在卖什么药。见路边走过一位卖花的小姑娘,顺手抢来一支,本以为安迷修会像从前一般跳出来制止,不料却是创世神的一个恶趣味。

 

“雷狮你的行为还是一如既往的恶劣。”小姑娘笑嘻嘻的说着话,身体开始变淡最终飘散在吹来的微风中,玫瑰花因无人握着而掉落在地面上。

 

被雷狮捏着的玫瑰花正在渐渐枯萎,花瓣开始掉落,“你想做什么直说。”

 

看这架势,雷狮是不打算与对方交流太久。创世神也不啰嗦,开门见山地说出这个他这个小游戏的规则,不过却不一样。

 

“如果你们选择的不一样,那么你,就会死。”

 

相较于安迷修来说,雷狮倒是没有那么快做出决定,他并不怕死,因为他认为已经早就死在那道白光中。

 

“安迷修在哪。”雷狮俯身拾起散落在地上的花瓣,放在手心里把玩。

 

“想知道,你自己看不就好了?”

 

一颗和安迷修一样的玻璃球落在了雷狮的手里,里面映出安迷修的样子,是他雷狮从未见过的样子。

 

玻璃球内,安迷修手捧着鲜花,递到面前女生的手里,笑着说话,阳光撒在他的脸上,这幅表情与在大赛争锋相对的时候截然相反。

 

接下花朵的女生从口袋内掏出几颗糖放下安迷修手心里,但还未等他接下,身后便跳出一位男孩抢过揣进自己兜里,女生和男孩打闹着跑出雷狮的视线,徒留安迷修一人对着两人离去的背影,笑了笑绕绕头转身掀开门帘。

 

那样热闹的场景,雷狮是第一次见。皇宫内从小就只有勾心斗角,逃出来后都以自我为中心的过活,进入凹凸大赛后更是利己为主,原本纯洁的心灵早已在童年时被污染。

 

果然和我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他本就应该生活在阳光里,而我就是想将他拽进深不见底的地狱中,雷狮想。

 

创世神看着雷狮的表情,觉得这个小游戏越发有趣了起来,雷狮又怎么会知道此时的安迷修还在黑暗中等待着他的答案。

 

雷狮低头转着无名指上的戒指,最后将他脱下抬起手,透过戒指看着刺眼的太阳,和安迷修结婚的感觉真差,倒不如说是,没有安迷修的感觉真不爽。

 

“我选安迷修。”

 

“咔嚓——”

 

一声清脆的声响将安迷修从黑暗中唤醒,他从地上爬起身,他只记得刚刚回答完问题后忽然就眼前一黑向前倒去。

 

“不……”

 

安迷修看到黑暗中唯一的亮光——那颗玻璃球正在出现裂缝,细碎的玻璃渣子开始往下掉,里面的雷狮也没有掉出来,而是随着破碎四分五裂。

 

“很遗憾,你和雷狮的选择不一样。”

 

“很遗憾,你和安迷修的选择不一样。”

 

雷狮闭眼准备接受自己所谓的死亡,却没有收到想象中的疼痛,反而被拖进一个昏暗的环境,抬脚像是踹到什么东西一样。

 

“恩?”

 

“雷狮?”

 

见面的两人下意识地将背对着背做出随时战斗的准备,然而创世神压根就没有要攻击的准备,刚刚的那些也不过是他窥看参赛者内心的小游戏罢了,再强的人也是有软肋的。

 

地面渐渐开始抬升,两人的头顶也开始出现亮光,雷狮和安迷修一阵眩晕,只觉得身边的声音十分嘈杂,缓缓睁开眼睛,雷狮边上的是海盗团,安迷修边上的则是玳瑁星的姐弟。

 

“大哥,你醒了。”

 

“安大哥你终于醒了!”

 

大赛是依旧在继续,还是说两人早已陷入梦境无法脱身。


☝个置顶

大家好,我是苏北⬆

安雷坑底养老,更新随缘。

近期沉迷几个宝贝,可能会随机掉落同人文。

已经做好被大家遗忘的准备。

祝你们2019幸福。

雷狮有一个与他全身上下都不符的嗜好,那就是他,嗜甜。

“奶茶去冰少糖是没有灵魂的。”

“冬天的奶茶如果不是多糖,那它不能称之为,奶茶。”

这两句话是雷狮分别在夏季和冬季最常说的。

不过雷狮最近看上了奶茶店兼职的一个小哥,而他的身边好像很多女生。

所以今天结账的时候,在对方准备扫码的时候,雷狮打开的是自己的帐号码。奶茶小哥公式化地笑了笑,说:“请打开付款码。”

雷狮则抽走边上的一张纸巾拿起刚刚做好的奶茶,扔下一句话,头也不回的走了,“谁让你昨天给我少糖的,从你工资里扣。”

举着付款器的少年对着后面的客人道歉,从桌子底下拿出手机结完帐之后,继续给别人下单,等他下班推开门走过一个街口转角的时候,他果然看到雷狮端着那杯早就冷掉的奶茶靠在那里。

“雷狮!你净吃飞醋。”

#安雷# 疯子与法师 (中)

吸血鬼安X不死法师 黑安预定 极度ooc慎入除了可可妹妹@ゆこ其他禁止转发

 (上)

雷狮是在一阵剧痛中醒过来的,手指使不上力,眼皮上半凝固的血液使他睁眼都有些困难。他的四肢像是被钉在了十字架上一般,随着意识的越发清醒,雷狮扯着嗓子喊了两声。

 

“安迷修?”

 

“我在。”

 

一旁的安迷修从衣服上撕下一块布料,放在一旁滴水的岩石下让水浸湿它,待那块小布足够湿的时候,用它在雷狮的脸颊上擦拭,将不应该出现的干涸血迹擦掉。安迷修捏着布的一角小心地在雷狮睫毛上拂过,带走上面粘稠的红色液体。

 

得到舒缓的雷狮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山洞里,而边上的安迷修身后黑色的羽翼已被他藏起,但他的眼瞳红的吓人,先前那颗湖蓝的瞳子如今完全被染红。

 

虽说山洞内有着两个人却是安静的出奇,只有滴水的声音回荡着,最终坐不住的安迷修率先开口。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他的声音有些颤抖,安迷修抬手扶上自己变色的眼睛,“我杀了人。”

 

在安迷修的认知中,山下的村民对他再怎么不好也罪不至死,而他们今天居然死在了自己的手里,安迷修对那段的记忆很模糊,他只记得他抱着雷狮来到这里,身体内像是被火烧一般,五脏六腑都被灼伤一样的痛,那样的疼痛让他晕了过去。

 

雷狮自嘲地勾了勾嘴角,这个小崽子哪还是以前的安迷修,这个时候想把他扔下已是不可能的事,就在雷狮这么想的时候,安迷修忽然抬手将他压回岩石上,像是能洞悉他的思想一样。

 

安迷修此时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什么,本能地不愿意让眼前这个人离开自己。他想强压下自己这个荒唐的想法,最终还是抵不过那异样的感觉。

 

“你别想离开我……”安迷修蹙着眉恶狠狠地对雷狮说道。

 

他的眼里充满了惶恐,纠结。

 

对于这种说辞,雷狮自然是不见怪,妄想禁锢他雷狮的哪只安迷修一个?先前因为失血过多而浑身无力,现在倒是缓过来了些,雷狮指尖轻点岩石,在上面画出一个诡异的符号,又将掌心盖上,符号印上他的掌心。

 

“我想我可以。”雷狮说着将掌心贴上安迷修的胸口。

 

在雷狮以为自己可以离开的时候,安迷修低头抬手攥住他贴在自己胸口的那只手手腕,力气之大像是要将他骨头碾碎一般,雷狮的笑容也就此凝固。

 

他意识到,他这么做不仅没有劝退安迷修,甚至惹怒了他。

 

安迷修仅有的一丝理智,被雷狮这一举动抨击的一丝不剩,他有些愤怒地掐着雷狮的脖颈,看对方的脸在自己收紧的力道下渐渐变得通红。

 

或许是出于本能,雷狮用尽全力张开手将法杖召唤回,断断续续地念出咒语,安迷修登时卸了力气,眼前一黑晕在雷狮怀里。

 

“呼,差点以为要死在这个小疯子的手里了。”雷狮一手扶上被掐地有些泛红的脖颈,一手放在安迷修的头上。

 

这团棕毛还是一如既往的软。

 

安迷修会这样性情大变,雷狮自然是不意外,吸血鬼的本能便是如此,只不过这样下去也不行,若是这件事被雷王星的太子知晓,按现在两人的状况,被说是安迷修,雷狮能不能活下来都是问题。他们必须在山下的村民再次找到他们之前离开这里。

 

雷狮刚刚暂时地压下了安迷修体内还未与宿主融合的能量,这时的安迷修与平常无异,只要不再做出刺激他让他激发出本能的事情,待能量与宿主融合后,他就能自如地使用。

 

“起来,我们要走了。”雷狮推了推倒在身上的安迷修,不多时安迷修便醒了过来。

 

刚清醒的安迷修发觉自己正压着雷狮,那些梦里的场景如幻灯片一样在脑子里循环,这让他红了脸,连忙起身,再扶雷狮起来。

 

“把翅膀变出来,到隔壁小镇去。”

 

两个小镇相隔不远,消息也传递的很快,有吸血鬼这件事也让这个小镇人心惶惶,晚上一到时间,各家各户就关紧门窗,躲进房间里不敢出门。

 

这个时候也成为了雷狮和安迷修出门的好时机,在黑夜里两人来到从前的镇子,待雷狮叩响房门,警惕性差的人们开门后,潜伏在暗处的安迷修露出嗜血的本性,一口咬上人类脆弱的动脉,吸净血液。

 

而安迷修每日的吸血量也逐渐增加,有时甚至会失控到将雷狮双手抬高禁锢他,狠狠扯下他的袍子,露出白皙的脖子,獠牙刺破皮肤,吮吸着甜美的血液。

 

一周下来,小镇死在安迷修手里的人变多,这也让村民提高警惕,两人也没有下手的机会。然而没有新鲜血液的安迷修变得有些焦躁不安,比起身边放个随时会杀掉自己的吸血鬼,雷狮更想拥有一个像从前那般乖巧的安迷修。

 

作为魔法师,雷狮对自己的催眠术很是自豪,白天出门时路过集市最热闹的地方,妙龄的女生看到两人生的俊俏的面容都含笑捂脸,这时雷狮变回上前赠与一支玫瑰花及一个礼貌的微笑。

 

女生以为等待她的会是幸福的爱情,殊不知等待她的是死亡。

 

时间一长,小镇里的女生总是无原失踪,这更是让小镇的人开始迁出。

 

安迷修不否认在吸血时总是会有一股由内而发的满足感,但在他看到雷狮递给女生玫瑰并露出从未对他有过的微笑时,他也从心里迸发出嫉妒,他嫉妒她们能拥有雷狮的笑,所以在女生们尖叫求饶时,虽然心底不忍,但一想到雷狮,他就毫不留情。

 

“我不想再吸血了。”安迷修坐在床上对着整理着装的雷狮说道。

 

“你会死的。”雷狮微抬头,垂眼看着镜子,手指熟练地打着领带。

 

放在桌子上花瓶里的玫瑰花还在往下滑落着水滴,雷狮拿起一支不理会安迷修的话语准备往外走,不料还未将房门打开就被安迷修拎着后领扯回床上。

 

“我嫉妒她们。”安迷修露出獠牙,血红的眼瞳四周布满血丝,是的,他因为这一感觉已经很久没有休息了。

 

窗外的阳光被窗户分割成小块,钻折帘子的空撒在雷狮脸上,因为有些刺眼雷狮闭上眼睛,语气倒是冷了几分,“果真是个小疯子。”

 

很久没有对安迷修使用的法术再次用在他身上,力度却比前一次重了不少,雷狮将安迷修推回床上,俯身在他脖子上用力咬下一个牙印,看着那个红印开始冒出血珠,心满意足地笑了。

 

“谁不嫉妒呢。”

 

等安迷修醒过来,雷狮早已出门,脖颈的刺痛让他倒吸了一口凉气,微凉的指尖扶上伤口,感受那细微的凸起,他侧头看向那支未被雷狮拿走的玫瑰花。

 

这天直到深夜雷狮才回来,他的身上沾染着浓重的香水与酒味,两种味道夹杂在一起,不难知道雷狮去做了什么,占有欲越来越强烈的安迷修上前死盯着雷狮,希望他能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从酒会回来的雷狮,自然是喝了不少有些微醺,并不理会安迷修,径直走向床铺,倒了上去,胡乱地扯着领带,解开衬衫的扣子,他脖颈上的伤口还未愈合,青紫的印子边上,留有一个鲜红的唇印,这让在一旁的安迷修瞬间失去了理智。

 

囚禁他,占有他。

 

安迷修压上雷狮的身子,脱下他半挂在身上的白衬衫,在唇印处咬下。血液流逝的感觉让雷狮大脑混乱起来,酒精的麻痹远超出雷狮的预计。安迷修也像是从血液中尝出酒精的味道,让他红了脸颊,加快了呼吸。

 

这次安迷修没控制自己的吸血量,雷狮灰白的脸让他回过神,但已经晚了。雷狮早已在酒精与失血过多的刺激中昏了过去,此时安迷修慌了神。

 

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办的安迷修咬破手腕将溢出的血液滴入雷狮的口腔内,吸血鬼的血液让雷狮渐渐醒过来,但身体却是燥热无比。

 

吸血鬼的唾液有催情的作用,更何况是血液呢。

 

(这辆车我私下给可可妹妹开,我不想顶风作案,请理解谢谢!)

 

翌日早上雷狮在腰的酸疼中醒来,一边的安迷修倒是睡得舒服,雷狮恶作剧一般对着他的睫毛吹了吹,也不见他有醒过来的样子。

 

雷狮看向安迷修的脖颈,发现上面的伤口早已自动愈合,再摸向自己脖子上的伤口,白光闪过,那处的皮肤变回原来的样子。

 

回想昨晚发生过什么的雷狮嗤笑一声,算着时间那个愚蠢的女人也该来到这里,安迷修算是有餐早饭了。

 

果然在他换洗好后,门就被人叩响,雷狮打开门挂上礼貌的微笑开门,侧身示意女人进屋当她露出毫无防备的后颈时,雷狮抬手狠狠打下,女人应声倒地,雷狮不屑地看了一眼,走向还在熟睡的安迷修。

 

“小疯子,起床了。”

#安雷#出现了!恋爱系统! ⑳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第十九章

极度ooc慎入

第二十章 你闹够了没有

 

常年沉溺与书籍的好学生怎么扛得住雷狮的拳头,男生被下一秒就跌坐在地,周边的学生也不敢上前阻拦,只得看着雷狮弯腰一脚踩在对方的手掌上不让他起身。

 

“我劝你见好就收,我雷狮是什么样的人,我想整个学校都知道。”

 

被雷狮留在宿舍里的安迷修,自然不会再雷狮气头上去找他,所以他很机智的使用系统来窥看对方在做什么,好巧不巧他看到了先前的一幕便朝学生会跑去,结果还是晚了一步。

 

“雷狮!”

 

安迷修冲进教室试图拉开雷狮扶起摔倒在地的人,不料却被雷狮一把推开,使他往后踉跄了几步,站定后看着在原地对峙的两人,叹了口气再次上前,这次他伸手环住雷狮的腰,把他向自己身边一拉。

 

“安迷修!”雷狮显然还在发脾气,那个在地上的也不过是他的出气筒罢了,“你来这里干什么?!”

 

两人被成功分开,同学们见安迷修来了心里底气也足了,上前将倒在地上的人扶起来,安迷修则道完歉后拉着雷狮往外走,后者当然不愿意就这样草草了事。雷狮用力甩开安迷修的手,还未开口就被打断。

 

“你闹够了没有?!”是安迷修的声音。

 

雷狮显然被他的反向吓了一跳,安迷修自己也对自己忽然腾起的怒火感到诧异。

 

“没有!”雷狮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比安迷修更大声地回了一句后转身朝反方向走去。

 

【安迷修你在生气。】系统的声音从脑子里冒出来。

 

回过神来的安迷修靠着墙闭眼静下来想了一会,他一心为了雷狮好,不愿把他卷入这件事,却忘了他和雷狮才是这场台风的台风眼。

 

雷熙看着再次回来的雷狮,又瞥了一眼时间,抬手推了推一边盯着电脑没停的雷毅笑着开口,“愿赌服输,还没两个小时,请客。”

 

雷狮哪能知道他快要被安迷修气死的时候,他的两个看似不靠谱的哥哥,还在拿他打赌。雷熙之前在雷狮走后,为了坑雷毅买单,随口说了句,雷狮不过三个小时绝对回来,雷毅也随口答应下来,这会雷狮还真回来了。

 

“操。”雷毅久违地报了个粗口,正准备起身结账,不料被雷熙拉着。

 

“你就忍心我的好弟弟回来之后没有东西吃吗?”雷熙笑眯了眼,抬手招呼雷狮过来,然后再次将菜单递过去,雷狮也很是不客气地点了一堆,徒留雷毅一个人在边上咬牙。

 

雷熙现在并不是很想问雷狮和安迷修发生了什么事,因为不管发生什么事,安迷修在当天晚上肯定会去雷家把闹腾的雷狮接回宿舍,三人在甜品店一直坐到饭点才准备回家。

 

“我今晚不回家了。”雷狮对着打开车门的雷熙摆了摆手,“你们路上小心。”

 

雷熙也不好说什么,耸了耸肩钻进雷毅的车里,对着雷狮挥了挥手后关上窗户,低头给安迷修发去消息。

 

【我不管你怎么样,你要再把雷狮往外推,你就把他捡回雷家,你再也别想接回去。】

 

雷毅从镜子看到雷熙的动作,这才开口,“又在威胁安迷修?像以前高中那样打一顿不就好了?”

 

“要能下手,我们不早下了?”雷熙一脸恨铁不成钢,在车等红灯的时候伸手把雷毅的头掰过来,“还有你,下次再带工作过来试试?”

 

雷毅撇着头还得看信号灯,脖子扭着难受,一把将雷熙的手拍开,“你以为我是为了谁啊?”

 

早回到宿舍的安迷修倒在床上等雷狮回来,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在他认为雷狮不会回来的时候,门被人打开,熟悉的声音也响了起来。

 

“安迷修,我饿了。”

 

雷狮哪是饿了,这摆明了是和往常一样给台阶下,安迷修一咕噜地起身把灯开了,走到雷狮边上把他搂进怀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雷狮身上特有的味道瞬间充斥整个鼻腔。

 

“我们去吃火锅怎么样?”

 

没有什么事是一顿牛油火锅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外加一瓶冰可乐。

 

锅里腾起的热油,火红火红的,辣椒在锅内随着气泡翻腾着。雷狮从红通通的锅里夹出一片牛肉,放在嘴边吹吹便塞进嘴里,火辣辣的感觉瞬间在口腔内炸开,随后顺势拿起手边的冰可乐,一口就降温。

 

“呼——”雷狮呼出一口气,透过雾气看着坐在对面吃着青菜的安迷修。

 

雷狮和安迷修在一起两年多,也不是没有吵过架,只不过这次被他一吼,倒是懵了好一阵。雷狮自然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但是既然在出柜的时候说好了要一起面对,就被想把他雷狮推出去。

 

比起争吵雷狮还是更喜欢用吃来化解愤怒,和喜欢的人在夏季面对面地吃着火锅,就算后背的汗顺着脊梁滑下,也不觉得不舒服。

 

一顿下来已经晚上十点多,浑身都是火锅底料味的两人回到宿舍,各自洗漱干净后,安迷修知道雷狮已经消气,但还是坐到躺在床上的雷狮边上,“我……对不起,今天对你说话语气太差。”

 

“滚滚滚滚滚,有这个功夫解释还不赶快去帮我写论文,然后帮我吹头发。”雷狮抬脚踹向安迷修的大腿,笑骂道。

 

安迷修抓着雷狮的脚踝将他拖到自己面前,低头亲了亲他的嘴角,同款沐浴露的味道,在雷狮身上却更好闻一样。

 

毕业论文对于安迷修来说并不算太难,更何况之前也写完了大半,一个多小时过后安迷修就拿着吹风机回到昏昏欲睡的雷狮身边,手指挑起他还带着水滴的发丝,打开吹风机。

 

“困了?”

 

雷狮闭着眼享受着安迷修的服务,不得不说,从昨晚就没有好好休息,今早开始就不停地跑来跑去,现在倒还真有些困了,不然放在平时这个时候,他还能拉着人打几局游戏。

 

[雷狮雷狮!安迷修在自责哦!]系统跳到雷狮指尖,此时的雷狮却没有心情去看她。

 

安迷修没有得到回答也不继续说什么,忽然雷狮头一歪,脸贴在安迷修的手心上,吓的他赶快关了吹风机,把雷狮的脸拖起来。

 

睡着后的雷狮,县露出他不为人知的一面,安迷修看着他眼下的色素沉淀,更加坚定了以后要让他早睡的念头。

 

安迷修托着雷狮的脑袋将他放到枕头上,调高了空调的温度后帮他盖好被子,转身去拨通校长的电话。

 

在他们吃火锅的时候,校长的电话不知打来一个,但都被安迷修拒接了。

 

“喂,晚上好,您有什么事吗?”安迷修强压下不适感,礼貌性地问候。

 

电话那头的校长显然是因为被雷狮扔给他的资料震慑到了,对安迷修也多了一份的礼让,这让安迷修听起来更加不舒服,不过内容却让安迷修放下心来。

 

隔天雷狮依旧是被安迷修的电话吵醒的,当他以为是因为昨天的事还没有解决抢过手机的时候,安迷修先一步挂断了电话。

 

“再睡会?”

 

两人到点准备去上大课的时候,四周的人也没有再对他们指指点点或是窃窃私语些什么,雷狮自然是感到舒服。

 

到教室后,第一排坐着的是昨天被揍的那个男孩,他见到雷狮后低着头将一封信件一样的东西递到雷狮面前,雷狮心里虽然吐槽了一下老土,但还是碍于安迷修接了过来。

 

安迷修上课肯定认真,雷狮则相反,他玩了玩游戏又刷了刷微博,最后实在是没事情做了便从书里抽出那封信,撕开看里面的内容。

 

不过他想也不用想都能知道大概的意思,看完之后想着也没什么用,拍了几张照片之后就撕成碎屑撒在安迷修的头上。

 

被恶作剧的安迷修也不恼,趁着老师低头摆弄课件的时候,甩甩头将纸屑抖下,转头往雷狮的脸颊上一亲,身后看到的同学都倒吸一口气,雷狮也是被吓了一跳。

 

边上的雷狮安分了一会,安迷修以为自己终于在某种程度上赢了,但他不知道的是,雷狮那种人就是属于闷声做大事的。

 

“现在你们自己看一下书。”老师扔下一句话之后,低头整理下节课的课件。

 

雷狮嘴角上扬,抓准了时机,一把抓着安迷修的领口将他拽过来,侧头吻上他的嘴唇,雷狮知道安迷修好面子,刚刚做出那种事也是仗着老师看到,此时老师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抬头,想着便立起书挡着前面。

 

“?!”

 

安迷修还处在震惊中,雷狮的舌头却在此时舔舐过他的上唇,当他准备再进一步的时候,安迷修这才缓过来将他推开,耳尖的红色暴露了他的小秘密。

 

“安大会长~”雷狮故意追着贴到安迷修耳边,咬着他微烫的耳垂,低声地说。

 

“够了……”

 

三节课下来,两人身后的同学表示眼睛疼的不行,安迷修的脸颊也是红的不行,反倒是雷狮一身轻松地拿着书本,牵着安迷修往宿舍走去。

 

坐在雷毅办公室玩的雷熙收到了安迷修的回信后,就算笑得颤抖还不忘把手机递过去给雷毅看。正在给父亲打电话汇报昨天那件事的雷毅看到消息界面,又碍于不敢在和父亲谈正事的时候嬉皮笑脸,强忍着笑意说完后挂断电话和雷熙笑成一团。

 

在雷狮家,安家爸妈也在,听完雷毅的电话也是放心了不少,安家没权没势,不好参与,在校长打来电话的时候,第一时间询问了安迷修,他们两人的情况,想着学校不会告知雷家,便急匆匆赶来,现在知道解决了也是松了口气。

 

回到宿舍后雷狮转着手指上的戒指问安迷修,“今晚吃烤肉怎么样?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晚自习听歌的原因,雷狮总是很容易在晚自习的时候情绪不稳定,当然主要是看歌单内容。

某天安迷修在叫了雷狮两声他没反应之后,上前拍了拍他,雷狮一脸难以言喻的表情,成功地把安迷修吓得后退三步,一整个晚自习安迷修都没有再烦过雷狮一句。

直到结束的时候才上前询问,哪知道他脱下耳机瞬间换脸,对着自己不屑地说道,“别烦我。”

安迷修在这一瞬间怀疑雷狮是不是偷学了变脸。

第二天晚上雷狮戴着耳机很有节奏感地走进班级,顺手拿走了前排同学的铅笔和作业纸,坐到自己位置上涂涂画画,心情看过去比昨天好多了,然后安迷修就再次准备提醒他作业。

“雷……”安迷修突然止住话头,雷狮也因为在听歌没有听见他说的一个字。

这节晚自习安迷修也没有去烦雷狮,而他自己却烦躁了一节课。

雷狮脱下耳机,故作不在意地偷偷瞥向斜后方的安迷修,见他泛红的耳尖和涂乱的草稿纸,不禁笑出声,安静的教室也被他的一声笑打破。

“雷……雷狮不要打扰到别的同学晚自习。”安迷修说完将头埋进臂弯里。

拜托,饶了我吧,别再看我了。

“嘁。”

雷狮低头将昨晚听的歌单点开,趴着睡觉,过了不知多久被安迷修拍醒,抬头对上安迷修的表情,依旧和昨晚一样。

怎么又是这副样子……

“呃……心情不好吗?晚自习结束要不要一起去喝奶茶?”

我才不想去喝奶茶呢,我想去你的心里。

雷狮拿来装模作样的课本里,又多了一张安迷修的速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