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北

抓住夏天的小尾巴

#安雷#三年高考,一年恋爱

第八章


雷狮的声音不大,却像是在安迷修耳边炸开一般,让他在原地愣了好一会儿。见他那幅样子,为了避免被拒绝面子挂不住,雷狮转身放好吉他,从侧面跳下舞台。不再看安迷修一眼。他走得很快,并在心里不停地重复,不许回头。


这串动作被安迷修曲解为告白后的不好意思,看雷狮跳下舞台快步离开,连忙小跑跟上,直到酒吧后门那条安静的小巷才伸手拉住他。


“雷狮……等一下……”


雷狮不解地转过身,轻轻甩开安迷修,借着微弱的灯光看他脸颊微红,额头上的汗珠和整齐依旧的校服。他明显是从学校赶过来的。雷狮不禁嘴角上扬,靠在墙上静静地等着他说下一句话。


“我喜欢你。”


安迷修深吸一口气之后,盯着雷狮的眼睛坚定地说到。后门隔音效果很好,小巷只有他们两个人,这句告白说出口后像是开了单曲循环一样,不停地在雷狮耳边绕着。这句告白让在学校天不怕地不怕的不良头子吃了一惊。消化完这句话后,又被下一句话噎住。


“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像是做了大决定,但看到雷狮的脸一阵红一阵白的,以为他还在误会自己和那个女生,不等他开口,先一步解释,“那个女同学让我把情书给格瑞,被你扔了,我去找她道歉,然后……”


还没说完,久久没有动作的雷狮缓缓走到安迷修面前,盯着他的眼睛,拉起他的左手,将无名指含进嘴里。


安迷修的手指修长,整根含进去,指尖轻轻抵在小舌处,雷狮不适地皱眉,却没有吐出来。安迷修则“腾”地一下红了脸,一时间不知该作何反应,便任由他动作。雷狮接着在指根处用力咬下,疼得手的主人倒吸一口凉气。吐出手指拉到自己面前看着上面的牙印,一时半会是好不了了,前两天的烦闷顿时烟消云散。


“给你印个印子,你就是我的人了。安迷修,你完了。”

说罢亲上他的嘴角,安迷修顿时觉得呼吸一滞,也不再控制自己,一把扯过雷狮把他压在墙上,左手搭在他后脑勺上以免他撞上墙壁。膝盖卡在他双腿之间吻上去。也许是因为过分急躁,牙齿磕上嘴唇有些破皮,雷狮并不在意这点伤痛。安迷修偷偷睁开一只眼看雷狮的反应,在他嘴唇上轻轻地吻着,他不会舌吻,但又不愿意停下,只好看一眼雷狮,亲一口,再看一眼,再亲一口。


雷狮被他看得不自在,侧头结束他的亲吻,安迷修以为他不愿意,正打算开口道歉,就听见他说:“安迷修,有没有人和你说过接吻的时候要闭眼?”随后又亲在一起,这次安迷修安分地闭上了眼。


与之前那个吻不同,舌尖扫过上颚,感受轻微的痒。安迷修松开压制雷狮的手,与他分开,抬手抚上他的脸颊,大拇指在他因为有些缺氧微红的脸颊上抚了几下,再次吻上去。两人都笨拙地回应对方,有时牙齿磕在一起也不在意,直到用尽肺里最后一丝空气才放开。

两人本就差不多高,现在相拥在一起,安迷修把头抵在雷狮肩膀上,觉得他身上的酒味闻着很不舒服,闷声说道:“雷狮,以后这种地方少来好不好?”

“那堂堂学生会长晚自习翘课来这种地方找早恋对象索吻怎么说?”

“我请假了,再说了我是来抓逃课的你回去的。”

说着安迷修就抓着雷狮的手腕往巷子外走,说到底,从刚刚到现在发生的一切都太疯狂了,让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做了那些事。雷狮任由他拉着走,直到酒吧门口,对着站在门口的店长偷偷打了个手势,意示他明天把落在里头的东西送到学校。

从酒吧走到学生街,安迷修这才想起自己还拉着雷狮,下意识地要松开手,却被反握着十指相扣,感受到对方微凉的指尖与自己手背相贴,这个时间点人很多,但都在做自己的事,没人注意到他们,安迷修不禁握紧。就这样一路回到校门口。


“你先进去,我过会再进去。”雷狮先松开手退到一边低头踢着脚下的石子。


明白他的用意,还是没忍住叮嘱他一句,“别跑出去,十分钟内回来。”换来的是雷狮的一个白眼加一句牛头不对马嘴的回答。


“哪里有花店?”


安迷修被问得一愣,随后告诉雷狮他之前买多肉的那家花店地址,雷狮摆摆手,让他回去再说。


先一步回到宿舍的安迷修,回想起刚刚发生的一切,让他想给自己一巴掌,看看是不是在做梦。无名指上被咬的地方还在隐隐作痛。和雷狮接吻的感觉,牵手的感觉,都让他觉得不可思议。但事实证明,他的确和雷狮告白了,并且他接受了,两人确定了关系。看似一时冲动,实则更像是蓄谋已久。


“我说,安迷修,你杵在这里干嘛?迎接我吗?”雷狮回来后看安迷修一脸复杂地在门口站着,没忍住倚在门上开口调侃。不知是确立了关系还是心情不错,他觉得面前这个人,比之前顺眼了不少。


想得出神的安迷修被雷狮吓得一抖,连忙给他让出一条道,心想和他在一起到底是好是坏,怎么有一种摊上了一个祖宗的感觉。看着雷狮拿着睡衣进了卫生间,口袋里手机的震动打断了他的胡思乱想,低头一看,见是班主任,不禁一惊。


“喂?老师?恩,雷狮他在洗澡。啊?哦……好的,老师再见。”


电话那头的班主任,一开始说得让安迷修有些不解,随后明白,赶情雷狮敢这么放肆,是先给班主任出柜去了,这件事班主任知道了,未必是件坏事。但是对于雷狮这种做法,安迷修觉得还是有必要和他商讨商讨。


“雷狮。”

刚从卫生间出来的雷狮被一脸严肃的安迷修喊住,但并不是很想回应他,径直往前走却被从后头拉倒在床上。雷狮一惊之后,对着坐在他身侧的安迷修挑眉道:“怎么?刚确认关系你就想做那档子事?”

很快理解了雷狮话中的意思,安迷修皱着眉严肃道,“别扯皮,班主任知道了?”话音刚落就被雷狮翻身压下。终于夺回主动权的雷狮居高临下地看着被压在身下的安迷修,笑得像一个打胜仗回来的将军。


“知道了,还是他怂恿我和你告白的你信不信?”


被话一梗,觉得自己有一种被卖了的感觉,难怪今晚请假都这么容易,原来是算计好的。抬手捏住雷狮两颊,使他嘴嘟起,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下次不许这样。”随后侧头躲过雷狮砸过来的拳头,手却没有松开,果不其然得到雷狮满带怒意却因被捏着脸颊只能口齿不清的“哝管窝?”


安迷修这才松开手,笑得倒是一脸人畜无害。

“因为我是你男朋友,好了,快点起来睡觉,我要去洗澡了。”

他雷大爷自然没受过这种委屈,直愣愣倒在安迷修床上,赫然一副赖着不走的样子,哼着调调,在安迷修投来不解目光的时候,回敬他一个同样人畜无害的笑。


“因为你是我男朋友,和你睡,不过分吧?”


这话说得好像又没错,只好无奈地叹气摇头,拿着自己的睡衣进了卫生间。一开门看见扔得满地都是的衣服,眯着眼看了一会,转身将正在他床上玩手机的雷狮一把抱起来放在卫生间门口。


“捡起来放洗衣机去。”


玩得正开心的雷狮,被突然抱起突然放下,也没管游戏死没死,呆呆地看着卫生间,过了一会儿才回过神,转身对着安迷修小腿就是一脚,“你神经病啊!”然后快步走进去捡起衣服扔进洗衣机后,倒头躺上自己的床,像之前和他爸吵架后一样用被子把自己裹起来。


小腿传来的刺痛让安迷修只得一瘸一拐地洗完澡,看雷狮从自己床又躺回他的床。不禁怀疑那个打架不打出血不罢休的是不是他。换了双人间的宿舍,没有上下铺只有两张单人床,不好意思睡别人的床,又心虚恋人在自己床上不知道有没有睡着。斟酌再三后,走到床边,扯了扯被角小声说道,“雷狮,你睡了吗?”


雷狮从被子里伸出一只手,抓着安迷修扯被角的那只手,在被窝里闷声说道,“困了,你快点关灯睡觉。”


安迷修见他没有挪窝的样子,试探性地开口,“那我上床了?”


雷狮探出头来嗤笑一声,“怎么?你是怕我对你做什么,还是怕你忍不住对我做什么?”


安迷修没有再理会他,自顾自地上床,雷狮往边上挪了点,让他进被窝的时候有些余温。两个大男人躺在一张单人床上还是有点挤,背对背贴着,不知是房间内温度太高,还是两人体温过高,很快雷狮就把被子掀了,但很快被安迷修盖回去。然后再掀开,再盖回去,胶着一会之后,最后以盖在肚子上妥协。凉快了不少,雷狮也渐渐睡去,安迷修感受到身边人睡着不会踢被子后,也放心睡去。


第二天安迷修是被下巴的搔痒弄醒的,迷糊地低头一看看到雷狮窝在自己怀里,头枕在自己手臂上。偏过头看了一眼时间还早,刚打算再睡会等闹钟响,就被门口宿舍大爷敲门声整得不得不起。轻手轻脚地抽出自己发麻的手臂,不愿弄醒雷狮,毕竟是见识过他的起床气的。不过最后雷狮坐起身,眼睛却还是闭着的。


安迷修赶快下床开门,一开门就被塞了一个包和一束满天星,包是雷狮的,应该是酒吧老板送过来的,那花呢?关上门,雷狮从身后伸手拿过满天星,抽出放在上面的贺卡,坐到书桌前,随手拿了一支笔,写下什么后递给安迷修。


“给我的吗?”

“你想多了吧你!写点东西?”


雷狮今天出门比往常早,又坐回了安迷修边上,班级的同学活像是见了鬼。


班主任来到办公室的时候,桌上放着一束满天星,上面插着一张贺卡,翻来一看,两种截然不同的字体写着——谢谢。谢谢您。班主任不禁笑出声。


“安迷修,雷狮,这两臭小子。”






评论(24)

热度(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