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北

做一个温柔的人

#安雷#初雪

现代paro,意识流,没手稿,给精卫的。除了他禁止转载 @滨臣禁卫 ,他用自杀相逼,不写不行。

雷狮是南方人,从小到大雪都是在电视里看到的,而安迷修就不一样了,他是北方人,从小到大打雪仗都是被摁雪里的那个。

安迷修曾经答应过雷狮,要带他回老家看雪,却因为工作原因迟迟没有带他去,雷狮也不以为意,他要去随时订一张机票都可以飞过去看,只是单纯想和安迷修去看而已。

两人在南方工作定居,在北方早就下雪的一月份,还穿着三件衣服,并且还觉得很热。

雷狮在朋友圈看到分公司那些北方人晒出初雪的时候,没有忍住好奇心,想着前几天有个去北方的出差,冲到安迷修的工作室把正在倒水的安迷修,直接拽着他的领子拖进办公室,锁上门。

"你什么时候陪我去看雪。"

"等你公司不忙了我们就去。"

直来直往一向是雷狮的特长,而安迷修就擅长对着雷狮见招拆招。

雷狮最近在争取一个投标,如果做成了公司这一季度的盈利就上升了好多,所以这段时间雷狮总是没日没夜地工作,有时候安迷修到家总能看到他趴在办公桌上睡着。

办公室里的暖气让雷狮因为呼吸过热有些烦躁,眯着眼看着爱人一副纯良的样子,心里腾起一阵无名的火,把手往桌上猛地一排,"安迷修,你给我等着!"转身踹开门往外走。

安迷修一边整理刚刚弄乱的衣服,一边不解地嘟囔,"明明是为你着想啊……"他没想到走出去是对他的议论纷纷。

"老板对象又来公司了!"

"是吗?!拍照了吗!"

"他们干什么了??"

为了今天份的工作可以继续下去,安迷修故作严肃来掩饰自己的尴尬,"快去工作吧,各位小姐。"八卦归八卦,工作还是要做的,这个老板腹黑起来可不是说着玩的,员工们闻言马上回到各自的位置上,而安迷修则回到办公室打开电脑。

"这里太远,那里有雾霾,要不回家一趟好了,就这么定了!"

电脑前的安迷修在笔记本上写着计划,决定好后看了眼时间,估摸着雷狮应该还在开车,便没有打电话。

反观雷狮,倒是在车上风风火火地打电话给自己修理,"喂,卡米尔,前几天说去北方的那个出差是今天吗?安迷修?爱去不去。"然后他就在机场看到了带着他行李的卡米尔,两人点头示意之后,便进大厅候机。

"大哥,你不和安迷修说一声?"

雷狮还未回答,手里就响了,上面安迷修三个打字看的他烦得不行,没好气地接通,"喂?"

电话那头的安迷修显然习惯了他的不耐烦,反而被他边上的吵嚷吓了一跳,"雷狮?你在哪?"

"在机场,准备出差,去北方,三五天吧。"三言两语,简洁明了地表示自己要去哪,并且没有商量的余地,这一向是雷狮的作风。

北方都开始下雪了,雷狮不是也一直想看吗,助理又是他弟弟,安迷修也就放心了,"路上小心,到了和我说一声。"电话那头恩了一声挂断了。

安迷修在电话挂断后看着窗外的下雨发呆。

雷狮则握着手机突然沉默。

"喂,凯莉,这几天的调研人选决定了吗?我和他们一起去。"

前脚刚踏下飞机,就被和飞机上暖气相反的冷风吹得眯上了眼,呼出的气也形成白雾散在空中。接过卡米尔手里的棉袄穿上,把半张脸埋进围巾里,快步走到机场门口,那里有安排好的车直接去酒店。

出差坐连夜的飞机,雷狮早就习惯了,但依旧有些累,毕竟是临时决定的。在睡过去的前一秒雷狮编辑了一条短信给安迷修发过去,也没在意他回复了什么,倒头睡了过去。

酒店的床自然没有自家的舒服,再加上雷狮有些认床,很快就醒了过来,瞥见安迷修回复了自己,他问自己在哪。手指在屏幕上摁了几下,不禁勾起嘴角,把手机扔在床上起身洗漱。

从南方过来的雷狮还没能很好的适应北方的室内外温差。虽说他很想要风度不要温度地穿着西装去开会,但这种温差让他只好穿上棉袄到会议室门口脱。

从会议室四周的玻璃往里看,里面坐着的人一个个都把西装穿得整齐,赫然一副不冷的样子。脱下棉袄进去的雷狮就算有暖气还是打了个冷颤。

工作中的雷狮总是很认真,以至于有个人盯着他打着不好的主意也没发现,会议也让他觉得很快结束。对着那人不怀好意伸过来的手,雷狮并没有伸手相握,只是点头示意,丢下一句合作愉快,便匆匆走了,留下卡米尔一一解释,"雷总今天身体不适,还请多包涵。"

真的是不舒服吗?只是冷,和不想和那个不怀好意的男人打起来。回到酒店后的雷狮,把自己埋进被窝里,明明都二十好几的人了,每次都会被冷得在被窝里半天不出来,以至于延迟会议。在家有安迷修,两人在被窝里暖和的很快,现在在外出差,安迷修再快也得今晚后吧。

迷迷糊糊间被电话吵醒,拒接后对方依旧不依不饶地继续打过来,无奈下接通电话,"喂?"

"雷总可是在快活?今晚可否赏脸出来聚聚?"

雷狮眼前马上现出对方那副恶心的嘴脸,一瞬间想重操旧业,冲到他面前给他开瓢,这单生意可做可不做,人是必须教训的。至于原因?没有原因,因为他想。

"好,就你和我。"

对方显然因为他爽快的回复感到兴奋,马上说出了一个很少人去的旅馆。

当雷狮到目的地的时候,左右看了看,人还真少,在这里动手应该不会有什么人群躁动。刚推开门就被人拦腰搂过,另一只手摸上他的背部。

雷狮轻笑一声抓着对方的手腕,猛地转身弯腰,结实地给他来了一个过肩摔,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俯身踩在他双腿中间,无视他的惨叫,贴着他耳朵轻声说道,"嘘,你知不知道我在开公司之前是干什么的?"起身脚下用力撵了几下,居高临下地看着那个本就不好看现在因为疼痛扭曲五官更难看的人说道,"如果说出去,后果怎样想试试吗?"随后抬脚往他头上一踢,让他昏过去。

走出酒店到边上的公园,刚刚坐在椅子上准备拿出一根烟的时候,从天上飘下薄雪,雷狮抬头看到雪花在路灯的光中落下,把手里的烟放回口袋,掏出手机低头拨通了电话。

"喂,安迷修,下雪了……"

"我知道。"

电话里本应该带着电流声的声音,却听得很真切,本来照在他身上的灯光被挡的严实,雷狮再次抬起头,看到安迷修撑着伞站在自己面前,逆光看着他又有些不真切,站起抱着那个明明才两天没见的男人,仿佛把刚刚的气都散去了一样。

"雷狮,初雪好看吗?"

"这不是初雪了吧?"

"我和你的初雪。"

评论(17)

热度(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