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北

做一个温柔的人

#安雷#三年高考,一年恋爱

第十章


隔天被生物钟叫醒的安迷修动个手指都费力。昨天果然陪雷狮疯过头了,而现在他的手臂还被枕在雷狮脑袋下面。自从上次一起睡过之后,雷狮每天都赖在他床上不肯走,以至于现在大早上起来手臂都得麻上一段时间。

“该起床了,雷狮。”安迷修偏头看了眼时间,轻声对怀里人说。

这种天气把手从被窝里拿出来都有一种一秒速冻的错觉,雷狮自然是能赖多久赖多久。把被子拉高,一晚上没说话,沙哑地扯着嗓子,“昨晚把你背回来太累了,我要请假。”

虽说安迷修知道自己是被他背回来的,昨晚太疯了,现在浑身酸痛,但是高三不能随意请假,班主任也不会同意的吧!安迷修轻扯被子试图让雷狮把头钻出来。

“不能请假,快点起床。”

起床气一向大的雷狮被这样一折腾,气得直接掀了被子,两人睡在一起共用一床被子,这一掀,连着安迷修的一半也掀翻在地,随后光着脚走向自己的床,钻进去躺了一会儿发现太冷,睡眼惺忪地找出手机,一边打给班主任,一边把被子拉起来往安迷修被窝里钻,还坏心眼地把冰掉的脚往对方小腿中间贴。

电话很快被接起,电话那头的人对这个时间点来电话,对象还是雷狮并不奇怪。

“喂,干嘛,请假?多久?最迟到明天。”

在一旁听着的安迷修被雷狮用手肘顶了顶意示他开口,低头看着怀里人又快睡过去了,只好拿起手机,“喂,老师,我是安迷修,雷狮他今天不舒服,能请假半天吗?”

班主任这回倒是被吓到了,沉默了一会儿严肃地说:“年轻人节制一点,学习要紧,你今早也别来了,好好照顾他。”安迷修还未来得及解释,电话就被挂断。

雷狮在半梦半醒之间听到两人对话,没忍住笑出来,转身把头露出来却依旧是闭着眼,抬手把愣在一边的安迷修扯进被窝,“冷。”用捂热的手放在他略微冰冷的脸上,“再睡会,明天学校联谊球赛,我要去,你也要去。”

被雷狮一提醒安迷修才想起来,明天有篮球赛,雷狮体育向来很好,自然要去当主力。虽说是这样但雷狮之前一挑三都不带喘的,再看现在窝着睡觉,还是有很大的反差。而安迷修是学生会长,更是要一同前去。本想着自己先去上课的安迷修试着起来,却被肌肉的酸疼强行拉回来,只好安分躺床上。

这一回笼觉起来,都到十一点了。安迷修再次睁眼是被外卖味道唤醒的,昨晚从海盗船上下来后就再没吃东西,到现在早已饥肠辘辘,缓缓坐起,看着雷狮点了外卖放在床头柜,人却跑去卫生间里洗澡。

安迷修看了一眼时间,就算现在起来,也未必赶得上第一节课,在打算喊雷狮快点赶上第二节课的时候,就见他从卫生间里一边擦头发一边往外走,“我请假了,你睡得还真死,你去吃饭,我整一下明天的行李。”对于球赛,雷狮倒是很上心,这也是他高三最后一次光明正大不去上课的机会了。

安迷修洗漱回来后看到雷狮在柜子前倒腾了半天,走到他边上,“怎么了?”

“没什么,我在想明天有人在场上撞人使绊子用什么揍。”

“……!!!不许这样!!”安迷修从来都觉得自己恋人不是什么好人,但现在居然在自己面前说这种计划,还是让他有些吃惊。为了保证邻校学生的安全,他觉得有必要和雷狮好好谈谈。

然而雷狮回应他的是一个关爱傻子的眼神,在柜子里东翻西找了一番,把跌打扭伤的药水扔进行李箱,抬手把安迷修的嘴捂上,指着床头柜上的外卖,“别吵,去吃饭。”说罢躺回自己床上打开手机与明天的队员交流,等安迷修吃完饭一起去找班主任签假条。

“雷狮你背过去,我换个衣服。”

本来躺在床上并不在意对方在做什么的雷狮闻言起身,盯着脱衣服脱到一半的安迷修,见他正因被自己盯着而耳尖泛红,非但没有转过身,甚至没忍住嗤笑一声,“怎么?你有的我都有,难不成你有我没有的?”后半句还恶劣地拖长音。

“你……”安迷修被这种理直气壮的耍流氓行为气得抓起衣服往卫生间里走,留雷狮躺在床上嘀咕不禁逗。

等安迷修从卫生间里出来,雷狮也换好了衣服,“安迷修你快……啊!!”说到一半的话被打断,安迷修连忙走过去,看到雷狮保持着伸懒腰的姿势,疼得直抽气。看样子是扭着腰了,安迷修半蹲地伸手搂着雷狮的腰,再缓缓带着他往下躺,虽说这个姿势让他很害羞,但也不能直接把他往下推,“你先躺一会,小心点。”说完正准备起身就被雷狮小腿勾着起不来。

“这么着急起来做什么?”

之前被他气着的安迷修抬手抚上雷狮的脸,随后往外一拉,疼得雷狮像是忘了腰疼一样,“安迷修!你想死吗!”

扳回一城的安迷修心情是好了不少,松开揪着雷狮脸颊的手,低头在他脸上亲吻了一下,换来的却是被用力翻身压在身下,然后安迷修的脸惨遭毒手,直到被蹂躏得发红雷狮才松手。“走了,批假条去。”

由于动作过大,雷狮不得不扶着腰,而安迷修的脸因为揉捏太多而发红,现在两人又因为迟到,这个样子出现在班主任面前,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你们……雷狮要不要再回去休息一会儿?”

两人都被问得一愣,安迷修没找到点先一声回答,“他睡很久了。”而雷狮听出话里的意思,“打住打住,误会了,我伸懒腰扭着了。”说着把假条递过去,“找你批假条。”

“安迷修你给我好好看着这小子,都要比赛了还伤着,别让他乱跑,比完赛就回来,雷狮你也别想找借口不上课,高三的人了,还没个样子,”班主任一边喋喋不休,一边往条子上签字,随后从抽屉里拿出一瓶喷雾扔给雷狮,“拿去,回来了别给我找事请假,还高不高考了!!”

雷狮接过药上下晃了两下,“谢了啊!”

“好的,老师,我会的。”安迷修接过假条,微微鞠躬。

“路上小心。”

他们是第二天下午的汽车,两校离得不算太远,一两个小时就能到。安迷修不知道雷狮晕车,雷狮自己也不知道。直到车子行驶了半小时之后,雷狮有些头晕反胃,他把头抵在前排座位的靠背上,不停地下咽口水,呼吸也有些不畅,安迷修很快发现了他的异常,轻拍了几下他的肩膀,“怎么了?”

“可能有点晕车,还要多久?”身体不适的雷狮说话没了往常的底气,倒有些飘。

安迷修伸手顺了顺他的背,扶起他靠在自己肩上,看了眼时间,“还得一个半小时左右,要不要下车休息会?闭眼睡会?”

一阵阵反胃感让雷狮十分不适,他一点都不想说话,闭着眼睛能感受到安迷修推开一点窗户让风灌进来,在迷迷糊糊睡过去之前,他又感觉到安迷修和他十指相扣,轻声对他说:“实在不舒服,我们就下车。”然后又让司机开慢点。

睡着之后晕车的不适渐渐褪去,最后两人因为太迟而被教练训了一顿。房间都分配好了,只剩下一个拉拉队的女生,现在女生死活拉着安迷修说,女孩子一个人住不安全,她和雷狮不合,让安迷修和她一起。刚睡醒的雷狮脾气很差,拿着房卡把安迷修从她边上拉过来,“就两晚上,大家房间都连在一起能出什么事。”雷狮一向做事随心,要是一气之下不打比赛了,得不偿失,教练只好安排别人和她一间。

雷狮刚进房间就把行李箱一扔,倒在床上,刚想睡就被拉起来,“等会睡,先去洗个澡?”还没来得及拒绝就被推到卫生间,只好硬着头皮洗澡。等他出来,看到安迷修抱着睡衣靠在一边已经睡着了,想着他也累了就随他去,拍拍他脸让他回床睡,一晚上两人也没吃饭就睡过去了。

雷狮是被饿醒的,迷糊间瞥见时间,十二点半了。饥饿促使他没法再赖床,坐在床沿正准备下床就被边上的安迷修拦腰搂回去,“你去哪?”沙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既然安迷修也醒了,雷狮索性伸手推了推他,“饿了,出去吃东西,走走走。”

“好好好,换衣服。”安迷修也饿得不行,刚刚睡醒还迷糊,自然顺着他的意思去做。

然后,两个人就站在邻市午夜无人的大街上了。

“那个……雷狮……你别往地上坐!!!”安迷修打算问雷狮去哪,一转头发现他不见了,一低头发现他坐在地上玩手机,先不说地上有多脏,这大半夜的坐地上多冷啊!

“安迷修,据说这里左拐有一个烧烤摊。”安迷修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据说?据谁说?你先从地上起来。”

雷狮抓着安迷修垂在腿侧的手,借力站起来,踉跄了两步顺势把头抵在他肩上,“据明天的对手说的,走吧?”

“不许吃多,明天要比赛,不许喝酒,明天比赛结束可以喝一点。”大街上回荡着安迷修的各种交代。

“嘶……”雷狮被辣得直抽气,一手拿着烧烤,一手和安迷修的手作斗争,“我没想到!嘶……你别……你别拦着我!!!”他想拿一罐冰镇可乐,却被安迷修拦着。

安迷修把雷狮的手挡下之后,拿来一瓶安慕希,插上吸管后递过去给自家被辣得眼睛都红了的恋人,“让你少放点,酸奶解辣,吃完了快回去。”

接过酸奶的雷狮猛吸一口,没被辣椒呛到,反倒被酸奶呛出眼泪,安迷修赶忙拍拍他的背给他顺气。雷狮则一边咳嗽一边擦掉呛出的眼泪,谁知道安迷修突然冒出来一句让雷狮想就地打死他的话。

“原来你会哭啊……还挺好看的……”

“……你是不是活太久了安迷修……”雷狮把酸奶放到一边,伸手去掐安迷修的脖子,咬牙切齿地说道。

“哈哈哈哈哈小兄弟你们感情真好啊!我之前也有这样一个兄弟,但是他没有和我一起来这里,留在了乡下。”边上的摊主突然说话,雷狮的手一顿,渐渐卸了力道松开手,低头踢了踢石子。“叔叔,结账,我们先回去了,明天我打比赛,赢了我还来。”

“好嘞!”

之后回去的路上,雷狮一直沉默,安迷修不知道他怎么了,便试探性地开口,“怎么了?不高兴吗……?”

“我们什么时候能公开关系。”

评论(3)

热度(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