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北

做一个温柔的人

#安雷#三年高考,一年恋爱

第十一章

雷狮说完这句话之后便再也没有和安迷修说话,但他还是和安迷修睡在一起直到次日早上。半夜跑出去的两人在教练敲门的时候还有些困,雷狮在被窝里把安迷修往外推,“你去你去。”

安迷修一开门教练看到他还穿着睡衣,声音都大了几个度,“还没起!还有一个小时就开赛了!雷狮呢?!”

听到这些安迷修是给吓醒了,和教练说了几句之后关上门连忙跑到床边,“雷狮?雷狮,起床了!要迟到了!”被窝里的人缓缓坐起靠在床上却依旧闭着眼睛,“那就不去了。”说着就往回躺,不料被安迷修拦住脱了睡衣将略微冰凉的衣服往身上套:“快起!”

这次因为太急,安迷修就当着雷狮的面换衣服。窸窸窣窣的声音吵得雷狮不满地睁开眼,就看到恋人在自己面前换衣服,不禁从床上起来走过去抚上他的腰侧,惹得安迷修一惊:“雷狮!”犯事人则和没事人一样笑着去卫生间,待他洗漱回来看到安迷修在整东西。

“干嘛呢?”

“拿点药免得等会你摔了。”安迷修头也不抬地回答,整好之后起身背上包,“走吧,赶快去吃饭…!!你怎么把衣服换了?你冷不冷!穿件外套!”他一抬头看到雷狮穿着无袖和中裤的球服,反观自己穿得和熊一样,转身从行李箱里拿出外套就往雷狮身上套。

“场内有暖气,进去就热了。”嘴上是这么说,雷狮还是顺着安迷修让他把衣服往自己身上套。

两人吃完早餐走到大厅,大家都在等他们,这让安迷修有些不好意思,但大家的重点都在雷狮身上,向来冬天都喝冰可乐的雷狮,现在正穿着外套,拿着一杯热可可。那是刚刚安迷修强塞给他的,虽然拒绝很多次但最后还是收下了。

雷狮无视他们投来夸张的目光,径直走向赛场,进去之后坐在一边把手里的热可可喝完,而安迷修则留在大厅里听完教练的安排再随他们一起去。

等他们到的时候,雷狮已经开始热身了,或许是不良的这个称号太响,场里没有一个人敢和他搭话,这倒让雷狮觉得清静,不料上场前十分种被安迷修拉到角落。

“干嘛?要开场了。”雷狮很不解地看着把自己摁在墙上的人。

“比赛加油,控制情绪别打人。”说罢安迷修在雷狮嘴角飞快一吻,好在场内的大家都在各做各的,根本没人注意到他们。

雷狮显然被安迷修的举动吓到,但很快又调笑他:“等我赢了,可不止这样。”说着把衣服塞进安迷修手里,小跑回队伍。而安迷修则抱着衣服走回观众席。

哨响之后裁判将球扔起,雷狮随即先一步跳起扣下,往对方篮框跑,对方像是知道他的行动一般,转身准备去拦球。可雷狮并不会如他们所愿,按计划侧身将球扔给已经到位的队友,待队友接球之后跑到对方篮筐下,球最后又回到他的手上,跳起上篮,完美拿下开局第一球,给了对手一个下马威。

进球后的雷狮对着观众席一笑,众多女生开始起哄,只有安迷修知道,雷狮看的是他,于是也对着他微微一笑。

开局不利的对手很快做出相应的调整,他们开始紧盯雷狮边上的人,防止像之前一样的传球,被拦下几次的雷狮脾气有些上来了,但很快被他压下,冷静地思考对策,先做出要扔向身边的假动作,在对方准备拦截的时候,跳起扔给较远一些的队员,而队员前几天和雷狮交流过,自然会意,稳当地接下球。对手的方法被拆穿还在做下一个计划的时候雷狮又进一球,分数差距越来越大。

眼看上半场就快结束,对手开始死盯着雷狮,就是不让他碰到球,虽说队友能力强,但少了一个主力,分数也渐渐被追上。知道自己被针对的雷狮越发沉不住气,见队员传球过来,正准备侧身接球就被一撞,身子往左一偏,脚踝传来一阵刺痛,与此同时,上半场结束的哨子也就此吹响,拉拉队进场的时候雷狮走回休息区。

看雷狮往休息区走路的姿势,显然是崴脚了,安迷修连忙从观众席跑下来,拿着工作证进了场。

“怎么样?下半场要不要换人。”

安迷修的声音在头顶响起,雷狮抬起头看着他担心的表情,摆手让他坐下,让他背对自己,然后从他包里拿出早上他带来的药,上下摇了摇,往脚踝略微红肿的那一块喷,冰凉的药水触及胀痛的伤口,让它缓解了不少。

“不用。你怎么下来了。”

雷狮试图转移话题,又不动声色地转了个身挡住肿起来的脚踝。而安迷修看到了他的小动作,起身走到他面前蹲下,伸手抚上他的脚踝,轻揉几下没有听到雷狮的声音,便又坐回他边上,“真不换人?”

安迷修刚刚看到了他攥着的手在微微收紧。

“不用。”

只要是雷狮决定的事,谁都没办法改变,就连你拿把刀架脖子上,他也不会做出让步。这只好让安迷修做出妥协:“坚持不住了,就换人。”这回他没有得到回应。

下半场雷狮都在硬撑,或许是上半场的崴脚,让对方对他放松了警惕,这也有利于雷狮接球和进球。

在休息区的安迷修在场下看得皱紧眉头,藏在衣服里的手握紧,修剪整齐的指甲扣进肉里,但他并不在意这点痛,比起自己手心,他更担心的还是雷狮的脚踝,本来只略微红肿的地方,经过这一段时间的运动,使它有些加深,原先轻微的疼痛,现在让雷狮只得死咬下唇来忍受。

反观比分,双方平手,而时间只剩十分钟,现在只有一球之差,对手进,对手赢,反之则本校赢。双方都不相上下,胶着了五分钟后,雷狮还是选择了奋力接球,队友也全力配合他,在最后关头,雷狮蹙眉咬牙跳起,将球扔向篮框,球脱离指尖,正中篮框,最后落下。

一瞬间场内响起掌声和欢呼,但雷狮却因为脚踝超负荷运动,脚尖触碰地面时根本使不上力,好在比赛结束后,双方队员都可以进场,雷狮在跪下去之前,被人捞起。

“都说了,撑不住就换人。”

听清是安迷修,雷狮索性直接赖在他身上,让他扶着自己走向休息区。两个人还未走几步就被叫住。

“安学长,我脚崴了,你可以送我到外面医生那儿吗?”

安迷修转身看到是之前拉拉队的女生,又转回去看了一眼雷狮,“好的。”说着先一步将雷狮扶坐到休息区的椅子上,对他说:“你等我一下。”雷狮还未来得及说话,安迷修就走向女生,扶着她往外走。

雷狮看着他俩的背影,心里起了一阵涟漪,嗤笑一声用手撑着起身,一个人从另一边往外走。

安迷修和女生刚刚出体育馆门,女生就拉住他的衣角,“学长我…”

上次被告白过的安迷修这次是学会了,对她报以微笑,“抱歉,我有恋人了,我和他很好,也希望你能找到更好的,所以请不要打扰我们了。”

女生也不是什么不明事理的,对着安迷修微微鞠躬,随后抬头看着他的眼睛,“学长对不起,我没有崴脚,我只是想找个机会。”

回到场内的安迷修,看了一圈都没有看到雷狮,想着他脚崴了也不会走太远,把他会去的地方找了一遍都没有,安迷修连忙跑去问教练,而教练也说没看到。他一边往旅馆跑,一边给雷狮打电话,显示的却是关机,机械的女声让他有些不安。他在转角看到凯莉,对方看到他着急的样子对着他打趣儿。

“安会长怎么这么着急,找什么呢?”

“啊…凯莉啊,请问你看到雷狮了吗?”

凯莉像是发现什么秘密一样,狡猾一笑,“雷狮他刚刚可是一个人一瘸一拐地走回去的哟~”

安迷修道谢后便往旅馆跑去,他担心雷狮的脚再受什么伤。回到旅馆看到雷狮坐在床上,走过去坐下,还没开口手机就响了,是之前的那个女生。

“喂?我是,是这样吗?还真是粗心了。”对于太急把东西落在场里,安迷修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憨憨笑了笑,而在雷狮看来不是这样,他一把拍掉手机,“吵。”

安迷修被他反常的行为整得有一丝不解,“雷狮,你别无理取闹。”

这下雷狮的怒气值是升到了最高,猛地站起来,在摔门前压低声音对安迷修吼了一句;“我看你脑子不好使!”

雷狮来到昨晚的烧烤摊,还没到营业的时间并没有人,他便坐在门口,店主大叔进货回来看到他,对着他乐呵呵地:“啊!这不是昨天那个小伙子吗?比赛赢了?叔叔给你加餐?”

都说人在不开心的时候,一些关心都可以让他好一点,雷狮从地上起来,拍了拍裤子上的灰:“赢了。”

“昨天和你一起的呢。”

知道他说的是安迷修,这让雷狮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说话也显得没好气起来:“他不会来了。”

总归是比雷狮多活几十年的人,叔叔倒是不介意他的语气,放好东西后,转身弄起烧烤,“今天算是破例为你早开一次,兄弟间的误会要说清才行。”

“我和他不是兄弟,是情侣。”雷狮冷不丁地冒出一句,这会儿轮到叔叔沉默了。

这天雷狮在烧烤摊里,没了安迷修的阻拦又是冰可乐,又是冰啤酒的,倒是吃了个开心,喝了个畅快,在临走前,叔叔对他说,“不论是兄弟,还是情侣,解开误会才是最重要的。”

回到了旅馆,他看到安迷修一脸阴晦地坐在那里,像是在等他回来。而一上午的负荷运动参杂着酒精,让雷狮并没有太多精力去管安迷修,他躺在自己的床上很快就睡着了。

而唤醒雷狮的,是小腹的阵痛。

或许是烧烤和太多冰的混在一起吃,又或者说他没有穿着外套在外面晃了太久着凉。

雷狮疼得在床上翻来覆去,安迷修也听到了动静,起身走到雷狮床前蹲下,小声询问,得到的回应只是雷狮因为疼而发出的抽气声,他打开床头灯看到雷狮的冷汗浸湿了衣服,刘海也黏在额前,他拿了件较厚的外套披在雷狮身上随后把雷狮背起来,往外走,轻声安慰一般,“很痛吗?我们去医院好不好。”

好在旅馆边上有一家小诊所,医生也还未下班,这个时间点人也不多,很快就诊断出来只是急性肠胃炎,挂两瓶消炎药就好。

小诊所没有医院那么好的设施,只能坐在椅子上,雷狮输液之后也缓过来不少,他转头看到安迷修拿着热水回来,一时间竟然鼻头发酸。

“下次不要再随便跑出去乱吃东西了,你看,疼的还不是你自己?”安迷修把水递给雷狮坐在他边上开始自顾自地说起来,“那个女生我说清楚了,电话也只是东西落在场里了,毕竟你才是我恋人。”

雷狮听着他的长篇大论,对着杯子里的热水呼气,热气飘上来让他视线模糊,喝了一口之后递给安迷修。

“知道了。”

评论(19)

热度(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