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北

做一个温柔的人

我为强者

注:很短,十九集是战损安雷,ooc我的,祝吃的愉快,如果喜欢请留下您宝贵的评论

建议配的BGM:https://music.163.com/song?id=516044106&userid=413326133

听完丹尼尔的话后,雷狮有些不耐烦地啧了一声,看着前面那团黑乎乎的家伙说不上的恶心,他转头和安迷修互呛两句之后便达成共识先一步向敌人跑去,在快接近的时候跳起再下落至最佳的地点。

 

为了最佳的动手时机,雷狮没有像安迷修一样先行出去,他看到安迷修站定后身后的人没有被击退反倒将他强行压倒在地上时,握着雷神之锤的手有些收紧,神色也愈发难看起来。雷狮稍微往后退了一步,寻找着合适的角度。他知道这个东西不好对付,不论是安迷修的凝晶还是格瑞的烈斩对它都不起作用,他需要有人掩护来试探自己的元力对它是否有用。

 

很快格瑞又朝它劈去,在它接着烈斩的时候,雷狮抓准时机微微下蹲再向地面接力跳起,而对方的反应力出乎了他的想象。他脸上的错愕还未来得及散去就被紧握在它手里,根本没有躲避的机会,也没有反击的能力。

 

实力差距太大,这是雷狮脑子里一瞬间闪过的

 

握住他的手在逐渐收紧,他试图使劲挣扎但那只手不仅没有松懈反而越收越紧,让他开始有些呼吸不畅,这个过程并没有持续太久,让他没想到的是,他竟然被当玩具一般砸向地面。

 

 

第一次撞击,对方力气之大使雷狮有些眼前发黑,但等待他的还不止的一次,一次接着一次,力度也随之增加。后脑勺磕碰到凹凸不平的地面,他能感受到有一些细微的沙石被扎进头皮,有些难受地蹙眉,他再次被握着送到了对方的眼前打量。雷狮的身体像是承受不住元力一般,他的周身有闪电流动,而对方好似玩够了没意思了,随手就将他扔了出去。

 

雷狮再次摔在地上,不同的是这次没有人将他提起砸下,他现在睁开眼睛都费劲。额角伤口溢出的血顺着眉骨滑下,雷狮尽力地缓缓睁开眼睛。

 

他看到的只有一片血红,他用力咬着下唇,现在的雷狮并不在意在自己的嘴唇上再多留下一个无关紧要的伤口,而这个伤口现在是他唯一可以保持清醒的。

 

四周除了格瑞和那几个没有动手的,其他的都被打倒在地上。雷狮想偏头寻找安迷修的踪迹,奈何伤口牵扯着过于疼痛使他无法如愿,他听到身边有着细微的动静,本能地勾了勾手指让雷电在指尖流动用于防身,虽说刚刚丹尼尔说过要齐心协力,但他并不排除有人来捡漏。

 

等了好久都没感受到身边的人有什么动作,正当他准备弹出指尖的电流时,边上传来了他最想听到的声音,那声音似远似近无法估是在多远,而那本就无法估量的声音也很虚弱。

 

“雷狮,还好吗?”

 

是安迷修啊。

 

雷狮深吸几口气,用没有受伤的手臂支撑着用尽全力朝那个方向转身,他模糊地看到在他不远处的安迷修也很狼狈,这让他的心情好多了。不知是见到他还活着,还是他的自己差不多。

 

“死不了。”

 

被这样碾压性地打倒,在雷狮活着的十几年里还是第一次。就算声音很虚但他的语气里充满了不甘和不服。

 

在眨眼间凝固的血块掉落,雷狮的视线渐渐清晰,他看到安迷修手臂上原本整齐绑着的绷带现在已经沾着干掉暗红的血迹堪堪挂在那里,原本穿着整齐的白衬衫也裂了好几道口子,但在他看到自己的时候却露出了平常并不会对他露出的笑。

 

笑里透露出安心。

 

两人相视之后又倒回地上,看着灰暗的迷宫顶部,像是在休息,雷狮的呼吸渐渐平稳,也渐渐弱了下来。

 

安迷修缓了一会之后,在敌人再一次进攻之前,慢慢靠近雷狮,努力伸长手够到他枕在头下的手,他对着雷狮轻声却坚定地说,“雷狮,休息够了就一起上。”

 

雷狮听到他的话之后,反手握住那只沾满血迹的手,手肘撑地支起身子,侧头将喉头的积血咳出,大拇指抹过嘴角,将血迹抹去。动用元力再次召唤出雷神之锤,感受它渐渐浮现在手里,用力握紧,并不在意身体是否会超负荷。

 

“啧。”

 

雷神之锤抵在地面用力一撑,接力站起,顺势拉起安迷修。后者也像是休息够了一般,召唤出凝晶和流焱握紧一手挡在身前,一手在身侧防御。

 

现在敌方的目标貌似不在他两,已经吃过一次苦头的二人,并没有像第一次那样单纯地就往上冲,既然安迷修的剑和雷狮的武器都没有用,那就要寻出它的弱点所在。

长时间血液不畅的两人猛然站起,还未过多久就一阵头晕,好在这种情况下不至于像之前一样嫌弃对方,甚至时刻都想要对方的命。两人便互相搀扶着,毕竟这种时候多一个人总比少一个人来的好。

安迷修看到雷狮的伤口有再次裂开的迹象,既然敌方还未注意到自己已经起身,安迷修飞快地扯下手臂上的绷带,不顾雷狮的反抗绕上他的额头,而本在他头上的头巾被顶得挂到脖子上。

 

雷狮本着报复的心理,拉下头巾将它缠在安迷修的手臂上,对着他扯了扯带伤的嘴角。

 

“可别把我的东西弄脏了。”

 

说着握紧雷神之锤准备再次找准时机上去攻击,安迷修自然不甘示弱,他站到雷狮边上对着他也是一笑。

 

“那是自然。”

 

这或许是他们认识至今对着对方笑过最多的一次。

 

“安迷修,你说我们能不能走出这个要命的星球。”

 

“只要你想,就能。”

评论(8)

热度(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