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北

做一个温柔的人

#安雷#表面情侣

注:给塔罗老师的,除了塔罗老师禁止转载,拖了这么多天太不好意思了!(明明是沉迷小说!) @《Tower carrot》 算是提前的情人节礼物表达我对塔罗老师的爱/bushi

是高三快毕业已经交往的安雷!请塔罗老师激情产粮(???ooc我的!安雷大家的!请吃的愉快!如果喜欢请留下您宝贵的评论!

二月份的气温对于没有暖气的南方,靠一身正气根本抵抗不住,所以,雷狮把手大大方方地伸进了他那学生会长男朋友安迷修的脖子里。

"嘶……"

安迷修果不其然地被冰得倒吸一口凉气,他头也不抬,不用想都知道来的人是谁,也就他一个人敢这样。安迷修在纸上画上最后一个句号,一丝不苟地把笔盖好,放进一边的笔筒里,这才抬头看对着他一脸笑嘻嘻的雷狮。

"都高三了还不老实点。"

这句话雷狮不知道听了多少次,耳朵都快起茧子了,他抬手掏掏耳朵,从包里拿出两张电影票扔在桌上,"我可不是来听你说大道理的,十四号下午的。"这语气听着可不像是商量,更像是在通知,并且不允许拒绝。

"那天是情人节吧……?"心底里不知道多期待这天的安迷修听完雷狮的话,试探性地开口。

"是啊,怎么?不愿意去啊?"雷狮撑在桌上居高临下地看着耳尖开始泛红的恋人,他们高一就在一起了,两年了这一撩就脸红的毛病还是没治好。

安迷修听出来这人是在逗他玩,便没有接他的话茬,将刚刚写的东西调个头推过去,雷狮抓起定眼一看,眯着眼睛将它揉进手心后扔到一边的垃圾桶里。俯下身把额头抵着一脸人畜无害的安迷修额头上,咬牙切齿地说到"安迷修你给我等着。"

反观安迷修并没有被他威胁到,反而微微抬头在他嘴角上亲吻了一下,"乐意奉陪。"

还没等安迷修退开,雷狮就又向前了一点,安迷修以为他还要继续,正打算和他说这是在学生会,就看到他贴着自己脸颊伸手把那两张票给拿回去了,"不看了。"

在门和门框发出巨大声响后,安迷修不得不承认雷狮的脾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差。他从边上的书堆里抽出一张纸,上面的内容和刚刚雷狮扔掉的一样。

内容不多,只有几个数据的对比,这是安迷修和雷狮近期考试分数的对比,安迷修仅仅比雷狮高了两分。而这两分决定了雷狮赌输了,这也意味着雷狮接下去到放假都不能旷课,不能违纪。

虽然说雷狮做事向来都是随心情,但还是很遵守诺言的。在老师同学看来,雷狮安分的这几天就像魔怔一样。其中的正常只有安迷修能懂。就比如说他的作业不翼而飞,回答问题完坐下后凳子被往后拖了一点,最严重的就是雷狮带着他的几个小弟把他的学生会给整得乱七八糟,并且理直气壮地和他说,"只说我不许违纪,没说卡米尔他们吧?"此话一出可把安大会长给气得够呛,只得认命作罢。

转眼间已经到了十四号,安迷修还在想着雷狮把那两张票拿走了怎么办,他之前还没来得及看清是什么电影,这也没法订票。他没想出个结果,索性直接拎着午饭走回宿舍,问躺在床上玩手机的雷狮,"雷狮你下午想看什么电影?"

"啊?"雷狮含着不知道那个学妹送来的巧克力嘟嘟囔囔地回答,语气里夹杂着一丝不解。

安迷修以为他玩游戏太投入没有听清自己再说什么,放下午餐后坐到他边上,"我说,你下午想看什么电影?"

一局游戏结束,完美地拿了mvp的雷狮心情大好,听清安迷修说了什么之前,点进网页查看了一会,粗略地扫了几眼没什么好看的,很快滑到了最底,看到一个片名叫《前任3》的,看了看评论据说很戳泪点。雷狮心里的小算盘打得啪啪响,"安迷修下午两点,我订票,你先吃饭。"

"所以说看什么?"安迷修看着自己恋人的表情里就充满了阴谋,不禁有些害怕,毕竟他面前的这个人在没有交往前可谓说是把他往死里整。

"吃你的饭。"雷狮并不想和他多说,就这片名说了按安迷修这人的性格,还不得拿出一百万个大道理拒绝。

见他不想和自己说,安迷修也不去问,低头吃饭。本来想着问问他要不要吃,不过今天周天,他一大早就不知道跑哪里去应该也不饿吧。

吃完饭安迷修回床上躺了一会,没有午睡习惯的他居然觉得眼皮子有点打架,渐渐地就睡了过去。他睡得并不踏实,明明是二月份的天气冷的不行,但他却觉得很热,浑身都在发烫。他把被子掀开,冷风灌进来使他打了个冷颤,但这种闷热的感觉还是没有得到缓解,直到他在迷迷糊糊间觉得有一个冰冷的东西贴在了自己脸上,让他不禁向那里蹭了蹭,随后就听到了雷狮的声音。

"喂……安迷修?你怎么样?是不是发烧了这么烫?这种天气都能发烧也是厉害了。"

安迷修听着雷狮的声音渐行渐远,那块冰凉的东西也随之不见,这让他很难受,他想说话,但是他的喉咙很痛,就连吞咽口水都像在吞针一样。没过多久他听到边上的脚步声,雷狮回来了。

"喝点。"

话音未落安迷修就感觉到有温水从嘴角流进口腔,他微张着嘴缓缓喝下,嗓子也像干涸的土地得到雨水一样,舒服了不少,这才扯着沙哑的声音开口,"可能是发烧了,柜子里的退烧药帮我拿一下,还没两点吧?吃完药陪你去看电影。"

"你不怕死是吧?来来来我现在就掐死你!"雷狮蹙眉爬上床跨坐在安迷修身上,一点都不把他当病人地准备掐上他的脖颈,却被他下一句话给打断,甚至还觉得有一丝愧疚?!

"今天是情人节啊,陪你去做你想做的事,不是应该的吗。"安迷修的嗓子因为发烧而变得沙哑,现在在雷狮听来却比平时训他和他讲大道理的时候好听多了。

雷狮低头看着安迷修,看到他因为生病难受而微微皱起的眉头,鬼信神差地低头在眉间一吻,"你白痴吗。"

身下人却被他的动作给吓得一激灵,连忙伸手推他,"赶快下去,不然该传染给你了。"

俗话说得好,龙有逆鳞,而雷狮,你让他往东,打死他,他都不走东。你不让他亲,他偏亲。不给安迷修拦他的机会,低头就吻上那因为发烧而比平时更烫的嘴唇。

一开始安迷修还死咬着嘴唇不让雷狮的舌头探进去,雷狮也不是什么善茬,舌尖舔舐着他嘴唇的轮廓,让他有一丝动摇,在轻轻撬开唇齿探进去,勾着他的舌头交缠着,愣是把安迷修吻的有些喘不上气才放开,心满意足地去拿药。

雷狮翘着二郎腿看安迷修把药喝完,扔了颗巧克力过去,"药苦,这我楼下买的挺好吃……唉!你起来干嘛?!"

"陪你去看电影。"吃过药缓了一会儿的安迷修无视了雷狮的吃惊,起身穿衣服,碍于还在生病,穿了件厚了许多的外套,把自己裹成球后又围上围巾戴上口罩,一副明星出机厂即视感。随后他看了眼时间,还来得及,"你要换衣服吗?"

雷狮发誓,如果不是温度计上展示的是37.5,他真的觉得安迷修烧傻了,还烧得很执着。掰不过他的雷狮只好披上外套和他一起去电影院。

这个时间点电影院人很多,而且他们看的又是比较热门的,所以进场的时候他们没有牵手,一前一后地进去。看电影的好位置集中在中间,本来雷狮就没打算看,只是因为想用片名逗逗安迷修,所以选了最后面的。现在安迷修生病了,人都迷迷糊糊地,走路都怕他下一秒倒下去,那还会在意片名。好在后几排因为视觉效果不好没人坐,不然以安迷修这种性格,非的找一个没多少人的场子看。

电影刚刚开场没几分钟,安迷修就因为药效上来了靠在雷狮肩上睡着了,雷狮只觉得肩上一沉,偏头一看安迷修靠在自己肩上睡着,越发觉得他是不是烧傻了,明明没必要的,但他不得不承认他被这件事感动到了。他没忍住侧头轻轻地在安迷修脸颊上落下一吻。

电影的剧情雷狮并不在意,但不得不说这电影的主题曲和插曲很能让人陷入胡思乱想的状态。雷狮脑子里开始想着这种事情。在高二的时候他就和父母出柜了,为了争夺父母同意的那段时间,雷狮可没少挨揍。当时雷狮甚至扬言如果父母不同意,他就这辈子不回家,说着就搬出去住了大半年,最后雷父才勉强同意。

现在他们高三了,马上毕业了。他们未来的路谁都不知道会怎样,谁都不知道会有什么变故,他根本不担心是否能和安迷修在一个学校,以他的成绩,只要他想去都能去,他只是不知道如果以后出了什么变故,该怎么办。

雷狮这边想的出神,电影已经过去大半,安迷修也醒了过来,他抬眼看到雷狮的脸被荧幕的光照的忽明忽暗,他的神情也很不对,这是他平常不会露出来的。安迷修这才想起这电影片名叫《前任3》,他愣了老半天雷狮都没有缓过神的样子,这让他觉得雷狮是不是要和他分手。

"恩?"

雷狮的手突然被握住,他低头一看安迷修醒了过来握着他的指尖有些颤抖,在影院他不好开口,他打开手机摁了几下递过去给安迷修看。

【难受?回去吧。】

安迷修看了一会,或许是影院暖气的原因他觉得有些发闷,深吸几口气后在雷狮还未暗下来的手机上打了几个字。

【你是不是想分手?】

"啊?"这会雷狮倒是没忍住轻声喊了出来,随后拉着安迷修从后面的出口走到卫生间里。

"你是不是真烧傻了?"雷狮说着抬手搭在安迷修额头上,"没有啊。"

"雷狮……"被闷太久而涨红的脸颊和发汗而黏在脸颊上的头发,无不展示着他是一个病人,再加上因为生病而变沙哑的声音加上那无奈的语气,雷狮一下被面前这个人吓懵了。

"我说安迷修,你闹腾也挑对玩笑吧?分手?你想都别想,你这辈子都是我雷狮一个人的。"

雷狮瞥见他手里攥着的票根,这下可算是明白了,这电影的名字还真达到了他想要的效果。解释清楚之后雷狮对着安迷修翻了个白眼,觉得他真是没救了,居然栽这种情商爆低的人手里。

第二天安迷修的病是好了,雷狮却光荣地接过了发烧的任务。

"你看吧,我都说了不要离我太近,被传染了吧……"

安迷修还在耳边喋喋不休地说着,雷狮破天荒地没有和他互怼,或许是因为昨天想得太多,他竟然觉得没了安迷修会很不自在,看来这辈子真是要栽在他安迷修手里了。



评论(12)

热度(4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