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北

做一个温柔的人

#安雷#三年高考,一年恋爱

第十二章

吃过药的雷狮昏昏欲睡,迷糊间靠在安迷修肩上睡着了,安迷修则因为他在挂水要看着并没敢合眼休息。

偌大的大厅里,除了他们俩,就只剩下几个值夜班的护士医生。安迷修先给教练发了消息,又怕雷狮冷,转身把刚刚顺手带出来的围巾拿起准备给他围上。雷狮睡眠浅,被这样一动就醒了过来,低头看了看自己脖子上的围巾,又瞥了一眼安迷修露在外面的脖颈,抬起没有输液的手,将围巾卸下一圈给安迷修脖子绕上。

“冻不死你。”

雷狮嘴上是这么说,手上却把刚刚喝的热水递过去,小腹已经不再像之前一样疼,看来是今天吃烧烤吃的,不过这也让他想起店主说的话。雷狮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不知从何说起。

安迷修被他的举动吓得一愣,他并不否认他觉得雷狮下一秒就会当场用力勒死他,果然雷狮用了些力,“怕什么。围巾不够长,头靠过来一点。”

围巾本就是一个人用的,现在要两个人合用自然是有些短,安迷修准备拿下来给雷狮,却被他又收紧的动作整得只得顺着他的意思,把头靠过去一些。

靠着安迷修的雷狮很快又睡着了,在护士来换挂瓶时,安迷修怕动静太大,先一步用食指抵在嘴唇上示意她小声一些,“嘘。”随后低头在手机便签里点了几下递过去。

【抱歉,他浅眠,能轻一些吗?】

看清手机便签上写了什么的护士对着安迷修报以理解的一笑,动作也轻了很多,雷狮也没有再次醒过来。

两瓶点滴挂完,天也蒙蒙亮了,护士来拔了针,在针口上贴上刚刚安迷修让帮忙带的创口贴,但还是挡不住那一块的紫黑,雷狮并不在意这点小伤,打着哈欠站起来,却忘了他和安迷修还围着同一条围巾,下一秒就被绷直的围巾向后一拉,直接坐到了安迷修腿上。

“我靠??!!”突如其来,措不及防,让雷狮没忍住爆了个粗口。

安迷修被他猛然倒下吓了一跳,连忙伸手接住,两人就着这个姿势沉默了许久,安迷修将头抵在雷狮肩上,又往脖颈处蹭了蹭。他看雷狮好多了,才觉得昨天的事让他有些后怕,先是找不到雷狮,再是雷狮回来不理他,最后雷狮急性肠胃炎被疼醒。

“吓死我了……”安迷修闷声说道。

雷狮感觉到搂着他腰的手有些颤抖,抬手在那双手上拍了拍以示安慰,见身后人没有反应,只得任由他抱了一会,将围巾从脖子上取下来,从他怀里出来,对着他的小腿轻轻踢了踢,“走了,赶不上车了。”

教练在大厅等了他们半天,看到两人慢悠悠地走来,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摆手让两人去整理行李。

回到房间的雷狮,头朝床地栽下去,安迷修也没去管他,任他躺在床上,自己动身整行李,待东西都收拾好之后,拍了拍在床上躺尸的雷狮,伸手把他拉起来,“先下楼吃饭吧,还要吃药。”

大半夜折腾到现在的雷狮困得不行,也没有力气去怼安迷修,便跟着他一起下楼吃饭。

两人回到学校之后,安迷修就忙起来了,再过一周就是市质检,这是他们高三第一次大考,能看见成绩在全市的排名。

比起安迷修,雷狮倒是没那么紧张,依旧是一副不在意,但每次准备溜出去的时候总是被安迷修扯回来写卷子。雷狮肠胃炎后就一直被安迷修看着不能吃各种好吃的,为此两人没少打架。

“喂,安迷修你是大妈吗?”雷狮倒在床上抱着一本五三,抬脚踢了踢背对着他做题的安迷修。

安迷修反手握着雷狮的脚踝,指尖在上面轮流点了几下,“不是。”而雷狮受不了这种让他鸡皮疙瘩起一身的行为把脚收回来,在五三上写下一个答案后将它扔向不远处的桌面,从枕头边上拿出手机点开日历算了算日子,估摸着放假也在除夕,而他并不打算回家。

“安迷修,你过年回家吗?”

“回啊。”

“哦。”

高三假期也就十天,雷狮想既然安迷修回家过年,自己就和卡米尔回学校附近的小公寓呆上一个寒假,卡米尔早就放假已经回去了。

安迷修看倒在床上的人发呆了半天,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他之前看到雷狮父亲来找他的态度,他俩父子关系一定不好,便试探性开口,“那……你回去吗?”

雷狮回过神来,觉得自己要是和他说不回去,以他这种大妈一样的性格,止不准要说多久,雷狮抓着在他眼前晃着的手,恶劣地一捏,疼得安迷修直抽气,“回吧。”

讨论好过年回不回家的事后,安迷修本着谈恋爱也不能忘记学习的念头,把雷狮刚刚扔出去的五三拿回来放在桌上,从书里抽出答案对了一下,十几题选择题,只错了一个,本该觉得一题很好了,但他皱眉看清题目后有些无奈地问到,“雷狮,你认真做了吗?”

花了二十分钟才写完这些的雷狮听到安迷修的质疑,回答的声音都不禁高了几分,“这不废话吗?!”

听到回答后的安迷修沉默了一会儿,吸了一口气后缓缓开口,“秦始皇废丞相?”说到最后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这是雷狮写的答案。

“哈?!”雷狮不可思议地从床上起来坐到他边上,拿过五三定眼一看,本该选B的题,刚刚他被安迷修握着脚踝一下没看清选了C,看清之后转头见安迷修憋笑憋得辛苦,用五三往他头上一拍,“劝你赶紧忘了,不然我弄死你!”

一天的温书假就这样被两人打打闹闹地糊弄过去。考试出门前,雷狮把安迷修摁在衣柜门上猛亲了一通,甚至在安迷修高龄毛衣下留下一个泛红的牙印,美名其曰篮球赛赢了的奖励。

安迷修早就习惯了雷狮突然亲一下的行为,扯高了领子挡住牙印,在他脸上亲了一下,“加油。”雷狮抬手推开安迷修的脸,背上包,“这有什么难的。”

市质检的卷子和学校的比起来难度大了不少,但对于雷狮来说,语数英绰绰有余,只不过在文综上的时间有些不够,等他考完最后一场文综从考场里出来的时候,看到安迷修已经在考场边上等他了。雷狮拿着原卷走过去,“这次文综是厉害了。”还没等到他走到安迷修面前,四周迫不及待要回家的同学就挤了过来,雷狮整个人重心不稳地向安迷修扑过去,而后者也反应很快地伸手搂着他和他互换了个位置。

安迷修本靠在墙上,现在和雷狮互换位置,雷狮靠在墙上,本以为后脑勺要撞上了,不料被安迷修的手托着,两人就以一种壁咚的姿势暴露在人前。被看到的雷狮也不在意,牵着安迷修手就往楼下走,徒留那些吃惊的人愣在原地。

考完试他们就可以回家了,原本打算先把安迷修送走再回自己小公寓的雷狮,没想到安迷修竟说要先送他,雷狮只好拎着行李箱让安迷修送他上了去车站的公车。

安迷修看雷狮上了车,松了口气。其实他父母常年在国外,今年没回来,他也是见怪不怪,他没打算回老家,所以他就等着雷狮先走了之后,再回市区父母留给他的房子。不然雷狮这种说风就是雨又和父母不和的人,要是知道他没回家,止不准也不回去了。现在雷狮走了,他也不怕被拆穿谎话了。

反观雷狮被安迷修送上车之后,随便找了个车站就下车了。好在他刚刚想着先出来忽悠过安迷修后再回去收拾,所以行李不多,就一个只有几件衣服的行李箱。他怕安迷修没那么早走,给安迷修打了个电话。

“喂,你走了吗?”

“走……走了。”电话那头安迷修的回答显得有些生硬,不过听到他走了,雷狮也拦了辆回学校的的士。

而当他打开宿舍门的时候,看到安迷修正打算开门出去。

“呃……”

这样的情况让雷狮一下有点说不上话,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安迷修也好不到哪里去。

“你不是回去了吗?!”两人异口同声,又同时沉默。

两人大眼瞪小眼看了一会儿,对方的想法也是心知肚明了,安迷修知道雷狮为什么不回去,但雷狮不知道安迷修为什么不回去,索性侧身走进宿舍,等安迷修自己说。

“那个…等会要关门了,你要不要和我一起走?”

安迷修见雷狮背着他半天没应,以为他生气了,却没看到雷狮勾起的嘴角。整理好东西的雷狮转身问安迷修,“去哪?”

安迷修拎着自己的行李箱和雷狮的行李箱,一边往楼下走,一边解释,“我爸妈在国外,我不回老家,回市区的公寓,我怕你知道我不回去就也不回去了。”

雷狮从后面拉过自己的行李箱和安迷修并肩,“你太自恋了吧?就算你回去,我也不回去看那个老头子,你公寓没打扫,去我那里吧,哦,卡米尔也在。”

寻思着雷狮说的也有道理,又怕打扰到他们,毕竟今天是除夕,得和家人过的,还未来得及开口询问就被雷狮的话打断。

“想什么呢,你是我男朋友吧?过除夕怎么了,你还得陪我过情人节的。”

听着他说的话,安迷修悄悄地把手伸过去,准备拉起他的手,还没碰到就被雷狮先一步拉着自己的手往前走,“你怎么婆婆妈妈的。”

到雷狮公寓之后,安迷修看着他打开门,走进去公寓里很干净,看样子是已经打扫过的了,随后就见卡米尔从房间里走出来,看到他也不惊,“大哥,安……哥夫?”打完招呼之后卡米尔又和雷狮说了一句,“二姐等会过来。”

虽说不知道这个二姐是什么人物,但看到雷狮的嘴角抽搐了一下,想必是比较厉害的人吧,果不其然,雷狮二姐来的时候,雷狮整个人都安分了不少。

“雷狮,你又带什么狐朋狗友回来了?”

被贴上狐朋狗友标签的安迷修不由觉得这个二姐果然是个狠角色,安迷修看着她一时间有些心塞,毕竟一个学生会长和不良头子搭在一起,不被误会都会有鬼。

“二姐,我男朋友,安迷修,学生会长。”雷狮巴拉了一串,简单明了地介绍了安迷修的身份,而安迷修被震惊了,这是公然出柜吗?!

“哦,这样,狮狮别带坏别人啊!”二姐也是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看来心也挺大,不过看安迷修的眼神多了几分赞赏。

大约是还赶着回家,二姐坐了一会儿交代了些什么就走了,走之前还强行把卡米尔抓走,留给安迷修一个你懂的、你加油的眼神。这让安迷修不禁有些无奈。

春晚一向无聊,雷狮也只是走形式地打开电视放在那儿,眼睛却盯着手机里的游戏,安迷修因为作业问题一直在一旁写作业,直到雷狮突然从身后扑过来,把头抵在他肩膀上,安迷修侧头想询问怎么了,却被雷狮的吻给堵了回去。

雷狮的公寓是禁燃区,没有烟花和鞭炮,客厅的电视不知道什么时候被雷狮关了,安迷修耳边只有两个人的心跳声,他放下笔,转身扣着雷狮的后脑勺加深这个吻。

“雷狮,新年快乐。”

评论(11)

热度(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