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北

做一个温柔的人

#安雷#解脱

注:给619的!除了619禁止转载!!吃糖愉快! @双精度型619

年幼的皇子在上学的年纪,学的不仅是知识还有如何使用冷兵器,如何杀人,以至于这个三皇子脾气品行极差的言论传遍了皇宫,甚至整个国家。

温柔的母亲,理性的二姐,一切都比不上那些臣子、兄弟的阴谋,父亲的苛刻,以及实力远不如他却喋喋不休恶心的嘴脸。在胜者为王,强者支配弱者这样环境成长下的皇子,无不憧憬着母亲口中那个自由的世界。本应该是无忧无虑的童年却处在随时都有可能丧命的家庭里,渐渐地变成一个冷漠而强势的人。

面对在他父亲面前说着他种种不是的大臣,他并无太大反应,冷眼看着他们还能说出什么无中生有的事情。最后的下场都不过是被他用另一个计谋处死。

整理好行李的皇子在夜里朝母亲的房门行礼,随后转身顺着楼梯扶手上滑至楼下,落地后轻吹一个口哨,在偌大寂静的大厅里回荡着。猫头鹰的声音从窗外传来,似乎在应和他一般。

大厅中央有着国王的雕塑,月光下的石膏更显阴冷,原本严肃庄严的雕像此时却让人不寒而栗。皇子背着行李走到前面,并未露出害怕的神色,甚至拿出匕首用力地刺进雕塑周边的一块空地,锋利的刀刃扎进地面,皇子抬头对着它轻笑出声,"再见了,糟老头。"

推开沉重的大门,庭院外巡逻的士兵有条不紊地巡查,皮靴底钢板敲击地面溅起一些泥水。皇子从早就计划好的路线到达城墙下,仰头望着圈禁了他十几年的东西,眯着眼看天空,几颗星星散在月亮四周,就算被乌云覆盖,月亮也依旧比星星耀眼。

匕首如同之前扎进地面一样扎进城墙,一把垫在脚下一把握在手里为下一步做准备,这些东西对于经过常年训练的皇子来说并不算什么。他坐在城墙上晃着双腿,在固定绳索的间隙瞥着下面的士兵,在他们第二圈转到城堡后门的时候,皇子抓着绳子的一头俯身一跃,在快到达地面时用力一拉顺着固定绳索的铁棍顺势落下被收进背包里。

错开了士兵,皇子很快跑出城堡,他看着森林的那头就是自由的路口,嘴角不禁上扬,之前戴着的皇冠被一条头巾取而代之。

清晨的露水永远比从井里捞起来的水好得多。

安迷修和往常一样很早进森林采摘露水,顺带摘点新鲜的水果,只不过不同寻常的是在他平常放置东西的地方有个穿着华丽的人靠在那里休息,看他在这种地方都能睡得着,安迷修有些担心对方是否生病受伤。毕竟这里放在晚上野兽和危险都会有许多。

皇子早在他走到附近的时候就发现了有人,碍于不知对方的身手如何并未能有太大动作,只得继续装睡。不料对方只是将一块布料搭在身上,弄不清楚他的用意,皇子待他走远后才半眯着眼看他卖什么药。

只见他穿着普通布料做成的衣服,在那边拿这个水壶放在树叶底下接着露水,一颗收完之后转向另外一颗,皇子心里打起算盘猛然向他跑去,而对方像是不知道他会突然过来一样被吓得往后一退,好不容易收集的露水打在地上很快被泥土吸收。

"啊……脾气还挺差……"安迷修略显尴尬的起身拍掉身上的尘土,看着跪坐在地上的人,估摸着是保持同一个姿势现在猛地起来腿麻了,向他伸出手,"需要帮忙吗?"

皇子的确腿麻了,他牙磨得咯咯作响,他从未想过刚出来就遇到这等平民,还被看到这般丢人的样子。他蹙眉拍掉对方带着一些泥土的手,语气里充满了不屑,"别用你的脏手碰我。"

被拍开手和收到恶劣语气回答的安迷修也不恼,从背包里拿出干净的布擦掉手里的泥土,蹲下身对着那个看过去就很嚣张跋扈的人笑着说:"我叫安迷修,你叫什么?这里很危险的,你要不要和我一起会小镇?"

皇子并未搭理他,心里却是记下他的名字,安迷修,还真是个听过去就很傻的名字,不过这种穷光蛋也不要对他有太高的期望吧。

安迷修看他眼里的不屑都快要飞出来了,笑了笑捡起地上的水壶继续接水,而皇子也没有离开,或许他觉得跟着安迷修会不错。等到安迷修结束之后,递过去一个果子,皇子从未见过这种东西,还未开口拒绝,安迷修先一步说话。

"这个东西可以吃,甜的,可能会有点酸,你不会没见过吧?"可以说是一语道破了。

要说皇宫里什么东西没有,那一定是这种野果子和普通小镇里的东西了。皇子半信半疑地接过咬了一口,清甜的味道夹杂着一丝微酸,生脆的果肉在口腔内被咀嚼,最后下咽。不知是一晚上没吃东西的缘故还是它真的很好吃,皇子很快就将它吃完,当他还想再拿一个的时候却被制止。

"还想吃的话先回小镇吃饭怎么样?没吃早餐吃这么多果子会不舒服的。"

"你有什么目的。"

皇子在过去的十几年里,除了母亲之外从未有人在意过他的身体,别人只当他是皇子,多数讨好都只是为了巴结,讲条件。面对安迷修的友好,皇子显然有些想起之前在皇宫里的种种。想着也进入防御的状态,以便等会能及时反击。

"我连你叫什么我都不知道,我能有什么目的?"安迷修对他的态度也是觉得好笑,将水壶收进包里,"走吗?现在下去能买到今天特供的面包。"

太阳升起打在他脸上,雷狮看着他的笑容心里像是被什么拨弄了一下,泛起一些小心思,这是他从来没有感受到的。

他好温柔啊。

就这样,皇子跟着第一次见面的人出了森林来到小镇的集市。安迷修同集市上的人打招呼,从面包店里取到定好的面包,再将早上摘下来的果子分给店主,一道下来他手里的东西也多了起来。

"哟!安迷修你身后的是谁啊?长的可真好看,有机会一起玩啊?"人群里有个人抱着一包番茄出来朝安迷修打招呼,说着就手一伸搭在了他身后的皇子肩上。

皇子出于本能,抓着他的手腕向前一拉随即被绊倒,皇子也顺势跨坐在他身上掏出匕首抵在他脖子上。对方还未反应过来,安迷修先一步扯着皇子想让他站起来,却不料他力气太大,只好连声相劝,"他只是打招呼,别在意,我让他给你道歉好不好?快把匕首收起来,回去给你吃果子怎么样?"

皇子闻言起身冷眼看着还在地上愣神的人,扔下一句话就走,"杂碎就是杂碎。"

安迷修将人扶起,道歉之后追上那个走反方向的人。在皇宫里待了十几年的皇子来到了一个平民的房子里。缺角的桌子,合不上的窗户,开关都会有声响的柜子,这些让皇子没有太大反感,因为干净的杯子,整齐的床铺以及那股淡淡的薄荷香无不让他感到真实且舒服。

"安迷修,你就是住在这种地方的?"这是皇子第一次开口询问。

"对啊,怎么了?不习惯吗?如果不习惯你可以去东边的店铺里看看……"

"你就这样随便带人回家?不怕他伤害你?"皇子打断安迷修的话。

"你如果要杀我早在森林就动手了不是吗?对于你的事,你什么时候愿意说,我随时等着你,如果你想在这里住下的话,可以的哦。"安迷修说着将面包切片,再转身将热好的牛奶倒进杯子里递过去。

这里的食物没有皇宫里来的细腻,为了不被看出端倪,皇子只能硬着头皮吃下去,可是没过多久就有人来敲门,拍门的动作像是要把门拍坏一样,安迷修起身去开门,对方则开门见山,"您好先生,请问您看到三皇子殿下了吗?"

待安迷修回来,屋里不见人,他敲了敲门,"人走了,出来吧?"话音未落,之前贴在他人脖颈处的匕首此时正抵在自己身后,安迷修也不惊,反手握住身后人的手腕借用巧力使匕首脱落,"我没有目的,也不想害你。"

隔天,大街小巷里三皇子的寻人启示都被撕的干干净净,而花店老板安迷修身边多了个长相十分好看却对人暴躁无理的店员。

"啊……你这杂碎有事给我一口气说完!你信不信我这就让你去见国王!"

"喂,那边那个弱鸡你要什么?别乱碰啊!"

"巧克力?这种劣质的东西我怎么可能会吃!"

已经过去大半年,皇子的脾气依旧没改,但小镇里的大家都没有对他产生反感,有些时候还会给他带来他喜欢吃的果子。对于小镇的人来说,他们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只觉得他是新来镇上的伙伴,初来乍到不熟悉,自当多照顾着。

而在皇子看来,他在这里过的很好,至少比在皇宫里勾心斗角,尔虞我诈来的舒服多了。这个小镇让他学到了很多,尝到了太多他从来没有吃过的美食。这里的东西越好,就让他越纠结,出来了大半年,虽说该有的身体素质没有丢,但是这种越活越轻松的生活,让他有一丝害怕。

他开始依赖于安迷修,依赖他的温柔,他的笑容,想要占有他的一切。那个面对咒骂阴谋,杀人只在话语间的那个噬血的三皇子哪去了?

安迷修的年纪已然到了结婚生子,他却没有这种打算,每天对着那个来路不明的人絮絮叨叨,给他准备早餐,说早安,为他准备被裹,说晚安已经成为他的习惯。他从未感到自己的温柔竟能让一个人如此眷恋自己。

这天安迷修如同往常一样去森林里采摘露水,皇子起床后收拾好了行李,他在昨晚做下了一个决定。

安迷修今天回来的时候带回来一束紫玫瑰,皇子看着他撒在上面的水珠顺着还未开放的花骨朵儿落下,砸进水里,就像在他心里也同时砸泛起涟漪一般。

"你看这个花的颜色,和你眼睛一样好看。"

"啧。庶民就是庶民,连花语都不知道,瞎送什么。"

这次安迷修反常地没有回应他,安迷修回屋拿起他整理好的行李,放在桌上,拿出果子塞进去,像第一次和他说话一样,语气里透露说不尽的温柔,"我知道你喜欢我,但是你现在得离开了。"

"这是拒绝。"皇子用的是肯定的语气,他背上包,一丝留恋都没有,踹开门走了出去。

如果他同意,这辈子都不回去,留在小镇。

如果他不同意,就当回三皇子。

"我怎么会不知道啊,我的殿下。"

紫玫瑰的花语是成熟的爱,当有人给你送紫玫瑰的时候,就代表这个人是很喜欢你,愿意陪你度过一生。

三皇子时隔半年回来,皇宫里并没有想象中的样子,反而是太子等人坐不住了,不过让他们吃惊的是三皇子一点争抢皇位的意思都没有,一进宫就径直去找了国王。

"他早就知道您是皇子却不将你送回来,让你在外头受苦了大半年,那样的人死不足惜!"

"就是!若不是有人举报!还不知道殿下要收多久的苦!"

"不过好在国王大人下令处死他,以为殿下解恨。"

大殿里七嘴八舌的说得皇子头疼地不行,只捕捉到那些重要的,最后一句话的出现让所有人戛然而止,大殿内静得听得清呼吸声。

"你说他被下令处死了?什么时候。"皇子的声音冷得让人颤抖,见没人回答更是气愤地抽出边上侍卫的剑,朝那个说话的人划去,"说!"

剑划开空气发出的呼声让那位大臣吓得跪下,随后边上的也纷纷下跪,"是…今日午时……"

与此同时的集市,大家伙看着小镇里最好的花店老板安迷修此时正被绑着手腕往刑场带。一向热情洋溢的安迷修,现在却是一副淡然,他的心里不怕死,他只怕那个人出事。他早就知道那个人是皇子,但是既然逃出来,定是为了逃离皇家,安迷修自然会尊重他的意愿,所以他连夜撕掉了所有寻人启事。

正午的太阳晒得人浑身发疼,周边的人们却没有回去,在不断地求情,现在他们知道了那个好看的店员的身份,唾弃他的也不在少数。

"都说三皇子恶毒,起初以为是谣言,现在看来还真是这么回事!"

"是啊,安迷修这么好的一个人,居然为了他去死,真是太不值得了!"

"诅咒他以后下地狱!"

话是这么说,但一切都于事无补。刽子手举起大刀,刀刃闪的人们眼前一亮,就在快要落下时,他手里的刀掉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他的手腕也被弓箭射穿。

"你们敢动他试试?!"

皇子从马上翻身下来,手起刀落,安迷修闭眼等待却没有等到意料之中的疼痛,反而绑着手腕的绳子开了。

"你敢死试试……"皇子垂眼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人,语气一如既往的霸道。

"啊……脾气还是这么差。"

安迷修说着抬手托起皇子的手,在他的无名指上亲吻后又俯身亲吻他的鞋尖。

"我将永远忠诚于你,我的殿下。"

"我将永远陪伴着你,我的雷狮。"




评论(8)

热度(4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