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北

做一个温柔的人

#安雷#三年高考,一年恋爱

想不到吧!还有番外的!请踊跃评论/bushi

从今天到高考结束都不会发文啦!六月十号回来更新,新连载,请各位支持,↓请看安雷结婚

番外

安迷修和雷狮毕业之后待在了雷狮市中心的公寓里,高考过后的假期没有作业不用早起,查分的时候也是高出一本线几十分,两个人得是十分安逸。

空调,西瓜,冰淇淋,wifi,电脑,这根本就是暑假的标配。

雷狮很喜欢坐在空调出风口,感受凉风拂过脸颊,抬手往嘴里送一口冰镇西瓜,可别提有多舒服。不过顶着大太阳出去拿快递的安迷修就没有这种待遇了。

“雷狮!雷狮!”

说安迷修,安迷修就到。只见他拿着一个信封一样的东西猛地推开门,因为身上被汗浸湿又遇到房间里的冷气而打了个冷颤。

雷狮趴在床上抬眼看他,又转而看向他手里的信封,心意了然却还是想逗逗他,关了游戏,叉了口西瓜含糊不清地问道:“干什么?你要去当太空人了吗?”

现在就算是十八度的空调都无法让安迷修冷静下来,为了不感冒,他先调高了温度,坐在一边缓了一会儿,等身上没汗了再蹭到雷狮边上,一把搂着他的腰将他连人带手机拖到自己身边。

“过了!过了!”安迷修的语气里充满了压抑不住的喜悦。

雷狮拿过信封一一撕开,抽出那两份一模一样的通知书,虽说他们早就知道结果但嘴角还是没忍住勾起。

“哎!你看设计系的那个帅哥又来旁听大课了!”

雷狮戴着耳机,嚼着有些没味的口香糖,无视了那些女生的讨论,径直走到教室最后空调旁的位置上坐着。虽说他是别的系过来旁听的,但他身边的位置坐的一直都是同一个人。

“都说了夏天别坐在空调边上,着凉了怎么办?”

这个人就是他的男朋友安迷修。

“安大会长还是一如既往的烦人哦?”

安迷修和他高三的时候在一起,现在也过去了三年多,安迷修和雷狮不是同系,只能没课的时候互相旁听。让安迷修没料到的是,雷狮就算是上了大学,依旧很吸引人,无论异性还是同性……!

下课后雷狮被人喊住,果不其然又是告白,不过这次是个男的。

拒绝,转身,拉着安迷修就走,这是基本流程。但今天的雷狮,一边拖长回答的声音一边看向站在一旁的安迷修,显然是在逗他玩,后者被他看得尴尬,走过去捂着他的眼睛,对那个男生说:“抱歉,他有恋人了。”说罢就着这个姿势拖着雷狮就走,

视野被遮挡的雷狮也不恼,对着不知道有没有人的前方摆了摆手,只觉得自己被带到一个隔间里,在被安迷修压在墙上的前一秒得到了一丝光线,瞥见大约是在学生会,随后眼睛又被捂上,耳边传来安迷修故意压低的声音,“不许看。”

“什么?”雷狮被捂着难受,抬手试图把安迷修的手拿开,却发现他力气异常地大竟掰不开。

安迷修没有回话,一时间四周都安静下来,只有窗外的蝉拼了命一般鸣叫和空调外机的声响。

生气了?

雷狮睁开被捂着的眼睛,睫毛扫过手心使安迷修掌心一痒松了些力气却没有松开。眼前一团黑的雷狮只好凭着感觉将头凑过去,用嘴唇寻着安迷修的嘴唇,下一秒就被吻上。雷狮从喉间溢出一声轻笑,手也抚上对方有些僵硬的后背,轻拍以示安抚。

“不看。”

得到回答的安迷修终于挪开手,在黑暗中太久后忽然得到光亮,雷狮眯着眼适应了好一会儿才看向安迷修,刚一对上就看到他是一副好不可怜的样子。

“走了走了,你能不能有个大学生该有的样子!”

非常恨铁不成钢了!

从学生会出去之前,安迷修还特心机地往雷狮白净的脖颈上印上几个属于自己的小红印,看着上面零零散散的吻痕,安迷修腾起一阵迷之自豪。出去之后,一路宣布主权似的紧紧牵着雷狮的手,时不时偷偷地捏捏他的手指。

对于这种幼稚的行为,雷狮也是见怪不怪随着他去。

这几年的同居生活让他们过得和老夫老妻没什么差别,现在即将准备实习,自然要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说是说走就走,就一定要是说走就走,回去当天晚上两人就一个买票一个收包,洗个澡,带着换洗衣物护照身份证等重要物件就出门。

雷狮定的是当晚九点四十的飞机,去的是威尼斯。那座水城安迷修曾经和他说过,因为那里的生活好像很惬意,所以一直想去一次,既然这次有机会,不如就直接去了,再者说雷狮也暂时想不到有什么地方想去的。

现在刚刚过七点,去机场的时间还很充裕,两个人不急不缓地叫了辆的士,到达机场后安迷修才开口询问去哪。

“带你去安赫尔瀑布,然后把你推下去。”

看他那神情严肃的,安迷修用膝盖想都知道他在逗自己玩,顺手拿过机票看清上面的目的地,心里不禁一暖。

“威尼斯啊。”

从他们所在地到威尼斯需要转机,先到罗马再到威尼斯,两人的目的地并不在罗马,所以并未有太多停留,飞机也没有过多延误。在第二天晚上到达了威尼斯机场便直奔定好的酒店。

坐了那么久飞机的雷狮,到达酒店第一感觉不是饿,是累。行李往床边一推,整个人倒在床上,半眯着眼下一秒就要睡过去一般。谁知道给安迷修拉起来,如同往常一样怀里被塞进睡衣。

“洗个澡吃点东西再睡。”安迷修一边整理行李一边说道。

身上黏糊糊地睡觉的确不舒服,雷狮把睡衣扔到架子上转身拧开水龙头往浴缸里放水,七八月份的天气用不着浴缸,但是雷狮还是想泡个澡。

适当的水温拂去一整天的疲惫,雷狮把头向后仰,闭上眼睛像是在思考什么,随后扯着嗓子喊道:“安迷修!安迷修你进来一下!”

很快安迷修就一脸紧张地推门进来,由于太过于迫切地想知道出了什么事,毕竟是在他国,所以连门都没顾得上敲。可进来第一眼看到的是雷狮躺在浴缸里享受着泡澡带来的舒适,一脸好不惬意,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

“怎么了?”安迷修扶额问道。

雷狮从水里把手探出来,水滴顺着他的手臂滑落回浴缸里,对着站在自己对面的安迷修勾了勾手指,“一起啊?”

两个人在一起多年,对方的身体哪里没看过,坦诚相待都不知道有多少次了,想想行李也整得差不多了,安迷修迅速地脱了因为出汗黏在身上的衣服进到浴缸里。不得不说,这个浴缸真的挺大,容纳两个成年男人根本不成问题。雷狮很快转个身,从和安迷修面对面变成了后背贴在他胸口上。

“我洗不到背后。”

“多大的人了,幼不幼稚。”

安迷修嘴上吐槽着,手里却摁了点沐浴露往上擦。这个澡洗完出来早已十二点过半,雷狮一碰床就睡了过去,安迷修则因为要计划明天的行程,从包里抽出笔记本靠在床头查阅资料,滑动鼠标的手突然一顿,轻笑了一声。

太阳钻着窗帘的缝隙撒进房间,雷狮揉着眼睛坐起身,手抚过边上一半的被窝,里面已经没人了,但残留的余温暴露了那人刚起没多久。

“雷狮,该起了,今天去圣马可大教堂。”安迷修端着早餐进来放到桌上后转身对还在床上的雷狮说道。

去威尼斯,不得不去的就是圣马可大教堂。现在刚刚开门,游人还没有太多。两人进去一看,辉煌的宫殿,精致的壁画,庄严而肃穆。

雷狮本以为安迷修来到这种地方会说一堆七七八八的历史,不料被他拽到了那个雕塑下,还未来得及问干什么,就见他单膝跪地,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盒子打开,里面两枚款式相同,简约朴素的对戒在阳光下闪着光。

“雷狮先生,你是否愿意让安迷修成为你的丈夫与他缔结婚约?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他,照顾他,尊重他,接纳他,永远对他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安迷修的声音在偌大的大厅里回荡着,说出的内容也引得周围的游客驻足,现在的雷狮一点也不在意周边是否有人,他在意的是,跪在自己面前的这个人,是将陪自己从校服到礼服,从学校到教堂的人,是将与自己相伴一生的人。

“我愿意。”

雷狮肯定的答案也在大厅内响起,一时间所有游客像是被他们感染了一样,都轻拥着自己身边的爱人,亲吻着他们的脸颊,有异性,也有同性。

爱就是爱,没有对错之分不是吗。

戒指触碰无名指带来的一丝微凉,很快被手指的温度取代,雷狮拿起另外一枚戒指,居高临下地看着安迷修,重复着他刚刚说过的话。

“安迷修先生,你是否愿意让雷狮成为你的丈夫与他缔结婚约?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他,照顾他,尊重他,接纳他,永远对他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安迷修像是被他这种行为逗笑,抬头对着雷狮咧嘴一笑,“我愿意。”

两个人原本什么装饰都没有的手,现在多了一个与对方一样的对戒,他们没有和父母说过,这或许是他们这辈子做过最疯狂的事情了吧。

船缓缓驶向拱桥,四周的景色也美得不像话,雷狮坐在船尾,盯着湖水发愣,安迷修喊了他几声都没回应,正打算走过去问他在想什么的时候,就被他用力一扯,整个人向湖里跌去,不过安迷修有个不好的习惯,就是喜欢拽雷狮,所以在他下去的同时,雷狮也跟着跌下水。

好在水不深,两人扑腾了几下就上了岸,倒是船夫给吓得不轻,安迷修赶忙解释没事,而身后的雷狮却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我靠哈哈哈哈哈!安迷修,刺不刺激!好不好玩?!”

如果说雷狮是觉得好玩笑得上气不接下气,那安迷修可以说是不知道该哭该笑的了,有谁刚刚求完婚就把未婚夫往水里推的。看着雷狮浑身都湿透了,睫毛上粘着一些水珠,心里一颤,凑过去亲吻他嘴角,雷狮的笑声也就此戛然而止。

两个落汤鸡站在岸边腻歪了好一会,威尼斯这里思想开放,并不觉得他们这么做不妥,有的甚至因为他们长得好看拿出手机偷拍起来,没有质疑的声音和难听的话语,两人在威尼斯过的这几天都很舒坦。

安逸的日子很容易拥有,雷雨天气若有心爱的人相陪,这不就是一辈子吗。

评论(13)

热度(4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