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北

抓住夏天的小尾巴

#安雷#我要你每天多爱我一点

是给蛋包饭的520+六一贺文,没错我就是写了这么久,还要问蛋包饭114口红会不会太红,八百年了都不告诉我,渴望拥有评论!!!!!!!!

除了蛋包饭禁止转载 @今年三岁半的蛋包饭也想要过儿童节

夏天的清晨带着露水的微凉,风调皮地吹起窗帘带动流苏飘动发出叮叮当当的声响,太阳被白云藏在身后,窗外早起的鸟儿站在空调外机上,叽叽喳喳的讨论着什么。

“Say boy let's not talk too much,Grab on my waist and put that body on me……”

闹钟的声音将一天开启,铃声也是雷狮向安迷修告白的时候唱的那首歌,五六年了都没有换过。

“唔……”雷狮在被子里伸了个懒腰,吐出一口气,浑身关节咔咔作响,但舒服了不少,他转向安迷修那边,果不其然对方正睡眼惺忪地盯着他看。

“早安。”安迷修一晚上没有说话的嗓子略微有些沙哑,倒也不难听。

两人同居已有一两年,通常在闹铃结束之后,安迷修穿着拖鞋走路的声音就会在屋子内响起,而今天他却没有起来的意思。

雷狮毫不心疼地翻身跨坐在安迷修身上,撩起额前的头发低头与他额头相抵,皮肤相触传来对方的体温,比雷狮自己的还高一些。

“你躺着,我下楼买饭。”

生病的安迷修道完早安之后就被恋人压住,脑子也是晕乎乎的,只能从雷狮因为动作发出的轻微声响辨别他换了衣服,进了卫生间洗漱,然后一条湿毛巾搭在了自己微烫的额头上。冰凉的毛巾抚走了一些燥热,最后他听到雷狮关门的声音。

好像今天还没有请假啊。

楼下看到雷狮出来买饭的大爷大妈也是一脸惊恐,以为这小两口是不是又吵架了,一个接着一个地走过去询问,雷狮不耐烦地摆了摆手,“他病了。”

好像有那里不对,但是又说不上来。

“喂,今天安迷修不去了。”雷狮一边接过零钱和早餐,一边侧头夹着手机对研发部经理说道,毕竟因为那个项目,安迷修已经有段时间没有休息了,就连晚饭都很少回家吃,虽说雷狮的确很喜欢没人管的日子,但是自己恋人被这样压榨,他也不是什么善茬。

在家的安迷修开始自救,略显狼狈地从床上爬起来,叠好被子走进卫生间,瞥见雷狮居然将牙膏和水杯弄好了。安迷修闭眼笑了笑,觉得自己这个不讲理的恋人,有的时候还是很细心的。

空腹并不能吃药,安迷修坐在沙发上,不停地喝着温水,等待恋人回来。

“死了没有?”雷狮的声音随着开门响起,随后朝坐在沙发上的安迷修扔了个东西。

“还没呢。”安迷修将水杯放回茶几,抬手接住雷狮扔过来的退烧贴。

“你今天不用去公司了,你被解雇了。”这话一听就知道是骗人的。

安迷修看完说明书,从盒子里抽出一片退烧贴,撕开包装贴在额头上,看着电视里倒映出的样子,觉得有些滑稽。听完雷狮的话,不紧不慢地拿起水杯将里面的温水喝完才起身。

“那还请雷总给我找份好工作了?”

“看来是没死透啊?”雷狮嚼着刚刚买来的鸡蛋灌饼,培根和酱料的味道混在一起,别提有多香了,他看了一眼安迷修,一个小心思油然而生,“今天你只能喝粥。”

之前雷狮急性肠胃炎的时候,被安迷修逼着喝了半个月的粥,勒令滴酒不沾,那半个月把他给憋的差点和安迷修分手,现在报复的机会来了,不要白不要。就算只有一天,雷狮也能折腾。

时钟的分针从十一转到十二,往常这个时间点安迷修已经穿好衣服开始催促雷狮起床了,今天却恰恰相反,现在是雷狮在催促安迷修从沙发上起来吃饭。

因发烧而手脚发软的安迷修一反常态地倒回沙发,有些耍赖地对着餐厅的雷狮说:“起不来了,你先吃吧。”

餐厅里的雷狮并不相信他的鬼话,翻了个白眼端着刚刚出去买的粥走到客厅,一屁股坐到安迷修边上,力气之大使沙发里的海绵被压下去一大半。雷狮把粥放在茶几上,没好气地说:“快点喝了去吃药,不喝我喝了。”

安迷修闭着眼睛不动弹。

然后,雷狮就真的,一口把粥喝完进了房间,动作迅速到如果窗帘动一动,就宛如妖怪来抓小孩。

以为雷狮在和他闹着玩的安迷修,感觉到对方离开之后才睁眼,看到的是一块空着的碗放在了他的水杯边上。

“雷狮!你真喝了!”病人的声音自然没有平常来的有底气。

“你自己不喝的!”房间里传来雷狮愤愤不平的声音。

就在十分钟后,楼下的大爷大妈又看到了一脸不舒服以及退烧贴还贴在额头上没有拿下来的安迷修出来买早餐,随后又一个接着一个上去询问,安迷修的回答是,的确生病了。

但是大爷大妈都觉得,这不是吵架了是什么?!

今天安迷修有点不想刷碗,所以吃完饭才回去,他一进门就看到雷狮拿着他的工作电脑和报告,蹙眉咬着笔盖,咬笔盖是雷狮的小习惯,遇到什么难题的时候会自然而然地咬上去,据说从幼儿园就是这样,改不过来了,也就不去改了。

“怎么了?”安迷修轻声坐到雷狮边上的位置。

“等会,有点问题。”雷狮一边盯着电脑和报告来回看,一边顺手将边上的温水推过去给安迷修,“你看这里。”雷狮用指尖在报告上点了点,“上次公司裁员,我就发现准备裁掉的人没有裁掉,反而调到了研发部,之后研发部就一直出问题,不是出bug,就是无故失常,这次也是,数据都是对的,为什么还会失常?”

“可能是数据算错了?”安迷修喝了一口水后,也仔细对起数据。这个项目他一直带到现在,他以为是自己算错的问题,但算了无数次都是一样的。

“不,我觉得是这个人的问题,他被调到研发部之后,改了数据。”雷狮调出那个人之前的个人资料,随后打电话给他二哥让对方留意一点,并把这个项目从安迷修手上转到自己手上亲自负责。

做完这些的雷狮一转头发现安迷修在他边上,可能是刚刚太认真没注意到,现在吓得就是一脚踹得安迷修坐着的凳子被轮子带着滑出老远。

“你不吃药坐在这里干什么?”雷狮起身抓着衣摆就脱,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转头询问,“还有,你干嘛把我的水喝了?”

面对雷狮抛过来的问题,安迷修也是忍俊不禁,为了给他留个面子,忍笑把药吃了之后换衣服,“去公司?”

错过高峰期的公路并不拥挤,甚至还顺畅无阻,安迷修在一个红灯前停下,手肘撑在方向盘上从一边拿出纸巾把额头上因为吃完退烧而冒出的汗给擦掉,“雷狮别看电脑了。”

一旁的雷狮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指尖在键盘上噼里啪啦地敲着,并没有去理会安迷修的话,直到十分钟之后到公司楼下,他合上电脑,在略微狭小的空间里伸了个懒腰,“等会别说话,跟在我后面,给你看一出好戏。”

雷总一个月内能来公司打卡三天已经是极限,当员工第四次在大厅里看到他带着研发部的安迷修进来的时候,大家都觉得这将会有一场“恶战”,因为从雷狮进来的气场就能看出来,他是来搞事的。

雷狮无视两边员工投来的诧异目光,径直走向电梯,安迷修也拿着公文包跟在身后,先雷狮一步走进电梯摁亮十一楼的按钮。

玻璃外向下倒去的景象,映出这个城市清晨的忙碌,但他们并没有时间去欣赏这种美景。

研发部的人看着安迷修走在雷狮身后,不禁开始想安迷修是否做了什么事牵扯到自己,每个人的脸上都带上一丝疑惑,当雷狮带着安迷修走过自己身边的时候,都松了一口气。

“砰——”

大家还没从疑惑中缓过来就听到一声巨响,雷狮踹开了经理办公室的玻璃门,而经理也不敢说些什么,唯唯诺诺地起身给他让座,雷狮却没有要坐的意思,安迷修也没有开口说话。

雷狮摆了摆手开口表示自己本次来意,“把刚调到研发部的所有人都叫过来,还有近期研发部的那个项目,从今早起,由我接手,有什么不满的现在就收拾东西滚蛋。”

低沉的声音在办公室里回荡,虽说雷狮在公司的时间屈指可数,但是雷狮办事的效率公司上上下下都是见识过的,所以这个决定在场的都很乐意,因为他们也想知道,到底是为什么总是数据不对。

办公室里出奇的安静,刚刚调来研发部的三个人面对雷狮和安迷修还是有一些慌乱,被上司点名可未必是什么好事。

“你们被解雇了。”雷狮先开口说话。

三人听到这句话时,都表现出诧异和不解,还未来得及开口询问,就看到雷狮微微颔首,垂眼看着中间那个人,“不对,是你一个人被解雇了。”

其他两人的心情就像过山车一样,不对应该是无敌大摆锤,而中间那人可谓是淡定自若,雷狮让其他两人先出去后,转身坐在经理位置上,闭眼等着这个人能作出什么妖。

“我知道你是同性恋,男朋友是安迷修。”那人略带一丝不屑地开口。

“哦?继续?”雷狮晃了晃腿,一脸不在意。

“这还不够?如果让人知道公司的总裁可是个同性恋,你觉得大家还会继续为你卖命吗?”

雷狮蹙眉沉默了一会,拿出电脑打开后将屏幕面向他,“数据是你篡改的,因为你永远是做最后一步的,我很清楚你是为什么这样做,你觉得我把这个公开了,还有那个公司会要你?”说着他抬手将领带松了一些。

“公司员工因为工作太过劳累不慎猝死,你觉得这个标题怎么样?公司顶多赔你点钱,给你个敬业的称号,你也无福消受。”雷狮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带着笑意却让人不寒而栗。

雷狮接手后的项目,三天后就修复了bug,数据也一切正常,庆功宴雷狮没有去,他一个人坐在家里听着音乐来舒缓这两天的疲倦。一首歌还没听完,门铃就响了起来。

一般来说安迷修都会带钥匙,估摸着是今晚喝多了,果不其然,雷狮一开门就被砸了个满怀,把人拖进来之后就听到趴在他肩上的安迷修闷声说到,“雷狮,我爱你。”

红酒的味道顺着舌尖在两人口腔内散开,恶劣吮吸出的红印透露着双方占有的欲望。

我要你每天多爱我一点。

评论(7)

热度(3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