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北

做一个温柔的人

#安雷#遇见你的时候所有星星落在我头上

注:给佑的,除了佑禁止转载,美术生安×音乐生雷,渴望拥有评论,让我知道你不是僵尸粉好吗…… @㍿ 佑总

高中的学生,你喜欢我,我喜欢他,他暗恋她又或者是她明恋他,许多恋情在他人看来都无比正常,如果你没有一个对象,说不准还会被人笑话,安迷修就很荣幸地成为了其中一位,他不是没有喜欢的人,他只是不敢说。

安迷修喜欢的人叫雷狮,吉他社的社长,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是在高三集训回来的十佳歌手上,雷狮坐在舞台中央,一条腿踩在椅子横杠上架着吉他,一条腿撑着身子,修长的手指拨弄着琴弦,下唇抵在话筒上,低声地哼着民谣的调调。

“乔木落叶告诉我时间变迁,而你还依靠石头看岁岁年年……”

台下的女生都尖叫着挥舞手里的荧光棒,而他却像是没看到没听到一般,将自己关在一个空间里,唱着自己的歌。

雷狮下台的回班的时候正好坐在安迷修的侧面,安迷修转身去搭话,“你叫什么名字?”

“雷狮。你帮我拿一下水。”雷狮回答的时候和在台上的感觉不一样,他伸了伸手让安迷修帮忙拿着水。

面对来不及拒绝就被递过来的半瓶矿泉水,安迷修只能接下,等着对方结束手里的事情,却不料他突然脱下外套整个罩在两人头上。衣服有着雷狮身上刻意喷的香水味,舞台上发出的光依旧能透过外套微微照亮里面,安迷修回过神来抬头就听到轻声地说:“嘘!嘘!等会再出去!”

不知道是着了什么魔,安迷修就借着微弱的光看着雷狮模糊的脸,过了一会儿,他觉得有些缺氧,好在雷狮也拿开了外套。

“那个水……”安迷修有些害羞,毕竟第一次和别人那么近距离。

“刚刚我看到我二哥了,要是被他看到我,可能没什么好结果,我不喜欢欠人情,你刚刚帮了我,明天我请你去看我排练怎么样?”比起安迷修,雷狮显然没有太在意刚刚发生的事情,看他雷狮排练可是高中许多女生梦寐以求的事情。

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他第一次被人拒绝了,并且是一个男的。

“啊…抱歉,明天下午放学我有学生会的活动,可能没法去了。”安迷修回过神来,用一种极度机器的语气说道。

“哈?”雷狮的疑问被他二哥雷熙折回打断,他被雷熙用别人看不明白的姿势掐着后颈从人群中拖出来,还不忘继续一下,“明天下午六点半,不来音乐室你给我等着!”

安迷修看着雷狮被拖走,他的水还没拿走,安迷修低头扣着上面的塑料纸,回想起刚刚在微弱的光中,对方都呼吸撒在脸上,香味还萦绕在身边一样,嘟囔出一句话,“什么霸道总裁怼上我的剧情。”

“安迷修?安迷修!”

“啊?啊!怎么了?!”

第二天学生会的会议里,就属安迷修最不认真,会长喊了他好几次都不见有点反应,直到身边的人去推了推,安迷修才如梦初醒一般,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魔怔了呢,毕竟安迷修在开会走神的次数,别说次数了,这还是第一次。

“你对将音乐室改为辩论社有什么意见?”会长清了清嗓子,故作生气地加重了语气。

自知理亏,安迷修本来还想着是什么问题,结果一听到音乐室就想到今天雷狮和他单方面约好的约定。

“现在几点了?”

“啊?”这回轮到了会员们蒙圈。

“啊,不是,我认为辩论社并不需要音乐室那么大的空间,可以将动漫社和辩论社放在一个教室里,分开活动,毕竟两边的活动时间都不长。”安迷修强行扯开了话题,并在说完之后偷偷低头看了一眼手机,已经六点十五分了,“会长。我今天有点事,可以先走吗?”

安迷修向来遵守纪律,会长也不是他说的有事只是去看别人弹吉他,再加会长认为安迷修有事就一定是有事,便摆了摆手让他去了。安迷修到音乐室的时候,雷狮正在调试吉他琴弦。

“你好,我是安迷修,昨晚和你一起……,我可以进去吗?”安迷修敲了敲开着的门,自我介绍了一下,略过一些没有必要提到的东西,微微探头以示自己已经到了。

“Do Re Mi……恩?”雷狮哼着音阶被打断,有些茫然地抬起头,他记得这个人和他说不来的,“Fa So La ……你不是说不来了吗?”

看对方的反应,安迷修也不好擅自进去,毕竟昨晚是自己前拒绝别人的,现在莫名其妙地过来,对方表示疑惑也是正常的。

“会议提早结束了,我就过来了……”安迷修的语气显得有些底气不足。

“我存在你心里面,只记得当时没有那么远,一眼照如青丝暮成雪……”雷狮闭眼唱完一句之后发现对方还没有进来的意思,再次迷茫地睁开眼,“音乐室又不是我开的,你想进来就进来啊?”

缓缓走进去的安迷修安静的坐在一边,没有说话,雷狮也不以为意地继续拨弄着吉他,只是没过一会儿发现自己好像被一直盯着,只好停下来暼了一眼安迷修,发现他正在纸上涂涂画画。

“你在干什么?”

“啊!”安迷修显然被吓了一跳,随后举起手中的速写本递到对方面前,“我是美术生,一下没忍住……”

“还挺好看,你继续吧。”雷狮的回答让安迷修悬着的心放了下来,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很想把雷狮弹吉他的样子画下来。

不同在舞台上那般耀眼,整个人融在被窗帘切割成不等块阳光里,眼睛下垂,睫毛投下一片阴影,褪去了一些锐气,添了一分柔和。修长的指尖勾起琴弦发出悦耳的声音,喉间时不时溢出的几声低囔夹杂着琴声,让整个音乐室都陷入一种神秘的氛围里。

“仿若玻璃击碎发现溢出的感情,不愿承认你就这样闯进世界里,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已经做决定,最后只想轻轻拥着你……”雷狮唱着歌,一首又一首,直到唱完这一句才停下来,转头看向安迷修,对方也刚好抬头,四目相对,各怀心事。

他的眼睛里有星星。

他真是够蠢的。

自这次之后,安迷修就经常到音乐室里去听雷狮唱歌,有的时候是写作业,有的时候是画画,速写本也很快地画完了一本,当安迷修画到最后一页的时候,雷狮提出了一个让他很是诧异的要求。

“你听我唱这么久的歌,你也该给我点东西了吧?我觉得这本速写本不错,是我的了。”说着就把本子拿过来放进自己的包里,一点商量的机会都没有,当然安迷修也没有要回去,本来一本里大半都是雷狮,给自己当了这么久的免费模特,给他也不为过。

很快他们迎来了高三的第一次月考,他们也很巧地分在了前后桌。九月份的天气多少还是有一些燥热,教室里也没有空调,风扇根本吹不到他们的位置。安迷修怕热,所以一直带着小风扇。

英语听力的时候必须将门窗关起来,并且关掉风扇,整个教室处于一个密闭的空间里,温度一下就升了好几度,到最后四题的时候,雷狮没忍住嘟囔了一句,“我靠……好热……”

燥热中原本就十来分钟的英语听力显得无比漫长,在终于熬到结束的时候,就连监考老师都松了口气,开了门窗和风扇。

雷狮的后背突然被什么东西戳了一下,由于在考试,雷狮只好一手写题,一手背到身后,触碰到的却是安迷修的手指,两个人都像触电一样缩回手。

没过多久,安迷修再次用东西戳了戳雷狮的后背,这次雷狮趁老师出去透气侧了个身子,看清安迷修将脸埋在臂弯里,一手伸长把小风扇递过来,轻声的说,“这个给你用。”

有东西不要,不是雷狮的作风,他接过风扇,同时也看到了安迷修泛红的耳尖。

考试的时间对于会做的人来说总是过得飞快,考试结束之后雷狮起身准备还安迷修小风扇,就看到了他的草稿纸上画满了自己的背影。

他是不是喜欢我啊……雷狮心里想。

高三的学业越来越繁忙,安迷修去音乐室的时间也少了,次数也减了。放学后的雷狮依旧坐在那里哼着歌,只是有一天学生会的人要求将音乐室的钥匙交给辩论社,闹了个不愉快,甚至打了起来。

雷狮从小打架长大,总是学校里数一数二的不良,一点亏都没吃,就是学生会那些不常动手的的人受的伤多。但雷狮又因为家境和学习的缘故让校方无从下手。

“辩论社不是说好和动漫社一起的吗?”安迷修知道消息之后从宿舍里跑出来,一边给学姐打电话一边跑向教务处。

“你不知道啊?辩论社的社长是学生会副会长的女朋友,两个人你懂的……”电话那头的学姐也显得有些愤愤不平,这种擅用私权的人,最恶心不过。

安迷修到教务处的时候气喘吁吁地看了一圈,没有发现雷狮的身影,便又直愣愣地跑向音乐室。

我为什么要这么在意他啊,安迷修心想。

果不其然,雷狮在那里,但是却不像往常一样抱着吉他,他靠着墙坐在一边。因为他的吉他是这次打架的触发点,他的吉他被狠狠地砸在了地上。

一个职业所用的工具,是他的全部,弹吉他的人也经常戏称自己的吉他为老婆。美术生爱自己的画笔,颜料,音乐人爱自己的乐器,作家爱自己的作品。

“雷狮……你还好吗?”安迷修像第一次来这里一样,敲了敲门,安静的站在门外等着对方的允许,而这次回答却不一样了。

“出去。”雷狮的声音比以前都低沉了不少。

“如果你不开心,我可以陪你聊聊天?”安迷修没有走,依旧站在门外,见对方没有回话,他第一次大胆地往里走,在雷狮面前坐下,“雷狮?”

“出去。”依旧是那两个字。

安迷修叹了口气走向钢琴,拍了拍上面积攒了好久的灰尘,指尖落在上面,弹着简单的和弦,哼着有些跑调的歌。

那首歌是雷狮之前唱过一次的。

这回雷狮可算有些反应,他起身走到安迷修边上坐下,带着一丝嘲讽地说:“你是音痴吧?还好没有学音乐,不然声乐老师能给你气死。”

雷狮就着安迷修简单地和弦一起弹奏着,他带着安迷修哼歌,是那首只对安迷修唱过一次的歌,那是他自己写的歌。

“安迷修,你是不是喜欢我?”一曲结束,音乐室也安静下来,雷狮忽然朝安迷修扔去一个问题。

“或许吧。”安迷修也同样扔回去一个问题。

音乐室和辩论社的事情,最后在雷狮二哥雷熙的帮助下,并不是很愉快地解决了,但是比起雷家在学校里又是盖楼又是奖学金的,学生会副会长算得上什么呢。

这件事结束之后,安迷修就再也没有来过音乐室,雷狮买了把新吉他,虽说和之前的比起来好了很多,但是新的不如旧的好,雷狮在弹的时候总是会停下来吐槽一下。

雷狮也会偶尔翻一翻之前从安迷修那里抢过来的速写本,前半本都是不同的人,估计是课堂练习,后面的才是雷狮自己。翻烦了雷狮就拿出铅笔在空白的地方写下一小段音符。

安迷修再次见到雷狮,还是如同第一次一样,在舞台上。不过这次,是在毕业典礼的舞台上。从来上台不用谱架的雷狮这次破了个例,他将一本东西架在上面,安迷修心头一窒。

那是他送给雷狮的速写本。

雷狮为了翻页,所以弹唱的速度很慢,但却不影响整体的效果,甚至因为缓慢而突出了歌的情感,这首歌安迷修从来没有听过,他看着雷狮一边翻着本子一边唱着,不禁攥紧了手中的那封信。

演唱结束后,领导上台讲话,雷狮下台坐到安迷修身后,往他的兜帽里扔了个东西,留下一句回去再看,不过他还没来得及跑就被安迷修抓住手腕,被塞了一封信。

“你也是回去再看。”安迷修了了说了几句便送了手,雷狮吹了个口哨大摇大摆地走了。

回去再看,可能吗?当然不可能了。十分钟之后,两个人不约而同地跑到音乐室。

“你怎么来了!!”非常异口同声。

“安迷修,你是不是喜欢我?”雷狮再次向安迷修抛去一个问题。

“我喜欢你。”这次回答雷狮的是一个肯定句。

遇见你的时候所有星星落在我头上。

评论(20)

热度(3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