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北

做一个温柔的人

#安雷#偏爱

注:娱乐圈设定,新晋演员安×影帝雷 实力护犊雷,渴望拥有评论。娱乐圈真有意思,想多写写了!

“二镜一次,开始!”

随着打板的声音,片场所有工作人员都进入状态,反光板打着光让安迷修脸色看上去更好一些。这场和他对手戏的,是单方面把他当情敌的一个近期热点男明星,而安迷修只是个刚刚出道的小明星。

虽说是刚刚出道,但他的出道第一天就大方承认自己的性取向,并且告知所有人他的对象,再加上自身技能就高,演技也好,他的热度也就猛地往上飙。

他的男朋友是前不久拿下最佳男演员的雷狮。

雷狮在圈子里可是出了名的架子大,排面大,脾气差。就算是知名导演都得让他几分,当然他的黑粉也有很多,他本人对于这些并不理会,只发了条无聊的微博,把那些人呛了个半死。

碍于雷狮的面子,安迷修进组时,路演乃至导演都会多加照顾一些,不过这次和他对手戏的,比他知名那么一丢丢,并且他也喜欢雷狮,所以就出现了一些状况。

“背叛……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对方并未将台词说完便做出了下一个动作,一拳砸在安迷修的脸上。因为安迷修追求真实,所以拒绝替身,要求真打,谁知道对方的力气这么大,还是在NG的情况下。

安迷修被惯性带动,又不知道对方没说完词就动手,反应慢了半拍,整个人向左边踉跄了几下,右脸迅速红肿起来,不过他真快接上台词,希望能够弥补一下对方的不足一次过,“我当然知道!那你有想过我在谷底待了那么久,我也不甘心!”

“过!”

导演显然没有因为台词没说完而蹙眉,反倒是站起身鼓掌,以示这一镜非常好。安迷修的台词功底很好,一声低吼彰显出角色的不甘和强忍多年终于出人头地的一丝激动。如果没有导演的指示,大家都还陷在戏里。

“冰块,快把冰块拿来!”场务闻言急忙拿着冰桶里的冰块跑进来贴在安迷修脸上,要是他出了个三长两短,这部剧可能就此夭折了。

“抱歉,周导,我的台词没说完,我觉得应该再来一次。”男明星站在一边对着导演鞠躬。

“没多大必要,后一句也是可有可无的。”导演摆了摆手。

“周导,你也不想这部剧出什么瑕疵吧?”

男明星话里话外都透露着如果不重演,说不准他会折腾出什么幺蛾子,现在雷狮也不在,比起远水,还是先灭了近火比较重要一些。

“小安啊,你介意这一镜再来一次吗?”导演站到安迷修身边,有些无奈地开口。

安迷修自然明白导演为什么无奈,他也不是什么不讲道理的人,喝了口水之后点头回答:“好。”

“二镜二次,开始!”

“背叛……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那些事情你都忘了吗!”

男演员的拳头再次砸向安迷修,这次的力度比之前一次来的更重,安迷修做好了准备硬生生地接下,口腔撞击到牙齿,嘴角瞬间裂出一个小口,鲜血从伤口里涌出。

“卡!”

导演自然从镜头里看到安迷修的伤口,心里咯噔一声,连忙喊停,场务也迅速地拿出冰块和药膏给安迷修查看,一边的男演员看到这副场景冷笑了一声,带着一丝不屑地嘲讽:“安哥怎么了?这戏还没结束呢。”

“好了好了!今天先停,小安回酒店休息吧,注意一点。”导演听得心烦,摆手示意让大家都先回去,不然到时候里外不是人。

安迷修与导演和工作人员道别后被男演员拦下,他本打算当没看到走开,却被一把拉住,“安哥还好吗?是不是我下手重了?回去记得帮我向雷哥问好。”男演员说罢便走了。

“幼稚。”安迷修对于这种无聊的手段并不是很在意,带着经纪人径直回了酒店,还未来得及收拾好,雷狮的电话就过来了。

“喂?”

“你是白痴吗?进组这么久还能被人欺负?你是卖人设还是真傻?”电话那头的雷狮显然十分愤怒,挡不住的怒意冲过话筒,看样子是知道了今天发生的事情。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嘛,反正再过几天我就杀青了。”安迷修扯着嘴角的伤口说道。毕竟他本来在这部剧里就是个配角,拍摄时间也就一周左右,没必要为了这种幼稚的事情伤了和气。

第二天上午,安迷修的脸非但没有好起来甚至比起昨天肿了不少,这下可把导演急坏了,雷狮在安迷修进组的时候和他通过气,安迷修是怎么样进来的,但是很累就得怎么样给他还回去。

“小安啊…这……”导演显然有些担心。

“不碍事,还剩下的几场戏都是当背景板的,撑一撑就好,再说了导演这才刚刚开拍五天,我这就撑不下去不是太说不过去了?”

安迷修略带一些玩笑的话让导演也有些愧疚,本来还想再说些什么,对手戏男演员的经济人就掐着嗓子作妖般地说道:“周导啊,我家那个可受不了在这太阳底下晒太久,容易过敏,能不能早些?”

娱乐圈就是这样,正主有些流量连同经纪人都学会使脸色。

“七镜一次,开始!”

七月份的太阳再加上反光板的温度,太阳照在脸上让安迷修有点睁不开眼,对方接着昨天的那场戏上前推搡着安迷修,随后攥着他的领口咬牙切齿地说:“就因为你的一己私欲你就干出这种事?!”

不得不说安迷修的演技很好,剧中的人设明明和他现实生活中的样子一点都不符,可他现在站在镜头底下,却将饰演角色的不甘,狠辣,最阴暗的一面完美的展现出来。

“把你的英雄梦收一收,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因为是用原声,现场收音,安迷修为了追求此刻角色的完美,刻意压低声音又放轻地说道。

对手也显然是从骨子里被他这种气势镇压,全组都屏息凝神等着下一句台词,可过了几秒一直没等到,就在导演快要喊卡的时候,四周忽然热闹了起来。

“周导!雷哥来了!”场务跑到导演边上说道,现在的情况也演不下去了,导演便喊了停,蹙眉训了男演员几句,就匆匆跑向雷狮。

“雷哥,您这是……?”面对雷狮,导演恭敬了不少,见他没回答抬头暼了一眼,发现对方压根就没看自己,直愣愣地走向了一边的安迷修。

安迷修看自家恋人走过来,想也不用想都知道他又翘班了,叹了口气准备把他拖走,毕竟在众目睽睽之下谈情说爱有些不太好。而雷狮忽略了安迷修伸过来的手,走到男演员面前,还没等他开口问好,一拳头就狠狠地砸在他的脸上。

“我雷狮的人你也敢动?也不掂量掂量自己有多重,是你自己滚蛋,还是等我把你的那点破事公布出去?”雷狮云淡风轻地说着,仿佛这件事对他来说就是在玩过家家一般。

安迷修见状麻溜的跑过去道歉,拉着雷狮就往外边走,一边走还一边说教,“雷狮你别这样,如果被人拍下来止不准要被歪曲成什么乱七八糟的谣言。”

影视基地虽然大,但是每个剧组都分布在不同的地方,安迷修和雷狮也得以有一个空旷没人的环境。两人走到不远处的凉亭里坐下,雷狮盯着安迷修肿起来的脸颊看了好一会儿又翻了个白眼。

“两个选择,一你退组,二我进组。”雷狮的语气里不带一丝商量的意思,安迷修当然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这次本来他的戏份就不多,何必大费周章地改剧本。

“我已经快杀青了。”安迷修挪到雷狮边上坐着,将手里的矿泉水打开,雷狮也自然而然地接过灌了几口。

“这次的剧本挺好,就是你的角色不好,不过刚刚开拍没几天,公告也没有发布,换演员没什么问题吧?”雷狮起身活动了一下,抓着安迷修就往回走。

两人刚刚到场地,就看见那位男演员和助理团队拎着大包小包的,雷狮还不安好心地对着他们挥了挥手,“拜拜咯。”

导演本就看着那个男演员不过意,现在远水比近火先淹到这里,更何况这水可是灭火用的。他和编剧连夜改了剧本,将雷狮变成男一,安迷修原本的角色交给另外一个新人饰演,他自然而然变成男二。

安迷修和雷狮向来都是公私分明,工作的时候从不含糊,演起对手戏也是气场碾压全场。

最后一场戏是雷狮饰演的男一发现剧中反派的阴谋,正冲进去准备阻止的时候,却看到站在房间中央的,是安迷修。

那一瞬间信任的崩塌,全都被雷狮融在眼里,他的眼神让安迷修本能地一颤,拿着枪的手也细微地抖动了一下,这是他自己加进来的。

“我无法回头了。”安迷修不敢直视雷狮,垂眼看着地面上的细粉,喃喃地开口,“从一开始就就是错误的。”说着将伤口对准自己的胸口,毫无留念地扣下扳机,整个人向后倒去。

雷狮看着倒下的安迷修,嘴唇微微颤抖,缓了好半天都没有缓过神,镜头切近,只露出他的眉目,雷狮的眼睛开始泛红,最后泪水溢出。

最后的镜头一滴泪落下,弹起四周的灰尘,全剧结束。

“卡!杀青!辛苦了!”导演看着镜头里的两人,不禁感叹自己的选择是对的。

听到杀青,安迷修从地上起来将口袋里的纸巾递过去给雷狮,顺便多看了几眼,早知道看雷狮哭的次数一个手指都数的过来。

影帝与新星的碰撞,演技之间的针锋,再加上两人的关系非同一般,这部新剧很快就收到了追捧,安迷修也瞬间走红夺得最佳男配的奖项。但人红是非多,黑粉也开始崛起,吐槽着安迷修是靠对象雷狮上位的。

然而他们都被近期雷狮一个访谈里的一句话堵了个实在,“我和安迷修公私分明,这次是临时换的演员,周导是先选择了安迷修,才通知的我。”

电视里播着访谈,客厅里的雷狮靠在沙发上喝着啤酒,享受着新晋最佳男配的按摩,突然冒出一句,“安迷修,以后你写戏,我们一起演吧,反正我钱够,时间够,你也是编剧出身,怎么样?”

安迷修捏着雷狮搭在自己大腿上的小腿,笑着回答,“那把我们如何相识相知相恋拍出来?”

当然,新晋的男配收到了雷影帝的白眼×N,果然是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评论(10)

热度(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