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北

做一个温柔的人

#安雷#不负遇见

开学前和家里闹翻的雷狮拖着行李箱,拎着大包小包来到新学校,四周的新生都有家长陪同,他倒是不以为意,正打算往宿舍走的时候手里一轻,转头发现被一位比自己略高一些的男生接过。

“你好,我叫安迷修,高三帮忙新生搬宿舍的。”对方的声音很温柔,很足的少年感,校服穿在他身上反衬出他和四周的人都好看那么一点。

“不用。”然而对于这种无缘无故突如其来的献殷勤,雷狮并不领情,抢过自己的行李就大步往宿舍楼走。

安迷修显然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为了确保对方能安全到达,便默默的跟在他身后。雷狮被他跟地有些不自在,猛地停住脚步转身,把手里一袋较轻的衣服递过去,“那你帮我拎这个。”

到达宿舍后,安迷修帮忙布置了一下,看了眼手腕上的表,拍拍雷狮的肩膀,“我先走了,有什么事联系我。”说着他将事先写好的纸条交给雷狮。

安迷修走后,雷狮倒在床上,思索着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到时候去找个社团玩玩。

下午三点要去班级报道,雷狮为了早点了解学校就下楼在学校里溜达了几圈,最后跑进食堂吃饭,回宿舍的路上他听到有人在弹吉他,原本就学过一点的雷狮抱着好奇心走过去,发现是安迷修坐在活动室里。

“啊…好巧啊?”发现人的安迷修放下琴,起身开门。

“没事,我就是路过。”雷狮靠在门上并没有想进去的意思。

“社团下周就纳新了,会有表演,有没有兴趣加入?”身为前社长的安迷修,很自然而然地向雷狮发出邀请。

“再看吧。”

还真是一位有个性的学弟,安迷修想。

或许是刚入校,新班级里的人都互相不认识,也没有什么好联络感情的,班主任交代几个注意事项便组织大家回去,雷狮身为入学考第四名进来的,被班主任留下来特别交代。他对此也是左耳进右耳出,随意恩了几句敷衍了事。

学习挺好的雷狮对着高中的课程也没多困难,到社团纳新的时候,他趁着放学和晚自习的空隙,买了个鸡肉卷坐在舞台下,看着吉他社的表演。本以为高三不能有社团活动的安迷修不会来,谁知道最后一个节目的时候他抱着吉他从舞台的一侧上台。一些认识他或者因为他长的好看的人也纷纷喊着。

反正也闲来无事,雷狮在结束之后报名了吉他社,不图别的,就图以后翘课有地方去。社团这一届社长可谓是个十足的颜控,一看雷狮的颜值立马放行。

隔天准备去社团活动的雷狮,还没进门就看到一个人影从里头窜出来,接着就是另一个,并且伴随着奇怪的对话。

“啊啊啊啊啊啊啊姐我错了你别激动!”

“好啊你啊安迷修,你都高三了还敢来社团!”

社长看到雷狮一脸懵逼地被挤到一边的样子也没忍住笑出声,“学弟,你别看安迷修老实,其实他每次都是偷偷来社团的,就怕被他姐抓到。”

然而对于这种八卦雷狮并不是很在意,他看到桌上放着一把吉他,询问能够使用之后便通过回忆弹出几个音阶。

“学弟要我教你吗?”不知道什么时候溜回来的安迷修坐在了雷狮对面,看他抱着自己的琴拨弄,心底里想法油然而生。

“好啊。”

这一来二去,一个多月以来两人也互相了解了不少,雷狮发现安迷修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温柔,除了有时被他姐追的时候,一切都是那么温文尔雅。而安迷修对雷狮的认识也更深一层,这那是好好学弟啊,抽烟喝酒打架翘课一样不落,但成绩又好。

吉他社和辩论社的活动室面对面,有时吉他社动静过大会影响到对面,辩论社代表学校拿过奖,心高气傲。几次之后直接要求学生会收回吉他社的活动室。雷狮自然气不过,高中刚刚开学就有不少人知道他是个头号不良。当他冲进学生会的时候。发现安迷修坐在会长室,他不禁一愣,安迷修看到他气势汹汹地冲进来也是一愣。

好家伙,还是个隐藏学生会长。

要命了,还是个隐藏不良?!

雷狮对着安迷修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转身就走,到辩论社去乱砸一通,最后扔下一句话潇潇洒洒地走了,“再打吉他社的主意,下次就连人一起揍。”

当然这么做的后果就是雷狮被安迷修抓到学生会训了一顿。

之后某次雷狮在周末准备回家拿换季衣物坐公车的时候,一阵胃疼,疼得他有些眼前发黑,他就着看不清的视野,踉踉跄跄地下车,拿出手机本能地摁下近期通话第一个号码。

“喂,雷狮?怎么了?”安迷修的声音很快从话筒那边传来,这个时间点雷狮来电话还是有些不正常。

“胃疼……”胃里绞的厉害,雷狮的坐在路边,头埋在臂弯里,冷汗浸湿校服,拿手机的手和声音都在颤抖,仿佛下一秒就要昏过去,“在朝阳路口……”

安迷修也不清楚自己接到他的电话为什么会这么急,放下手里的事情就往外冲,希望快些,再快一些。当他看到雷狮蜷缩在路边的时候,他上前轻拍了几下没有反应,便用力将他背起来,“去医院好吗?”

安迷修将雷狮安置在椅子上后去挂号,带他去急诊,发现只是饮食不规律引起地胃疼,吃点药就好。

“雷狮啊,你以后少吃那些烧烤不营养,也少喝酒……”安迷修拿着药唠叨地不停。

“你好啰嗦。”雷狮无情的打断了他。

安迷修怎么会知道,雷狮在这个时候已经喜欢上他了呢?雷狮在习惯性播出安迷修电话的时候就意识到完蛋了。

雷狮回到宿舍觉得自己或许是一时冲动,那时候几天后从来不喝酒的安迷修忽然醉醺醺地给他打电话。

“雷狮……嗝……我给你说啊,高三了,我好想和我喜欢的人告白……我好喜欢他……”电话那头的安迷修说话都有些大舌头,一想就知道肯定不清醒。

“你在哪?”

听到安迷修的话,雷狮还是有些不自在,这可能就是明恋和暗恋的差距吧。他打电话问吉他社长知不知道安迷修在哪里,得知可能会在学校附近的小酒馆后,雷狮披上衣服就出去找他。

在酒馆里看到醉醺醺的安迷修,雷狮恨铁不成钢地往他背上一拍,“何必呢?世界上那么多人,再不济还有外国的。”雷狮不否认这么说带着私心。

把安迷修扔在酒馆边上的宾馆床上,雷狮正准备去打水给他洗脸,就被他抓住手腕,“雷狮……?别走……”

“你神经病吧?!”

其实雷狮对安迷修的感情,安迷修不是看不出来,只是他马上就要毕业,雷狮还会有更适合他的人,更何况同性恋这条路不好走,不仅有可能收不到家人的祝福,也可能收到社会的唾弃,排斥。

之后两人也很默契的没有提这天晚上的事。

寒假高一比高三放的早,安迷修在大年二十九放假,因为要回老家便当天就走了。在大年三十那天,雷狮收到了一条来自同班女生的告白。抱着好玩的心思,他将告白截图发给了安迷修,并表示自己要脱离单身了,让他加油跟上。一向秒回的安迷修,今天却一反常态地没有回复。雷狮以为他在忙着拜年,倒也没有在意。

“雷狮,你学长好像在楼下等你。”雷妈妈敲了敲雷狮的门,让他起床。

一听学长在楼下,雷狮一咕噜起来披上衣服,“大过年的他折腾什么呢……”雷狮一边嘟囔一边往下走。

安迷修看着雷狮从楼道出来,抬眼看他,比起刚刚入学好像长高了些,“有女朋友了?我们以后就别见面了吧?”安迷修也不是不无道理,试问谁能在知道喜欢的人有对象之后还能若无其事地呆在他身边呢?

“啊?”雷狮显然有点懵,不过很快反应过来,咧嘴一笑,“干嘛啊?你又不喜欢我,我也不喜欢你的……”

“你再说一次你不喜欢我?!看着我的眼睛说!”不知道雷狮哪句话戳到安迷修神经,他有些生气地抓着雷狮领子斥问,雷狮被他的态度吓到,愣了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抱歉,我太激动了。”安迷修对他道歉,随后告别。

雷狮愣在原地看安迷修离开的背影,雪花飘到他睫毛上又因为体温的缘故融化。

大年初二是雷狮大哥的生日,这天基本上雷家的四个孩子都要喝醉,今年也不例外,被二哥灌醉的雷狮窝在房间里,忽然想起什么似的给安迷修打电话,对面很快就接通。

“喂!安迷修……!我没有女朋友,我喜欢你啊?!你怎么就不知道啊?!你是不是傻,我都这么明显了……”因为酒精的作用,雷狮喊了一会儿后有点累,便渐渐睡去。

没过多久,手机铃声又将他吵醒,他没好气地准备骂人,就听到对面安迷修的声音。

“雷狮,有空吗?你,愿意当我男朋友吗?”

这一天,雷狮喜提男朋友一位,心情自然是好的没话说,做事都哼着歌。

高三假期只有七天,安迷修回到学校上课的时候,雷狮还在假期,不过也没几天。雷狮刚刚开学就往学生会跑,果不其然安迷修在里面坐着写作业。两人确定关系之后一直没有见面,现在见到了又是亲又是抱的腻歪的不得了。

然而让雷狮没想到的是,安迷修吻技居然那么好,让安迷修没想到的是,雷狮吻技居然那么差。

安迷修因为高三的缘故,退了宿舍在学校附近租了一间房子,雷狮中午的时候没事就会过去看看,之后索性也直接一张申请单退宿,搬过去和安迷修一起住。

高三的作业比高一的多,两人在一张桌子上,一盏台灯下写着作业,有时安迷修解完题目抬头,发现雷狮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趴在桌面上睡着。灯光撒在他脸上,睫毛投下一片阴影,安迷修总是低头偷亲一口。之后有一次雷狮故意装睡,让安迷修被抓了个正着。

时间过的很快,一转眼百日誓师都已经过去,操场上放着椅子和台阶,高三要拍毕业照了。雷狮翘了安迷修拍的那节课,来到操场,看到穿着白衬衫的安迷修,一把将他拖到一个小角落。拿出手机让他看向镜头,安迷修也笑着包容他的折腾。

“一二三……”

“恩?”

照片里的雷狮侧头亲吻安迷修的脸颊,而安迷修则是被他的举动吓得一脸懵。

但这一幕被路过的安妈妈发现,思想老成的安妈妈回家就让安迷修跪在地上,让他和雷狮分手,一向顺从的安迷修此时却倔强起来,在客厅跪了一晚。

临近高三,安迷修的一切电子设备自然而然被没收,也被勒令回家住,雷狮忽然和安迷修失去联系,他跑到安迷修的班级看到他还在也松了口气。

高三没有课间,安迷修之后的放学上学都由安妈妈接送,雷狮只有和在窗户偷看他几眼的机会,直到高考结束,雷狮放学刚刚走进社团就被人抱了个满怀。

“安迷修?”

“是我。”

这次之后安迷修就常遛进学校去社团,社团里的人表示总是被塞一嘴狗粮。后来安迷修去找了兼职,雷狮也放了假。

安迷修这时候才知道雷狮家里的背景。因为雷爸爸亲自去找他让他离开雷狮,给他一个完美的未来。不要让雷狮冠上一个不伦不类的称号。当然,他向雷狮保密了。

通常说高中结束之后就一脚踏入社会,安迷修也是深有感触。工作开始之后,他陪雷狮的时间越来越少,和雷狮的关系也渐渐有了隔阂。很多在他看来很正常不过的事情,雷狮无法理解,或者很多雷狮喜欢的事情,他无法理解。

两人相处时间越来越短,聊天次数也越发减少。

在安迷修去大学前一天,雷狮和他通电话,两人没有争吵,也没有说话,只有细微的电流声。

到了新学校,安迷修看着周围的人都有家长陪同,而自己没有,他有些感受到雷狮那时候的感觉。

雷狮去送了安迷修,只不过对方不知道,他站在站台外,看着安迷修走进安检,最后消失在人群里。

“喂,安迷修,我们分手吧。”

虽说两岁的差距并不多,但从家庭再到性格,安迷修和雷狮都是两个极端,就像两条直线,有过一个交点后,再也不会有任何交集。

这段感情是雷狮亲手接上的,也是雷狮亲手斩断的。他和安迷修思想上的冲突,渐渐地形成隔阂,将两人离的越来越远。

两年后的学校,雷狮受邀请回来看校庆,此时他却站在校门口,他看到穿着得体的安迷修朝他走来,带着第一次见面时清爽的微笑。

“最近过的好吗?”

“挺好的。”

“找到配得上你的人了吗?”

雷狮语塞了,两年前分手的时候,雷狮接到过凯莉的电话。

“他把自己灌得烂醉,上一次还是喜欢你不敢说的时候,他现在一遍一遍地弹着第一次教你的曲子。”

“他不在和谁讨论相逢的孤岛,因为心里早已荒无人烟……”电话那头隐约传来安迷修的声音。

安迷修眼里的星星,陨落了。

最后看到这里的你,请珍惜身边每一位重要的人。

评论(21)

热度(3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