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北

做一个温柔的人

#安雷#出现了!恋爱系统! ⑦

极度ooc 慎入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你的伤是哪里来的?

 

图书馆内依旧很安静,安迷修也从看着书本发呆变成看着两盒巧克力发呆,他要怎么交到雷狮手里,可是他却并不是很想做这件事。内心里的纠结让安迷修坐立难安,最后还是出了图书馆给雷狮打电话。

 

电话迟迟没有打通,安迷修看着时间已经十点半,距离任务结束只剩六个小时,他不禁有些慌张,不过系统还想没有说过没有完成任务会有说明惩罚,安迷修抱着一丝的侥幸心理想忽悠过去,哪知道系统本来就能听到他的心声,随之给予了回答。

 

【任务没有完成,倒扣相应好感度,我没有说过吗?】

 

安迷修发誓,如果他知道这个的话,他一定在早上出宿舍的时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趁雷狮不注意,亲他一下。但是现在一切都迟了,他没有机会了,除非把巧克力送给雷狮。

 

口袋里手机的震动打断了他的思考,他掏出来一看发现是雷狮回拨的电话,连忙接起,“喂?”

 

“有事?”雷狮刚刚本来靠在床上玩手机,却因为昨晚没睡好而闭眼睡过去,被热醒之后看到安迷修的未接电话,想着早饭还没吃就拨了回去。

 

接通电话的安迷修走在路上手里拿着巧克力,为了任务一咬牙一跺脚,“那个,你在宿舍吗?有个东西我想给你。”安迷修刻意没有说明的别人托他送的,他怕雷狮一口拒绝,毕竟这么多年来,就凭他知道的学生会被雷狮拒绝的女生,没有十个也有八个的。

 

“哦,在宿舍你拿过来吧。”雷狮对于安迷修要送东西这件事情并不是很惊讶,他比较在意自己的早饭,“那你过来的时候帮我带份早饭,随便买,不要葱花。”

 

挂断电话之后,雷狮倒回床铺,继续刷着学校论坛,刷新之后的论坛出现一篇新帖子,他蹙眉点进去,看了几眼猛地把手机砸在床上,床垫下的弹簧再次发出抗议的声音。雷狮将头埋进被子里嗅着那股洗衣粉的味道。

 

【惊了!学生会长安迷修和女友在图书馆虐狗?配图!】

 

安迷修从来没有看帖子的习惯,所以他现在正站在食堂门口考虑给雷狮买什么早饭,他不知道雷狮有什么不吃的,但是刚刚只说了不要葱花,买份粥吧。打定主意的安迷修买完粥,回宿舍的路上总觉得有人在身后指着自己讨论着什么。

 

因为现在已经是人流量比较大的时候,安迷修怕被人看到他出入雷狮的宿舍,便在楼下给雷狮发消息让他先开门,消息发出去十分钟了都没有得到回应,他也只好硬着头皮一溜烟地跑到雷狮宿舍门口敲门。

 

而此时刚刚敲两下门就被打开,安迷修对上一脸不爽的雷狮,不禁有些后背发毛。他好像没有做什么对不起雷狮的事情吧?!在自我反省的时候雷狮已经从他手里接过粥坐到一旁椅子上自顾自地喝起来,很快就见了底,雷狮这才转身问道:“要给我什么?”

 

雷狮虽说在对安迷修说话但眼里看的却是他手里拿的那两盒巧克力,帖子里的图片上,安迷修从边上那位女生手里接过的正是这两盒巧克力。

 

“这个……”安迷修将手里的巧克力递过去。

 

这算什么事?把女生给他的东西送给自己,安迷修和他闹呢?雷狮想着一瞬间都炸了,猛地起身不带好气,甚至带着一丝自嘲,“女朋友送你的东西转手送给我?安迷修你当我是什么?”

 

安迷修闻言一愣,显然他没明白雷狮是什么意思,自己怎么就多了个女朋友?明明自己的任务对象是他啊?去哪里还敢找女朋友,不想要眼睛了可能?雷狮看着安迷修愣在一边,便走到床边拿出手机,无视安迷修刚刚发的消息,直接调到论坛扔过去,“你自己看。”

 

等等,这怎么有点像被妻子抓奸的丈夫?!然而雷狮扔过来的手机不容许安迷修想这么多,他手忙脚乱地接住手机,推了推眼镜看清上面的内容,原来是有人在图书馆拍了之前女生让他帮忙的照片发到论坛上断章取义。

 

“不是……这本来就是给你的啊?”安迷修将手机递回去,连忙澄清,就差否认三连了。

 

雷狮接过巧克力看到其中一盒有夹着一张纸条,他抽出来一字一句的念到:“雷狮,我喜欢你,就像春风……安迷修你这么肉麻?”

 

“啊?这是那个女生给你的。”安迷修说着指向手机里的图片。

 

还没等安迷修解释完,雷狮的怒气更是被推到一个最高点,他越发觉得让安迷修死了算了,自己再找个对象恩恩爱爱一辈子,安迷修这种人正是没救了。雷狮打开巧克力,里面整齐地放着几个各种味道的巧克力,刚刚喝过粥他没有什么胃口品尝,便随手拿了一个塞安迷修嘴里。

 

“恩?”安迷修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塞了一颗巧克力,浓郁的味道在嘴里散开,外层很快融化,而后里面的朗姆酒流出来,有些微辣但整体来说融在巧克力里很好吃,他将融化的巧克力咽下之后开口,“这是别人给你的……”

 

“我吃不下了。”雷狮说着又往安迷修嘴里塞。他觉得这样很有意思,更何况对方也没有拒绝。

 

安迷修向来滴酒不沾,现在被塞下好几颗酒心巧克力,脸颊还是泛红,就连没有被衬衫遮挡住的锁骨都开始变得粉红,他不是特别白,但是透过皮肤露出的粉色,显得有种马上要突破禁欲的感觉。

 

几颗巧克力就醉了?雷狮看着忽然倒到床上躺尸的安迷修想到。也不知道喝醉了会不会说胡话,要是会的话录下来发到论坛上去,怕不是可以把刚刚那个帖子刷下来。帖子?雷狮想到那个帖子,气不打一处来,他又不是管理员,又不想私聊删帖,但是他又个好帮手。

 

“喂,卡米尔,看到我发给你的那个帖子了吗?帮我删一下。”

 

挂断电话后几分钟后,雷狮再次刷新论坛,不出所料,连楼主带帖子被删的一干二净。放下手机后他又看向死在一边的安迷修,翻了个白眼拿下他的眼镜,起身准备去洗个毛巾给他擦擦然后让他赶快滚蛋。

 

“放开我……放开!”本来一直很安分躺着的安迷修忽然皱起眉头,低声地喊着什么。

 

做噩梦了?

 

雷狮坐回他边上,刚刚坐下就被一把抓住手腕,力气之大让雷狮的手腕迅速红起一圈,而梦里的安迷修像是抓到救命稻草一样拼命攥着,雷狮有些疑惑推了推安迷修,“安迷修?安迷修?!”

 

任凭雷狮怎么喊,安迷修依旧紧紧地攥着,好似在梦里只有这样攥着才能活下来一般,雷狮见抽不开身索性就坐在这里等安迷修醒过来。渐渐地安迷修说梦话的声音越来越大,雷狮也能清晰地听到,然后开始吐槽,“什么放开你,明明是你抓着我……”

 

“雷狮!”安迷修随着一声呼喊惊醒,由于酒还没醒有些头晕,便又闭上眼休息。

 

坐在一旁的雷狮可以说是着实被吓了一跳,一个人躺在你的床上做噩梦抓着你的手腕,然后猛地喊你名字,雷狮觉得这不是他这个年纪该承受的惊吓。

 

【安迷修你又做噩梦了?】

 

系统先一步和安迷修说话,它能明确是看到安迷修所有的梦境,当然也包括刚刚的。那个梦从系统第一次出现到现在,安迷修梦到他的次数不下三次,每次都会比之前一个长一些。

 

我梦到了雷狮……安迷修还没有从梦里缓过来,酒精又刺激着他。我还要做任务……一瞬间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在安迷修身体里溢出。

 

雷狮看安迷修好像又睡过去了,也松开了一直抓着自己的手,便准备起身,可还没起来就被安迷修一拉倒在床上压着,安迷修泛红的眼睛盯着雷狮看,因为没有眼镜视线有些模糊,他便又俯下身离近了点,与雷狮鼻尖相对。

 

“雷狮……”安迷修轻声唤着身下的人。

 

双手被安迷修压在两侧,双腿也被安迷修用膝盖分开,鼻尖与安迷修相抵,雷狮觉得这个姿势很危险。原来他喝醉了不会说胡话会做疯事是吗?安迷修用雷狮从未听过的语气说着他的名字,雷狮吞咽着口水,“你醉了……恩?”

 

他还没说完,剩下的话被安迷修的吻堵回去,朗姆酒的味道顺着舌尖渡到口腔内渐渐散开,没有接吻过的两个人一切都是那么小心翼翼,安迷修借着醉意与噩梦后的害怕用力抱紧雷狮,吻的也愈发用力,像是要将雷狮整个人融入自己身体一般。

 

而雷狮也不是什么吃素的,很快就接受了他正在与安迷修接吻这件事情,用尽在某些地方学来的技巧回应着,唇舌交缠,雷狮也像是醉了一样,伸手环上安迷修后背,弄皱他的白衬衫。

 

【叮咚,恭喜你完成今天的任务,好感度+10,目前雷狮对您的好感度为-40。】

 

此时的安迷修根本就无法在意系统的声音,他靠着本能亲吻着雷狮,想要占有他的一切。只隔了一扇门的楼道,同学回来的声音传进房间里,却让两人更加兴奋,雷狮从下摆撩起安迷修的衬衫,正打算解扣子的时候被一把按住,他难以想象安迷修的力气居然这么大。

 

下一秒雷狮的衣服被安迷修扯开扔到一边,映入眼帘的是小腹上的伤疤,安迷修的指尖滑过锁骨,胸口,最后停留在那里抚摸,雷狮被弄得有些痒。

 

“这是怎么弄的?”喝醉了的安迷修声音低哑,语气却带着与之相反的幼稚。

 

雷狮闻言低头看向那里的伤口,抬手扶上安迷修的手,故作不在意地说道,“小时候不懂事,摔的。”说罢雷狮轻轻推开安迷修,拿起衣服套上看得出来他没有想继续往下做的意思。

 

被迫停下的安迷修抱着枕头有点不开心地看着雷狮,而对方像是被盯得不自在一般转头。雷狮看着一脸受伤的安迷修深吸了口气后叹出,“你喜欢我吗?”

 

 

评论(25)

热度(4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