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北

做一个温柔的人

#安雷# 喜欢

是点文,禁止转载 @旧城时光° 

大一安×高三雷

BGM:Young ForYou 原版  Young ForYou 小清新版

临近高考,学校里高一高二的学生们依旧玩的不亦可乎,只有高三的苦命学生在埋头苦读。课桌上抽屉里放满了书本和教辅资料,就连吃饭都抱着一本小册子背着英语单词,巴不得一天的时间能多几个小时。

 

高三的雷狮此时翘课躲在社团里,却翻着字典往英语周报上写答案,写完最后一题对着答案笑,一题没错。他成绩一向算好,在学校里闹事也没人能拦得住,翘课迟到已经是家常便饭,之前终于被教务处主任喊来家长,询问为什么频繁翘课,被告知是去学习并且甩了一桌子全对练习之后,他就变成学校里唯一翘课迟到不被抓的人。

 

由于成绩一直排列在前茅,每年的奖学金都有他的份,但每年都被他拒绝,理由是不差钱。这样一个日常不在班级,成绩又好的人,渐渐地也成为学校许多人羡慕的对象。

 

天气说变就变,原本晴朗的天空瞬间被乌云压下,风也适时地呼呼吹,带着周边的树枝沙沙作响,雷狮起身一摸书包发现没带伞,不禁后悔今天为什么要拒绝他妈递过来的伞。雨点顺着风落下,打在窗台上,雨水滴落的声音夹杂着放学铃,学生吵嚷的声音。

 

雷狮将手探出窗外,雨还不算太大,家离得也挺近,照这样冲到家,衣服都未必会湿透。当他跨出第一步的时候他就后悔了,雨像是知晓他心理一般,猛地泼下来,雷狮从头湿透到鞋。他也是要面子的,所以他打算酷哥一般地往外走,雨水冲在脸上,眼睛都有点睁不开,只能眯着眼,以至于直愣愣地撞到别人怀里。

 

“啊,抱歉,你还好吗?”对方的声音被雨声冲刷地有些模糊,但好歹能听懂个大概。

 

“没事,”雷狮抬手抹开眼睛上的雨水,看清面前的一位和自己差不多高的男生,穿着白衬衫还围了个棕色围裙,一首抱着一盆不知名的花,一手撑着伞,难怪刚刚没有第一时间推开自己,“你怎么样?”

 

被撞到的男生叫安迷修,在附近的花店做兼职,正在准备去店铺的路上,而现在被撞到之后第一反应是询问对方是否有事,第二反应是将伞往他那边遮去,第三反应是看对方的脸,毕竟他是个Gay……虽然说这样是很不礼貌,但对方的颜值这么近距离地怼在他眼前,说真的的确移不开眼。

 

略长的睫毛上挂着水珠,又随着眨眼滑落至脸颊,睁眼后紫色的眸子太吸引人,导致安迷修有些看得入神。

 

“喂?喂!”雷狮见对方愣住了,抬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又拍在他肩上,“喂!”

 

肩膀上的触觉让安迷修回过神来,庆幸天色微暗能遮挡住自己开始泛红发烫的耳尖,他看那个男孩没有带伞的样子,在雨里站久了要生病的,便把伞又往他那边递了点。雷狮整个人被笼罩在伞下,安迷修的一半肩膀则被雨很快淋湿,“要去我兼职的店铺躲一会吗?”

 

雷狮低头看了眼衣服,校服已经被淋湿服服帖帖地粘在身上,这样走回去还是不太雅观的,再结合一下安迷修的意见,雷狮决定先去他的店铺找个吹风机把衣服吹干再说。

 

两人一起回到花店,推开门先是闻到一股淡淡的花香,接着就是引入眼帘各式各样的花,有精致包装好的,也有像安迷修手里拿着的。雷狮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想询问有没有吹风机之类的,谁知道对方直接扔过来一件和他身上衣服相似的衬衫。

 

“这是我之前以防万一放在店里的,你应该能穿,先换了吧?不然很容易感冒的。”安迷修有点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毕竟初次见面就让对方穿自己的衣服,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雷狮接下衣服,他也是个Gay,但因为高三原因被勒令不许谈恋爱,又没有看得上的人,所以至今没有找到对象,而现在他想着看来两个人见面的机会可不止这一次,对方的脸还算是理想型,便先下手为敬,“谢了,我叫雷狮,你叫什么?”

 

“右边有间更衣室,我叫安迷修。”

 

两个人算是正式认识了,安迷修看着雷狮的背影不禁一手捂脸,心里暗暗道,安迷修啊安迷修高中生你都不放过。然而他并不知道雷狮想的是,这个二愣子一定要泡到手。

 

窗外的雨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甚至越来越大,雷狮换好衣服,在洗手池前拧着自己湿透的校服,又整理了一下被浇湿之后粘成一条一条的头发,甩甩头水珠飞溅到镜子上,他又伸手抹去。

 

镜子里的雷狮穿着一般不会穿的白衬衫,显得成熟了不少,但顶着一个鸡窝头还是有些违和。他走出更衣室看到安迷修正修剪着玫瑰花的枝叶,听到动静之后转身说道,“吹风机在桌面上,你拿去用吧。”

 

雷狮并不是什么客气的主,只是从小被父母强调的礼仪还是促使他说了句谢谢,吹风机的声音打破安静的花店。安迷修结束手里工作之后为雷狮倒了杯温水递过去,却发现他手里拿着电风吹昏昏欲睡。

 

长时间的学习再加上在微风中吹着头发本来就容易困倦,安迷修不知道自己出于什么心理上前接下雷狮手里的吹风机,绕到他身后,指尖轻轻挑起带着水气的发丝。雷狮对于他的行为并不抵触,毕竟的心动选手。

 

雨停之后雷狮先起身对着看店的安迷修告别,“衣服明天还给你,你有在吧?”

 

明天下午安迷修在学校的学生会有一个活动策划要开会,估摸着是没时间过来,但他又想和雷狮见面,便说会迟一点。

 

背起书包准备往外走的雷狮被叫住,安迷修将今天手里捧着的那盆不知名的的花递过去。雷狮还是头一回见人送花用盆装的,不要白不要,他还是收下了,推开店门走出去几步之后又跑回来笑着问,“这个叫什么名字啊!”

 

“天竺葵”盯着对方背景看的安迷修没料到他会突然跑回来,愣了一秒之后给出答案。

 

雷妈妈对于穿着白衬衫以及抱着一盆花回来的雷狮表示十分怀疑,逮着他就问是不是谈恋爱了,雷狮看着他家大姐头一脸快吃了他的样子连忙否认,并且表示下雨衣服湿了抢同学的穿而已。雷妈妈又问花是从哪里来的,雷狮飞快地转着脑子,扯出一个比较容易让人相信的谎言。

 

开发新的兴趣爱好。

 

回到宿舍里的安迷修一直魂不守舍的,他单身二十年以来从来不相信什么一见钟情,现在才发现并不是自己的问题,而是没有遇到能让自己心头一窒的对方罢了。

 

第二天在开会的安迷修,比从前说话都快,下面记笔记的成员觉得自己的手都要断,原本需要一个小时的会议,在安迷修的嘴炮下四十五分钟完成。看了眼时间还没有到高中放学的时间,他昨天看到雷狮的校服,是之前自己在的那个高中,看样子两个人还是学长学弟关系。

 

来到花店的时候,店长已经将事情做完,看到安迷修来了便当了个甩手掌柜回家去了。安迷修环视一眼店铺,走到摆放玻璃瓶的架子上取来一个盛放风信子的,往里面注上水,再将一旁白色的风信子放进里面。

 

“嘿!衣服!”雷狮今天的额头上戴了一圈头巾,推开门拎着一个纸袋看样子衣服在里面,他并不打算送完东西就走,便坐在昨天坐的那把椅子上,试图和安迷修搭话,“你是哪个学校的?”

 

安迷修对雷狮的问题有些不解,却还是告知自己大学的名字和专业,同时也从雷狮那里知道他是高三的学生,这会让原本就下不去手的更下不去手了。但雷狮下一个问题让他大吃一惊。

 

“你周末有空吗?帮我补习呗?”

 

第二次见面就提出这样的要求,安迷修更是不解,不过他还挺想和雷狮有更多接触的,现在离高考还有两个月,说不准雷狮的成绩真的太差,突然想学习却找不到人帮忙。想着这些安迷修还是答应下来。

 

和昨天一样,在雷狮要走的时候,安迷修将准备好的白色风信子送给他,他】雷狮也不是什么不回礼的人,他指了指放在桌面上的袋子,“我知道这个事风信子,袋子里有我给你的回礼。”不等安迷修拒绝,雷狮先一步跑出门。

 

好人当多了,从来没想过会有人回礼的安迷修,带着好奇心打开纸袋,先看到一张字条,上面字迹很好看,写着【这是回礼】,背面上写着一串数字,应该是电话,再下面就是他昨天借给雷狮的白衬衫,也贴着一张字条,【谢谢】,最底下放着一盒包装精致的巧克力,依旧贴着一张字条,【这是赠品,电话号码才是回礼】,末了还有一个笑脸。

 

安迷修看完字条显然被雷狮的幼稚逗笑,将巧克力放进包里,并不打算吃。

 

随后的几天虽然说雷狮偶尔会跑到花店看看,但是却没有看到安迷修,通过店主才知道他的工作时间。想着店主应该不会那么好事地去特地告诉安迷修他来过,抱着这种侥幸心理,雷狮总是的很“碰巧”地遇到来上班的安迷修。

 

周末安迷修顺着雷狮说的地址到市中心附近的一个出租房。他原本以为雷狮会让他去图书馆什么的,但现在也不能反悔。来到指定的门口,他摁响门铃,穿着家居服的雷狮很快就开了门,安迷修先是将带来的一小束雏菊递过去才进的门。

 

“我爸妈出去上班了,我哥出去约会了,家里没人。”雷狮见安迷修一身不自在以为他在顾忌什么。

 

只有安迷修知道他并不在意家里有没有人,因为当他进门看到茶几上摆放着他送给雷狮的花和雷狮顺手把花放到边上之后就大脑当机了。

 

“你怎么又呆住了?”雷狮不禁吐槽,他见安迷修三次,有两次他都在发呆,雷狮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没有魅力了。

 

为了掩盖自己的尴尬,安迷修很快进入正题,让雷狮把不会的题目拿出来,哪知道雷狮拿出三五就往下写了一个小时,在他眼皮子底下一题都没错。等停笔之后安迷修才开口问,“你这不是都会吗?”

 

“你以为我真是还叫你帮我补习的?”

 

“难道不是吗?”

 

雷狮对安迷修的认知又上升了一个层次,这个人的情商不是一般的低。雷狮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明明才见过说三面就因为这个人的脸喜欢他。

 

安迷修离开后的一周他都没有在花店偶遇过雷狮,每次为他准备好的花最后只能自己带回宿舍。想着可以周末送的安迷修被周五收到的一条信息给浇灭希望。

 

【周末别来了。】

 

雷狮的短信在周五发给安迷修,一周了他的手机都被雷妈妈收着,本想再买一个却被告知银行卡都被冻结了。兜兜转转终于在雷二哥的嘴里知道前因后果,原来是雷妈妈认定雷狮谈恋爱了,想着现在离高考不到两个月,才狠下心来。

 

“安迷修!给我一支康乃馨!”正在安迷修对着短信胡思乱想的时候,快一周没听到的声音响起,他抬头看到雷狮焦急地站在门口。

 

“别愣着快点,我在偷时间呢!周末在花店等我!”

 

安迷修意识到雷狮很急,匆匆准备好康乃馨,又递过去一根狗尾巴草,雷狮一愣,还没来得及说话店外的雷妈妈就喊了,雷狮只好告别跑过去。

 

隔天安迷修是没有排班的,但雷狮让他等,他也不能违约,他不知道雷狮什么时候来,一大早就坐在店铺里。临近中午吃饭的时间雷狮才跑进来,看他样子还挺开心的,哪有昨天的样子,他一把将安迷修从位置上拉起来就往外跑,好在店主只是去了趟卫生间。

 

两一路上雷狮都没理会安迷修,让安迷修以为是不是出了什么事,直到到了雷狮家楼下,他才开口,“我妈让你去我家吃饭。”

 

“吓死我了,”安迷修先是表达一下被吓到,等大脑反应过来得时候才瞪大眼睛,“什么?!阿姨让我去你家吃饭?!”

 

雷狮被对方的反应逗笑,阳光洒在他脸上,与一旁兀自紧张的安迷修形成强烈的对比。心里打鼓的安迷修上楼之后才发现自己没有带什么伴手礼便小声问雷狮会不会不妥。不巧被耳尖的雷妈妈听到,“有什么不妥?只是吃餐饭,多谢你这一周对雷狮的照顾。”

 

照顾??一餐饭安迷修都是带着疑惑吃完的。他不知道雷狮是怎么和他妈妈介绍自己的,所以一直不敢说话,怕一开口就要露馅。

 

接下去的日子依旧和平常没差,这个小插曲就被雷狮给糊弄了过去。周末给雷狮“补习” 的安迷修总是会给雷狮送去花,一开始雷狮还觉得很幼稚,自己又不是女生,矫情什么,几次之后他渐渐地居然开始期待下一次见面。雷狮也会给安迷修送去回礼,一般是些零食。

 

备考的过程总是特别累,但是雷狮却很轻松他时常跑到花店和安迷修聊聊天,斗斗嘴,偶尔兴致上来了,两个人还会动动手。他觉得安迷修就像是他生活的调味剂,十八年以来乏味的日子总算有点意思了。

 

距离高考只剩最后一周的时候,雷狮家客厅茶几上摆放的花瓶、花盆、花枯萎后被做成的标本加起来也有许多。高考在周一,这也意味着他还能在高考前见安迷修一面。

 

近两个月的接触下来,雷狮对安迷修的感情非但没有减少甚至发现自己更喜欢他了。雷狮本来就没有什么目标学校,以他的分数去哪里都可以,所以他选定去安迷修的学校,他也打算在高考结束之后向安迷修表白,他不相信这么久安迷修都没有发现自己喜欢他。

 

高考前最后一次见面,雷狮没有写题而是抱着一盒和之前送给安迷修一样的巧克力,递过去送给安迷修,当然也收到了安迷修的回礼。

 

这次是一支粉色的玫瑰花。

 

踏入高考考场,雷狮并不紧张,按照平常做题的节奏写完检查完之后,等待着交卷,每场考试出来他都能看到周围的人被父母或者自己的恋人拥抱。雷爸爸和雷妈妈因为工作原因并没有机会,雷狮早就知道这一点所以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失落。

 

最后一场英语结束,雷狮从考场的楼梯往下看,许多人在结束高中生活之后释放了所有压力。这一切都与他无关,因为他在人群中看到站在里面的安迷修。他从楼梯跑下,周围的人都下意识地闪开,他扑向安迷修,而对方也给了他一个拥抱。

 

“今天没有花吗?”从安迷修怀里离开的雷狮注意到他今天没有给自己花,以前只要有见面都会有花的,他有些失落。

 

“陪我去个地方?”安迷修没有回答,并且第一次主动邀请雷狮。

 

雷狮跟着安迷修来到花店,刚打算吐槽他没创意的时候,安迷修推开门,从前的花店地板上都堆满了乱七八糟的东西,今天却整齐地摆放着安迷修曾经送过他的所有花。

 

“这是我第一次送你的花,叫天竺葵,花语是偶然的相遇,”安迷修一边说一边小心翼翼地牵起雷狮的手,带着他往里走,生怕他会拒绝,“白色风信子是我第二次送你的,花语是不敢表露的爱,狗尾巴草的花语是暗恋……粉玫瑰的花语是初恋。”

 

安迷修的话雷狮听着云里雾里的,这算是什么?变相告白吗?雷狮虽说从小受的教育很好,但也没有学过花语这一类的,现在听的也是一愣一愣的。等他说完之后,雷狮又看到他拿出一束红色玫瑰。

 

“雷狮,你愿意当我男朋友吗?”

 

“啊?啊?”

 

九月份又是一年的开学季,大学的学长学姐们自然会有自愿者来帮忙新来的学弟学妹,此时很多人的焦点都在一位新来的学弟身上。

 

雷狮的长相特别出众,然而他现在却直勾勾地盯着一旁帮学妹扛行李箱的学生会长,忽然他往行李箱上一坐,干巴巴地捧读,“那边的会长能不能帮我抗个东西?”

 

一听好看学弟需要帮忙,在一旁装柔弱的学姐立马自荐,但却被拦下。安迷修对这个隐瞒自己志愿整个暑假,还在刚刚开学就吸引这么多人的雷狮,原本想当没看见气气他,哪知道他醋劲这么大,只好帮助这个故意的学弟扛箱子进宿舍。

 

“安大会长有对象吗?我可是听到很多学妹已经打算下手的咯?”

 

“就你闹腾一天天的。”

 

最后这个故意的学弟被这个仗着宿舍没人的学长摁在墙上就地正法,不过看过去还是挺开心的。

评论(22)

热度(4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