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北

做一个温柔的人

#安雷#出现了!恋爱系统! ⑮

极度ooc 慎入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变故 

 

“安迷修?!”

 

雷狮靠在安迷修肩上没多久就猛地推开他,对上的也是对方一脸诧异,看来他们是接到了同样的通知。两人分别看向对方的头顶和胸口,好感度和那只跳动撞击的小鹿都还在,但为什么系统发出删除记忆的通知。

 

房间内一时间静的出奇,只有淡淡的呼吸声。雷狮心里的怒气早已随着安迷修的拥抱消逝的无影无踪,现在一想删除系统相关记忆未必不是件好事,当务之急还是得先将雷毅和他说的那件事情处理妥当。

 

“你先买饭,我去找我爸,”雷狮从床上翻身起来,将手机揣兜里就往外跑,刚出去两步又折回来对着还处于懵圈状态的安迷修说道,“不许删系统。”

 

一溜烟跑的比谁都快的雷狮消失在安迷修的视线里,这时候他才缓过来,还未来得及细想边上忽然冒出声音,不过这次不是在脑内播放,而是像平常与他人对话一样传入耳朵里,明明现在宿舍里除了他没有任何人,怎么会有女生的声音?!

 

安迷修一惊转头,看到在他面前飘着一个大拇指大小,半透明的女生。留着披肩中长发,穿着时尚的露脐装和紧身长裤,在安迷修眼里小巧的皮靴踩上他举在空中的手指上。

 

系统到来之后安迷修什么奇怪的事情没见过,此时也没有多惊讶,甚至想开口和她搭话,却被抢先了一步。

 

“干什么?”她的声音偏向御姐,长相也的确很御,只不过关节部分能看得出来像是bjd娃娃一样,她飞起对着安迷修的额头一敲,“升级了就不认识了?”

 

她说的话让安迷修确信这个半透明的小东西就是系统,她没有离开。

 

反观雷狮那边,他在出租车上不停地试图和系统取得联系,因为他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一直萦绕在身旁,系统却久久没有回复,直到他感觉到手臂一重,低头一看鲜少地露出吃惊的表情。

 

他的手臂上坐着一名穿着JK制服,扎着双马尾,半透明拇指大小的女生,面容很精致,关节处也宛如bjd娃娃。她没给雷狮多久吃惊的时间,飘到他耳边轻声说道,“我是你的恋爱系统呀。”声音不再是电子音,变温柔可人了不少。

 

雷狮看向出租车前头的镜子,里面映出系统的样子,司机也像是感受到雷狮的目光一般,瞥了一眼镜子,没看到什么的样子。

 

“除了你,别人是看不到的。”系统再次开口,随后又落回雷狮的手臂上,“你是不是要回家了?接下去是你和安迷修的劫,我想安迷修的系统也给他buff了吧,渡过去。”

 

雷家大宅在郊区,出租车司机在路口说什么也不继续往前开,就地把雷狮给扔下来了。雷狮只好自己往里走,他站在许久没有回来过的家楼下,看着里面灯火通明的样子,拍了拍脸颊抬腿就走。

 

“啊!是少爷回来了啊!”保姆看到雷狮先是递过去一杯温水,再向里屋的雷家爸妈通报。

 

雷妈妈今天走出来并没有带着以往的微笑,脸上蒙着一层隐晦,她走到雷狮面前,抚摸着他的脸颊,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开口,“好好和你爸爸谈谈。”

 

雷家虽说是灯火通明,但却改不了家里的死气沉沉,雷毅和雷熙早就自行搬出去住,雷狮回来的次数也是少之又少,他看着这既熟悉又陌生的家,再看向许久未见的母亲,对方的眼角悄声无息地爬上皱纹,虽不让她的气质降低,但还是能看出她在变老。一向袒护他的妈妈此时露出这样的神情,想必书房内的爸爸不会有什么好脸色。

 

雷狮上前给雷妈妈一个拥抱,在她背上轻轻安抚着,低声地说,“我回家了。”

 

推开书房的门,坐在桌前的雷爸爸果然板着一张脸,雷狮上前一步感觉踩到了什么东西,低头一看发现是他和雷爸爸那张一直摆放在办公桌上的照片,边上散落着的玻璃渣显露出对方有多么生气。

 

“爸。”许久未说的字,再次从雷狮嘴里说出来,反倒让两个人都有些不适。

 

“我给你准备好了明早的机票,给你一晚上时间自己想吧。”雷爸爸只说了一句话便止住了话题,看样子并不是很想谈论,等了一会儿都没有得到雷狮的回答,抬眼瞥见他正坐在沙发上捣鼓着手机,火气便一下腾了起来。

 

“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你不要脸我还要脸!我们雷家的颜面就这样被你败坏的吗?我已经和他的家长取得联系,希望你能回头是岸。”

 

雷狮原本并不在意对方的想法,机票撕了就好。听到之后的话,心里咯噔了一声,摁手机的动作也一顿,他猛地起身,强压着怒气问道,“我还要问问你在干什么?!”

 

雷爸爸在商场混迹多年,自认为什么感情没见过?不过是两个毛头孩子一时冲动之举,将两人分开就好,心里这么想着,雷爸爸起身将机票放到桌面上,盯着雷狮的眼睛说,“你好自为之。”

 

原本和雷狮聊得正高兴的安迷修迟迟得不到回复,正想着是不是出什么事了,电话还没拨通,宿舍的门就被人叩响,以为是雷狮回来了便急匆匆地去开门,哪知道来的不是雷狮,而是两三个穿着西装,保镖一样的人,不等安迷修开口就把他一把推开,自顾自的搬着雷狮的行李。

 

“你们是干什么的?不知道学生宿舍的东西不可以乱动的吗?”,安迷修哪是什么好惹的,他一边喊着一边拦着对方的行动,好歹也是经常锻炼的,安迷修费了些力气把三个人制止下来,“你们为什么这么做?”

 

“是雷先生让我们来的。”为首的男人给予了回答。

 

“雷先生?雷狮?”安迷修有些不可思议,雷狮忽然跑出去又忽然搬东西到底出什么事了,这让他有些不解。

 

“是雷狮少爷的父亲。”男人说完便继续搬起东西。

 

期间安迷修也试图阻拦,但终究没有拦住。人走后,安迷修给雷狮打去电话,却被告知已经关机,雷狮就像是失踪了一般。

 

“你凭什么砸我手机?!”和父亲争吵的雷狮看着地上碎掉的手机更是气不一出来。

 

门外的雷妈妈像是听到了动静,连忙推门进来准备打圆场,雷狮顺势跑出门外,最终在门口被保镖拦下,原本就有气的雷狮便和他们打了起来,从小打架到大的,总的来说还是打不过受过训练的,雷狮很快就被强行压回房间。

 

愤怒,不甘,在一瞬间充斥雷狮的神经,身体,他抬手砸向墙壁,力气之大让皮肤迅速红肿,雷爸爸冷眼看着,一连几次原本雪白的墙壁染上了血色,雷狮也在疼痛中清醒过来,喉结滚动了一下开口:“好,我答应你,但是走之前你得让我见雷毅和雷熙。”

 

宿舍了急得不行的安迷修在尽全力寻找着可以联系到雷狮的方法,手机的来电震动让他一喜,哪知接通却是安妈妈的电话。

 

“喂,妈。”安迷修的语气略显失望。

 

安妈妈接下去说的话超出了他的想象,这更是将不安焦急的安迷修推向奔溃的边缘。

 

“你明天提前回来,想想你做了什么事。”安妈妈说话时带着不同寻常的怒气。

 

安迷修知道,他妈妈一定是在别人口中知道了些什么,这也是不可避免的,但为什么偏偏是现在,他既联系不上雷狮,又要回去应付家长,一瞬间的压力让他喘不过气,这时系统的声音响起,“安迷修,这是你和雷狮的劫,挺过去,不就这么容易认输吗?”

 

完全失去联系的两人都躺在不开灯的房间里,黑暗将他们笼罩,这究竟是喜是悲完全取自于他们自身,如果因为这种挫折就毅然决然的分开,那他们的感情也远远没有那么坚不可摧。不论是安迷修还是雷狮,对于这件事都抱着不妥协的态度。

 

次日,雷狮看着宿舍里的行李已经被搬回家门口,昨晚他就和雷毅,雷熙见过面,现在拿着机票和护照就往机场去,此时的安迷修也正往动车站赶去,一夜没睡的两人在都靠在车窗上打瞌睡,他们并不知道如果在某一个红灯的时候,睁眼看向窗外,就会看到对方。老天就是这样,让他们完美的错过。

 

坐在候机室的雷狮开始抱怨自己为什么不会背安迷修的手机号,还得让雷熙帮忙拿,还答应了一个他这辈子都不想做的事情。

 

一个坐着飞机飞向大洋彼岸,一个坐着动车回到家乡,并不确定是否还有再次见面的时候。

 

去异乡路上的雷狮坐在头等舱,默默地和系统聊天,看着那个双马尾少女在飞机上蹦来蹦去,总觉得有一种带女儿的错觉,这么想着便低头在手机打开一个新便签,在里面记录下一句话【一定不要和安迷修领养一名女儿。】心大的雷狮在飞机上渐渐睡着。

 

回到家的安迷修刚刚放下行李,就被安妈妈喊道跟前跪下,一旁的安爸爸看到儿子回来,少见的没有说话,安家更是压抑的很。

 

“安迷修,你和妈妈说,你说你是和他闹着玩的,不是真的……”中年的安妈妈在得知自己儿子和舍友有不正当关系的时候,就觉得天塌下来一般,急忙喊儿子回家,此时的语气中还透露着幻想,希望安迷修只是一时被迷了心智。

 

“我是真心喜欢雷狮的,我想和他过一辈子。”安迷修很坚定的回答。

 

得到回答的安妈妈只觉得眼前发黑,打在安迷修背上的手也越发无力,眼泪顺着脸颊滑下,啜泣中夹杂着几句含糊不清的话,“你知不知道……知不知道你爸养你这么大……你怎么能做出这种混账事!别人都讲究个……门当户对!你和他哪里对的上……”

 

站在一旁的安爸爸看着妻子抽打着儿子,心里更是说不上的难受,他上前轻轻拉开妻子,对着跪在地上的儿子说道,“快和你妈道歉。”

 

一直低着头的安迷修此时缓缓抬头,他的眼眶红的不像话,眼泪被他死死锁在眼睛里,眼镜也因为温度变得模糊,看看着父母,依旧是那句话,“我是真心喜欢雷狮的,我想和他过一辈子。”

 

安家爸妈从来没见过儿子这般叛逆,安迷修也是个倔脾气,从来没有打过安迷修的安爸爸猛地抬手,狠狠的朝他脸颊扇去,刹那间原本吵嚷的安家安静了下来,安迷修被打得往边上一偏,口腔内登时出了血,安爸爸颤抖的声音也打破寂静。

 

“滚。”

评论(27)

热度(4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