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北

做一个温柔的人

#安雷#死有余辜 序章

设定:入殓师安迷修 法医雷狮  并不专业,慎入

 序章 他说不准该死

 

下半夜从窗口吹进屋子的风,让躺在床上的安迷修打了个冷颤,他起身关窗,顺势看向窗外的夜色,阴暗极了,只有远处的点点灯光撒在树干上,投下诡异的影子。

 

夏夜总能听到蝉叫,也给安静的夜晚增添了一丝不明的感觉,忽然手机的震动打断安迷修的思考,他一边思索着这个时间点会是谁的来电,一边接起电话,“喂,您好。”

 

“您好,请问是安迷修先生吗?我是凹凸警局的,冒昧问一下您的职业是什么?”对方显然对这个时间点还能秒接电话的安迷修感到疑惑。

 

安迷修也对于警局的来电不解,他站直身子回答道,“是我,我是一名入殓师,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得到回答的人或许是碍于案子关系,并未告知安迷修真正找他的原因,而是询问了一些普通问题,最后才点明重点,“请问您近期有接到荆溪,荆先生的尸体吗?”

 

荆溪是安迷修前两天接到的,他自杀在殡仪馆门口,报警后也没有人来确认。没人愿意接没来由的尸体,只有好心的安迷修任命接下,哪知道摊上了一件大事。

 

倒在门口的男人穿着整齐,就连头发都是特地修整过的,但却没有带一点能联系家人的东西,因为没人为他送来衣服,在殡仪馆又有了几天,安迷修只得为他稍微整理了一番,便送放在了一边,等待消息。

 

雷狮在睡梦中被电话吵醒,略带一丝不爽地开口,越听脸色越差,挂断电话,狠狠地挠了挠头,起身洗漱换衣服准备去往警局,这个案子可比他现在想的复杂多了。

 

他刚到达,还未走进门就听到警局里的吵嚷,想必肯定是一些无理的人在里面闹,雷狮左右扭头,骨骼咔咔作响,风将他的风衣向后吹起,关上车门,雷狮抬腿往里走。

 

“警察同志!你们一定要查清楚!我儿子的绝对不可能自杀的!”一位穿着贵气,浑身上下金银珠宝够普通人一辈子的妇人站在一旁焦急地说道。

 

雷狮接到的电话里说明,那个前几天失踪的男人,他的尸体居然出现在了邻市的某个殡仪馆前,身上没有任何伤口,而报案的人又是有权有势的,警局只能喊来雷狮,毕竟再怎么样有雷狮在,对方也能松下点架子,办事也方便些。

 

“这位阿姨,为什么不想想您的儿子有什么做过什么坏事呢?”雷狮打着哈切和妇人擦肩而过,一副干练的样子却说出让人气到颤抖的话,“说不准您儿子就是该死呢。”

 

雷狮忽略掉身后两位敢怒而不敢言的人,径直走向自己的办公室,从柜子里拿出衣服换上后,又拉开抽屉,抽出一个口罩戴上,正准备开始自己的工作,就被喊了出去。

 

“这是最后一次见到尸体的证人,安迷修。”

 

“这是这次的法医,雷狮。”

评论(12)

热度(264)